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悦读人生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34311|回复: 1373

雁飛殘月天(第一卷)──龍驤樓(全三冊)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擦汗
    2013-3-30 17:41
  • 签到天数: 1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1]初来乍到

    发表于 2013-6-18 23:45: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标记书签
  • TA的每日心情
    擦汗
    2013-3-30 17:41
  • 签到天数: 1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1]初来乍到

     楼主| 发表于 2013-7-9 23:33:05 | 显示全部楼层 标记书签

    《雁飞残月天》


    作者:王晴川


    第一部 拔剑抉云 第一节:雪裂乾坤 龙遁九重


    呼啸一天的朔风入晚之后终于小了许多,满天的大雪这时却无声无息地飘落下来。大金国皇宫的夜,在纷纷扬扬的雪花掩映下,更显得寂静深邃。


    自熙宗皇帝三年前的那次扩建之后,这上京的皇宫也有庭屋数千,金翠碧相,气势雄浑,颇具当年宋国东京汴梁之风。深夜之中,远远望去,乾元殿、庆元宫、明德宫、武德殿诸多宫阁楼台黑巍巍的,犹如座座挺秀的峰峦。凝冰的池塘、削瘦的假山、参差的廊檐给厚厚的积雪蒙着,在暗红的宫灯映照下,全闪着一层幽幽的青光。


    便在这时,却有几个貂帽裘衣的汉子裹着厚厚的斗篷,迎着漫天大雪直向皇宫走来。


    “站住了,做甚么的?”宫门前守护的侍卫正钉子似地伫着,瞅见来人急忙一声喝问。“不认得我么?”对面一群人中有人大咧咧地应了一声。侍卫们挑起大红灯笼,才瞧清来人正是当朝驸马唐括辩。宫门的守卫又瞧见这一行人中竟有熙宗的近侍局直长大兴国,那是宫中侍卫的顶头上司,十几个守卫急将腰背再挺直了数分。


    大兴国晃了一下手中的寝宫钥匙,干笑道:“快到晋王殿下的寿辰了,咱们当差的可得好生伺候着。”几个侍卫也急忙挤出笑容,陪着自己的上司呵呵地笑,却未曾发觉大兴国此刻的笑声有几分生硬颤抖。


    唐括辩、大兴国几人举足入了皇宫,就有一阵寒风卷着冰冷的雪糁子扑打在脸上,丝丝的疼。唐括辩等人都将脖子缩在肥厚的貂皮裘衣内,却仍觉心底泛起阵阵的寒意。


    几人之中却有一人高昂阔步,神色自若。这人身材颀长,身披的金色狐裘依着女真习俗胸左开襟,露出里面的雪色木棉襟袍。宋金时木棉产量极少,算是远贵于丝绸的珍品布料。这棉袍颜色又是女真人最崇尚的白色,雪夜之中瞧来,颇有洒脱出尘之概,再加上他那顾盼自雄的眼神和嘴角上一丝若有若无的冷笑,更显得此人卓而不群。


    驸马唐括辩盯了那人几眼,忍不住暗道:“完颜亮着实是一代枭雄。我们这一次来行刺皇帝,那是大逆不道之事,事若不成,身败名裂,夷灭九族。偏这完颜亮竟能意沉得住气。”


    原来大金国眼下这位熙宗完颜亶(按:“熙宗”本为完颜亶死后才追尊的庙号,在此作为对完颜亶的称呼,只为方便读者阅读,后文有时称宋帝赵构为“高宗”,与此类同。)本还算是个胸怀远志的皇帝,自登上大金国的皇位后,重才礼贤,南征北战,使西夏、高丽相继称藩。皇统元年,更以兵威迫宋称臣,定下了每年给大金国上贡二十五万两的“绍兴和议”。但熙宗偏在数年前喜欢上了夜以继日的纵酒狂饮。无度的纵饮终于将那个睿智干练的熙宗泡得喜怒难测,性情大变,数年前竟开始妄杀大臣,而且多是一时兴起之后,不辨亲疏不问罪责地亲自手刃。几年来弄得朝中大小官员个个自觉朝不保夕,入朝前都如同上刑场一般先与亲戚作别而行。


    更多书评 我要评论
  • TA的每日心情
    擦汗
    2013-3-30 17:41
  • 签到天数: 1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1]初来乍到

     楼主| 发表于 2013-7-9 23:33:06 | 显示全部楼层 标记书签

    熙宗如此行径,自然弄得朝野之中人人自危,更使一些重臣心萌异志。领头的便是这位脸上总是挂着冷笑的完颜亮。


    完颜亮的老爹完颜宗干是熙宗的亲叔父兼养父,也是金国的三朝重臣。完颜亮十八岁从军征战,素来胸怀大志,目视云汉。因他是熙宗的堂弟,仕途也就一帆风顺,两年前便官升为位高权重的尚书左丞,一年后再被升为平章政事,更兼任都元帅。完颜亮大权在握,愈发张狂起来,私下的吟诗唱和中便多有“等待一朝头角就,撼摇霹雳震山河”、“一朝扬汝名天下,也学君王著赭黄”这样的峥嵘之句。


    眼瞅着这两年熙宗贪酒性暴,弄得群臣生怨,完颜亮自以为时机成熟,便加紧培植党羽。驸马唐括辩、左丞相完颜秉德和近侍局直长大兴国全是熙宗近臣,却皆因被暴戾的熙宗无故杖责而对熙宗怀恨在心。这些人便全给完颜亮招揽过来。除了大兴国,熙宗身边的近侍阿里出虎和仆散忽土等人也被完颜亮以厚礼重利邀至身边。


    完颜亮这些日子广结重臣近侍,已经惹得熙宗生了疑心,数日之前更是遭到了熙宗的质问怒斥。完颜亮深知凡举大事者必贵神速之理,便铁了心铤而走险。


    就在上个月,酒醉狂怒的熙宗竟然亲手杀死了自己的皇后裴满氏,随即又将自己的皇妃乌古伦氏、夹谷氏、张氏一并杀死。完颜亮眼见熙宗丧心病狂,自认时机已到,算好这一晚该当阿里出虎和仆散忽土守卫熙宗寝宫,精心谋划之后便带着完颜秉德、兵部侍郎萧裕等几个亲信,以驸马唐括辩和大兴国诈开宫门,直入皇宫。


    这一晚,正是大金国皇统九年十二月初九的深夜。


    从宫门到熙宗寝宫宵衣殿这一条路似是格外漫长,几个人腰里揣着利刃,默不做声地只顾走。雪愈发大了,满空都是绵密的雪花,打得人睁不开眼。夜风小了许多,深宫的夜更静得骇人,毬头皮靴踩在积雪上发出的咯吱吱声响就显得格外刺耳。


    左丞相完颜秉德的腿忽然踩到一堆软绵绵的积雪,脚一软,几乎跌到。驸马唐括辩一把揪住了他,沉声问:“怎么了,腿软了么?”完颜秉德昂起满是油汗的脑袋,咧嘴想笑一笑,却笑不出声。近侍局直长大兴国喘息了一声,嘀咕道:“莫说是完颜相爷,便是我的腿也有些软,咱这事若是万一出个差错”


    话未说完,一个人猛地伸出手,堵住了他的嘴,低喝道:“走到了这一步,岂能回头?是个丈夫汉,便掀天揭地做下去。”大兴国的嘴给那人的手扣得生痛,正待发作,黑夜中却见了那人灼灼闪动的双眸,正是兵部侍郎萧裕。大兴国知道这人是完颜亮的亲信,素来果敢多谋,心下一寒之下,便只干笑了两声。


    “走!”说话的却是完颜亮。他面上不见丝毫异样,心中也是阵阵的发紧:自己这几人身藏利器夜入皇宫,虽说当值的宫内侍卫统领阿里出虎和仆散忽土都给自己收买,但若是有个不听使唤的侍卫高声一呼,那就是九死一生的险境呀。又或是阿里出虎二人临事反悔,事先向熙宗告密邀功,这时熙宗的寝殿内外早布下了天罗地网


    更多书评 我要评论
  • TA的每日心情
    擦汗
    2013-3-30 17:41
  • 签到天数: 1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1]初来乍到

     楼主| 发表于 2013-7-9 23:33:07 | 显示全部楼层 标记书签

    想到此,一股怒气却蓦地从心底腾起:“都是太祖的子孙,凭什么就让他做皇帝。哼哼,当初父王立他还不是一时的权益之计,论资历,我完颜亮是太祖的长子长孙,他完颜亶算什么,太祖爷的嫡孙罢了!更何况,他是给父王一手养大的,没有我爹完颜宗干,哪里有他的皇位?况且今日我完颜亮行此大事,实是迫不得已。”


    他不由长吸了一口气,潮湿的雪花灌入口中就化作一片冰冷,寒意从喉咙里直刺入心肺间。完颜亮猛地打了个哆嗦,心底忽然多了一份平生罕有的虔诚:“列祖列宗在上,完颜亶行事癫狂,不分善恶,若不诛杀此獠,列祖列宗的千秋大业就会顷刻葬送。请太祖太宗在天之灵,保佑我完颜亮马到功成!”这么暗自念叨着,心内就有了些底气,似乎大金完颜氏列祖列宗的魂灵都在头顶向他俯视微笑。


    完颜亮侧目回顾,却见身后紧跟的两个汉子的目光一如往昔的凌厉逼人,他的一颗心才渐渐凝定下来。


    这两人一个是竹竿般的高瘦汉子,一个却是结实魁梧的壮汉,乍一瞧全是相貌平平,其实皆是给完颜亮笼络来的当今武林之中的顶尖高手。那粗黑的女真壮汉名唤蒲察怒,人称“烈火刀”,乃是武林绝顶高人“风云八修”之中“刀霸”仆散腾的五大嫡传弟子之一,据说已得了乃师的真传。这高瘦汉子则是个道人,道号无忧子,师出“风云八修”之中最诡异的‘巫魔’一派。


    刀霸、巫魔同为当今武林位列“风云八修”之中的绝顶人物,无忧子和蒲察怒自是互不服气。深宫行刺,九死一生,这二人却暗中较上了劲。无忧子展开高妙轻功,踏在雪地上竟不留下一丝脚印。烈火刀蒲察怒则每一步踏出,都震得地上积雪四散飞溅,奇的是他落地时这么大的架势,却没有发出半分声息。


    一行人中的大兴国身为熙宗亲侍,武功自是不俗,无意中瞧见他二人的举步落足,也不由心下暗叹:“瘦竹竿将踏雪无痕的功夫使到如此境界,当真了得!这矮粗的乡巴佬竟能将刚柔两股劲力融会一处,只怕更胜一筹,这莫不是武林中传说的绝顶心法‘无弦弓’?完颜亮竟能笼络到这样的高手,也当真是处心积虑。”


    终于瞧见了前面熙宗的寝宫宵衣殿了。


    那殿前两条长廊都挑着纱罩西瓜灯,有气无力的点点灯光蜿蜒远去,望过去如同一条病蔫蔫无声静卧的长龙。殿门前燃着大红宫灯,红朦朦的幽光照耀下,无声无息飘洒的片片雪花似是密匝匝的碎棉絮,在空中织成一张苍白纷乱的网。幽红的灯光只照得殿前丈许,稍远的地方就看不清,寝殿两旁的林木山石全隐在一片冷肃黝黑的暗影里。


    那殿前正晃着两个人影,正是今晚当值的亲侍阿里出虎和仆散忽土,瞧那帽子上全顶了厚厚的一层雪,想是二人早在殿外心急火燎地守候多时了。完颜亮的心微微宽了宽,使个眼色,唐括辩、大兴国等人也随着他举步跨上丹墀。


    更多书评 我要评论
  • TA的每日心情
    擦汗
    2013-3-30 17:41
  • 签到天数: 1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1]初来乍到

     楼主| 发表于 2013-7-9 23:33:08 | 显示全部楼层 标记书签

    顶上的八面宫灯将朱砂色的光芒劈面照过来,映得几个人眉眼须发一团暗红。阿里出虎轻轻伸出手,缓缓地推开了宵衣殿的殿门。咯吱吱一声响,声音不大,几个人却都觉得格外刺耳。殿门只推开了一条缝,那缝里面黑乎乎的,没有一丝声息,似是一条深邃无比的深渊。几个人凝在那殿门前,蓦然全觉得一颗心砰砰地跳得厉害,似乎那道缝隙是个裂开嘴的恶灵,要将他们一口吸噬进去。


    便在此时,忽听檐顶上当啷啷的一阵脆响,惊得几人心魂间全是一震。完颜亮急抬头看时,才知是静夜里忽然起了一阵疾风吹动了檐上的那铁马铜铃。几个人给这铃声骤然一扰,额头颈下全窜出一层冷汗。


    正在极静极静的当儿,忽听殿内响起一声叱喝:“谁?”正是熙宗的声音。


    蓦然间听得这积威多年的主上泛着混浊醉意的怒喝,众人的心头全如同炸响了一声惊雷,脊背上一股潮湿冰冷的寒意倏地游窜上来,身子僵在那一动不敢动。微微一沉,还是兵部侍郎萧裕先呵了口白茫茫的热气,咬着牙迸出一声嘶哑的低吼:“事已至此,不冲进去行么?”


    金熙宗唯一的皇子、晋王殿下完颜冠,这时候已经记不清这一晚自己到底喝了多少酒了。平生第一次饮烈酒,而且是和自己敬若天神的父皇对饮,他的心内说不出有多兴奋欢喜。在他的记忆中,父皇的脸上常是冷冰冰的,虽然父皇望向自己的眼神总有些期许和欣慰,但他极少跟自己说话,象这么将自己拉入他的寝宫彻夜长谈的饮酒,更是破天荒的头一遭。


    再过两天就是完颜冠十二岁的生日了,熙宗对自己这唯一的皇子十分宠爱。在他眼里,这孩子虽然性子柔弱了一些,却还伶俐机敏。照着大金国的规矩,十二岁以后的孩子便该过本命年了。熙宗寻思在后天他的生日大礼上,正式册封他为金国太子。


    这一晚熙宗忽然兴之所至,便将从来没有喝过烈酒的晋王完颜冠传进寝宫,陪自己饮酒。宽敞的大殿中还陪着个五短身材、目光灼灼的中年汉子徒单麻。绰号“矮修罗”的徒单麻虽然貌不惊人,剑法却是绝高,乃是半年前熙宗亲从龙骧楼调来的绝顶高手,一来随护晋王安危,二来闲时好教这位天皇贵胄几路上乘剑法。这位大金国将来的太子十二岁的生日之时,熙宗要在明德殿上大宴群臣,说不得完颜冠还要露上两手助兴的。


    完颜冠兴冲冲地,将满心的欢喜都化作红润贴在了脸上。喝就喝吧,照父皇说的,男子汉不就是得“醉死”几回么?两三杯酒下肚,就觉得这轩昂的寝宫都在忽忽悠悠地转起来,再饮下去,他就不知道这酒的滋味了。


    厅内的巨烛给绛红纱笼罩住了,透出的灯影是迷梦般的暗紫色。这光亮柔柔地铺出去,敷在硕大的帷幕上、缭绕的香烟上,寝宫中的一切在完颜冠眼中便都变成一片朦胧的紫色,连父皇狂荡的笑声都是紫色的……终于他的脑袋一沉,就在一片醉人的紫色中晕在那案上了。恍恍忽忽地,耳边似是响起一声无比寂寞的叹息。


    更多书评 我要评论
  • TA的每日心情
    擦汗
    2013-3-30 17:41
  • 签到天数: 1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1]初来乍到

     楼主| 发表于 2013-7-9 23:33:09 | 显示全部楼层 标记书签

    一片昏沉中,也不知过了多久,忽听寝宫内殿传来父皇尖锐的一吼:“谁?”完颜冠的神智都给这喝声震得一清,想要睁开眼,却觉眼皮万分沉重。


    猛听得砰的一声响,寝宫的殿门忽然给人撞开,一股冰冷的朔风卷着雪花打着旋灌了进来。完颜冠的眼睛拼力挣开一条缝,却见门外涌进来一群人。他瞧不清那些人的长相,只恍惚着觉得那些人的头脸、衣襟上全披着一层血红的颜色。


    正要看个仔细,劈面却袭来一线刀光,完颜冠迷迷糊糊地要待闪避,身子懒懒地却提不起半分力道。眼见那刀就要砍到头上,完颜冠忽觉背后生出一股力道,一拖一带,将他的身子硬生生移开了半尺。饶是如此,那闪电般的刀光还是在他颈下划出道半尺长的血痕。


    一串血珠飞到锦袍上,颈上的刺痛伴着刺骨的寒意直窜入心底,完颜冠的酒意登时醒了大半。他啊的一声大叫,在地上打了个滚,抬头看时,才瞧见一壮一瘦两道身影各舞刀剑,恶狠狠直扑过来。却又有个矮粗的身影挥掌如风,死死拦在身前,可不正是师父“矮修罗”徒单麻。完颜冠痛得双目都流下了泪来,霎时间只觉自己似是跌进了一个惊恐黑沉的噩梦中去了。


    蒲察怒狞笑一声:“不想这里倒有一个硬爪子。平章爷,你们去做大事,这小子交给我们了!”口中说话,手中钢刀越使越快,霍霍刀光如同乱蛇飞涌一般直向“矮修罗”卷过来。“你们当真是要造反么?”徒单麻身上未带兵刃,立时给他逼得手忙脚乱,急切间连声音都颤了。


    原来熙宗和晋王完颜冠饮酒时,徒单麻一直在一旁随侍,今日熙宗竟是兴致出奇的高,也随手赐他御酒数觞。几大觞烈酒灌进去,徒单麻脑袋也有些飘飘然起来。完颜冠才喝了几杯,便醉倒在桌案上。熙宗见儿子醉倒,酒意上涌之下,也不以为意,自顾自地痛饮数斛,便醺醺然进了内室安歇。


    昏沉沉的徒单麻正待扶晋王出宫,却正好看见这几人气势汹汹地直撞进寝殿,若非矮修罗及时出手,蒲察怒那一刀早要了晋王完颜冠的性命。


    猛然间只听得无忧子一声怪笑,手中的丧门剑一吐一吞,徒单麻立时一声惨呼,胸前鲜血淋漓,却是已被这诡谲如蛇的一剑在左胸上划出一道血痕。“有刺客!”徒单麻蓦地振声长啸。


    完颜冠的耳膜给那凄厉的啸声震得嗡嗡作响,他终于知道这决不是梦。他顾不得颈下传来的阵阵撕裂的疼痛,急甩头向内殿瞧去,那几个黑黝黝的影子已经涌进了父皇的寝室。


    殿内蓦地响起父皇愤然的怒吼:“完颜亮,你这几个狗贼要待怎样?”这一吼乍然而作,有如静夜中响个霹雳,震得这寝殿都摇晃了一下子。无忧子和蒲察怒的招式都缓了一缓。


    更多书评 我要评论
  • TA的每日心情
    擦汗
    2013-3-30 17:41
  • 签到天数: 1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1]初来乍到

     楼主| 发表于 2013-7-9 23:33:10 | 显示全部楼层 标记书签

    微微一沉,寝室内忽又绽出一道冷峻如铁的声音:“还不动手!”这喝声咬牙切齿的,如一根钢针一般直扎入完颜冠的心底,他一辈子不会忘记这声冷喝。立时喘息声,嘶喉声,刀剑声和父皇的惨叫声一起迸发出来,完颜冠哭喊着挣扎着,要站起来冲进去,但双腿软软的,却没有半分力道。


    “住手——”徒单麻听了熙宗的嘶叫,惊怒之下只觉刚喝下的酒都随着冷汗从每个毛孔里飞溅出来,要待奋力冲进内室,但给蒲察怒二人风雨不透的招式绊住了,如何脱身得了?


    哗啦一声,内室的水晶珠帘给人一头撞开,浑身是血的熙宗狂奔了出来,却一头栽倒在地。几个杀红了眼的金国重臣也一窝蜂地跟着冲出。


    完颜亮的狐裘已给他裂开,木棉白袍上斑斑点点的全是血迹,但他的刀却最快最狠,眼见熙宗扑到在地,竟飞步踏上去,双手擎刀,结结实实地自背后直搠进去。一蓬鲜血嗖的飞窜起来,热腾腾地溅了完颜亮一脸一身。熙宗挣起头,发出惊天动地般的一声哞叫,便再没有一丝声息。晋王完颜冠的喉咙里咕噜了一声,只觉满腔的血一下子都涌了上来,眼前一黑,几乎昏死过去。


    熙宗这一声惨嘶惊得众人心头都是一颤。完颜亮也给那迎面射来的热血打得心胆一缩,这可是高踞九五之尊的天子的热血呀。这个不可一世、君临天下一十五载的皇帝终于在这个苦寒的雪夜里给自己一刀戳死了!


    狂喜、得意、吃惊、不安,诸般情愫竟一起涌上了完颜亮踌躇满志的心头,他高昂起一张凝满鲜血的可怖脸孔,一霎时竟定在了那里。


    “皇上——”还是徒单麻从心底发出撕心裂腑的一吼,乘着众人呆愣之际,身子疾纵,揽起了跌倒在地的晋王完颜冠,一脚踢飞了寝殿的窗户,飞身纵了出去。


    便在这时,只闻脚步声响,寝殿的大门给几个侍卫撞开,竟是阿里出虎手下的侍卫听得声音不对,奓着胆子冲了进来。一瞧见浴血倒地的熙宗皇帝,几个侍卫骇得面无人色,腿软的就先跪在了地上。


    “慌什么,”还是大兴国拿出往日近侍局直长的威风,厉声喝道,“龙骧楼武士徒单麻胆大妄为,还不快追过去给我擒了来!”几个侍卫慌得只顾叩头,跌跌撞撞地退出去,却在门外撞见更多闻声奔来的侍卫内侍,两拨人乱糟糟地拥在一处,寝殿外立时乱成一片。


    驸马唐括辩眼见着数月前还杖责自己的皇帝血污满脸地躺着,也有些呆了,只顾盯着那张虽死犹威的狰狞脸孔呵呵地傻笑。那笑声沉沉地,着实骇人。


    最先醒过神来的还是左丞相完颜秉德,他轻咳了一声道:“诸位,国不可一日无君!今日昏君已废,太祖太宗的子孙尚在,该当立谁为帝呢?”(按:金国的开国皇帝是金太祖完颜阿骨打,因女真族建国之前的几代氏族首领都是兄终弟及的制度继承,故继任者不是太祖的儿子,而是太祖的兄弟完颜吴乞买,是为金太宗。由于兄终弟及制度保证了继任者有丰富的政治经验,因而有一定的优越性,这也是完颜氏乃至女真族崛起的要因之一。及太宗晚年,应太祖之子宗干等掌权重臣之请,还位于太祖一脉,立太祖之孙完颜亶为皇储。)


    更多书评 我要评论
  • TA的每日心情
    擦汗
    2013-3-30 17:41
  • 签到天数: 1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1]初来乍到

     楼主| 发表于 2013-7-9 23:33:11 | 显示全部楼层 标记书签

    完颜秉德说这话时双眼灼灼地闪着光,心下暗道:“不错呀,这时候群龙无首,我秉德之父是为大金国打下半壁江山的宗室英豪完颜宗翰,这龙椅说来我也有份!”完颜亮霍地甩过头,眼中射来两道怒兽般的光芒:“你说什么?”他的目光似要把完颜秉德撕成碎屑,语气却镇定如常。完颜秉德心中一虚,便不敢答话。


    兵部侍郎萧裕陡然踏上一步,喝道:“行大事之前,早定下了立平章(按:其时完颜亮官为平章政事)为帝,这时岂能反悔?”说着拉过了桌案前的一把檀木雕龙座椅,直推到完颜亮身前,叫道,“请圣上以天下大事为重,顺应天命,即刻身登大宝!”


    完颜亮盯着那龙椅上那精致的盘龙雕纹,心内一阵骚痒。他知道这时候还该当勉力推让一番的,但窥见唐括辩、完颜秉德等人火辣辣的目光,口唇哆嗦了一下,却又不知说什么是好。仆散忽土耐不住了,过去将他拉过来,硬生生按坐在椅上,嚷嚷道:“请平章爷早做了皇帝,咱们也早享富贵!”他是侍卫出身,口不择言,说得却是大实话。萧裕眼见秉德几人目光闪烁,仍无臣服之意,猛然挥剑砍断了桌案一角,怒道:“临事反悔者,如同此案!”他一声色俱厉,完颜亮身后的蒲察怒和无忧子的目光中也腾起了层层怒焰。


    左丞相完颜秉德也是个千伶万俐的主儿,瞥见萧裕等人目中的杀气,急忙率先跪下。唐括辩、阿里出虎见他跪倒,心中都万分后悔让倒让此人抢了先,急争着匍匐到完颜亮的脚下。完颜亮眼见桀骜不驯的丞相和驸马都跪倒称臣,紧缩的一颗心才略略舒展开来。这时大兴国、萧裕诸人全都爬在血斑斑的殿内三拜九叩,血气弥漫的熙宗寝宫里立时响起了一片“万岁”之声。


    完颜亮的双手紧握着木椅扶手才不致兴奋得打颤,但那泛红的双眼却忍不住模糊起来。他就势呜咽着把那两行喜泪洒下来,哭道:“若非主上嗜酒乱性,动摇社稷,我辈焉能做出今日之事”匍匐在地的众位爱卿急忙称颂皇帝是为了祖宗江山而大义废绝,实乃仁义明德之举。


    哭号声中,完颜亮挥手去拭那眼中的泪水,却将手上、脸上的血污一把抹上了眼眶,模糊了一片。他却似忽然想起了什么,睁大凝满血丝的双眸,喝道:“唐括辩!”伸出血手指着地上的熙宗尸首,发布了第一道纶音谕旨,“仍旧以他的名义拟一道旨意,速召都元帅完颜宗贤入宫,就说是商议立皇后的大事!”


    完颜宗贤是完颜亮在朝中的死敌,素来对熙宗忠心不二,跟完颜亮处处针锋相对,众人此时听了完颜亮阴沉森寒的语调,心下均是一寒。


    就在这一瞬间,完颜亮已从骤登大宝的狂喜中醒了过来,迅即恢复了往日细密深刻的睿智,又低喝道:“蒲察怒,速速率人缉拿晋王完颜冠,活要见人,死要见尸!”眼见蒲察怒施了礼后,急匆匆地要走,又冷冷叮了一句,“若是抓不到他,你也不必活着回来见我了!”


    更多书评 我要评论
  • TA的每日心情
    擦汗
    2013-3-30 17:41
  • 签到天数: 1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1]初来乍到

     楼主| 发表于 2013-7-9 23:33:12 | 显示全部楼层 标记书签

    ※※※※※※


    完颜冠给徒单麻夹在肋下,飞一般地掠出了寝宫。“父皇,我要见父皇”他哭喊着、嘶叫着,却给徒单麻一把捂住了嘴。“小祖宗,别叫了,这天已经塌下来了!”徒单麻颤抖的声音中也夹带着一股呜咽,“咱只求先要平平安安出了这皇宫和京城!”


    完颜冠曾跟随父皇亲自指定的饱学宿儒研习经史,以往曾草草翻阅过汉人史书中的弑君篡位之事,这时眼见素来沉稳干练的师父竟也浑身微颤,才从无尽的悲恸中略略挣回了一些神智:“是呀,天已经塌了下来,覆巢之下,安有完卵!往后的大金国只怕再难有自己的容身之地。”


    一个声音在心内只是喊:“完颜冠,你可要撑下去!死活不能丢了太祖太宗的脸!”他强挣着咬住自己的唇,但心底剧痛,这哭声就是止不住,只在喉咙发出一阵子呜呜低吼。


    起风了,虎虎狂啸的北风夹裹着片片雪花打在脸上,完颜冠便觉着颈下的伤口刀割一般生痛。借着皇宫长廊里串起的盏盏宫灯散着的点点幽光,他隐隐瞧见苍穹上厚实的彤云仍旧浓重地凝在头顶上,这沉沉的梦魇般的黑夜竟似没有尽头。


    隐约着,不少的喧嚣和火光从身后宵衣殿方向传来。正是混乱万分的时候,两个人却不敢回头,穿过延光门,一鼓作气地向前冲去。路上遇见了几个巡视的侍卫和内侍,全不明白为何晋王这么惊惶失措的奔逃,只是远远地垂首问安。到了皇宫的英武门前,完颜冠和徒单麻故作镇定,喝出守门的内侍开了宫门,大摇大摆地出了皇宫。


    刚行出去半里路,身后就传来了一串惊急的蹄声,跟着“晋王殿下留步”的呼喊一声紧似一声地在静夜中传来。师徒二人的心都是一紧,情知这紧要关头,谁也不能相信,立时加力狂奔。


    好在二人是趁着完颜亮等人心魂未定的一刻及早跑出来的,漆黑的雪夜里身后的追兵一时还辨不出他们在什么方位。矮修罗顾不得身上伤痛,展开绝顶轻功,携着完颜冠,犹似足不沾地一般在雪地上飞步急掠。


    “咱这是去哪里?”完颜冠的话中带着哭音,他知道自己已经从天上掉到了地狱,这苍茫大地再也没有自己的立锥之地。“去哪里?眼下这大金国,能收留你的,想来就只有那龙骧楼了!”“龙骧楼?”疾奔的完颜冠喘息起来,他忽然想起来师父好像就是龙骧楼的吧,忙呜咽着问,“它在什么地方,很远么?”


    “远,”徒单麻哑着嗓子说,“完颜亮当权时最怕的就是咱这龙骧楼,一年前借口汴梁人心思宋,龙骧楼要虎踞中原冲要之地,就将龙骧楼主芮王完颜亨远远地支到了黄河之南的南阳。”说着一把将完颜冠拦腰抱起,负在背上,加力飞奔。


    “芮王完颜亨?”完颜冠久居深宫,却总听师父提起完颜亨的大名,依稀记得这人就是师父总提起的大金国第一高手。


    更多书评 我要评论
  • TA的每日心情
    擦汗
    2013-3-30 17:41
  • 签到天数: 1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1]初来乍到

     楼主| 发表于 2013-7-9 23:33:13 | 显示全部楼层 标记书签

    徒单麻的眉毛上已经堆满了飞雪,蓦地扬起双眉道:“便是他!芮王完颜亨是咱女真的大英雄完颜宗弼的儿子,勇武机谋不输其父,这时也只有他这龙骧楼主或能仗义出手!”顿了顿,又道,“还有,殿下那块龙纹玉佩还在吧?”


    完颜冠的心一颤,急探手摸向怀中,但觉胸口上的那块玉还温润润,便一把攥紧了,颤声道:“在啊。”徒单麻低笑道:“好!这块玉可是万岁当着文武众臣的面给殿下戴上的,那便是殿下他日重登大宝的明证。嘿嘿,若是我不成了,殿下独自寻到芮王完颜亨时,他见了玉,自会给殿下做主……”


    徒单麻本来心底无限的虚软,但说起“龙骧楼”和“完颜亨”之后,立觉一颗心沉实了一些,抱住完颜冠的手臂猛力紧了一紧,喝道:“殿下,你可要撑下去,诛奸铲邪、重整河山的重任可就看你了!”


    完颜冠浑身一抖,抬起头来,头顶的夜空深邃漆黑,昏黑粘稠的夜气里隐隐地也透出一股血腥来。他觉得自己的心已被斫成了十七八块,正汩汩地冒出血来,忍不住呜呜地又哭起来:“师父,我不成、我……我好怕!”


    第一部 拔剑抉云 第二节:苍山虎啸 天马托孤


    半月之后,南阳之北伏牛山的山道上全力奔来两个破衣烂衫的和尚。这二人正是亡命天涯的完颜冠和徒单麻。


    二人那晚深宵逃出京城,一路之上多亏着徒单麻得自龙骧楼的神妙易容之术,两人忽而扮作乞丐,忽而扮作和尚,更有一次完颜冠竟给扮作个女孩子,历尽了千辛万苦,逃到这里已经费了半月时光。


    眼瞅着就要到南阳了,两人却终于在伏牛山下遇到了率人阻截的无忧子。一番激战,徒单麻奋力击毙无忧子,却也中了无忧子的喂毒暗器。


    师徒二人亡命飞奔,余下的几个金廷宫中侍卫却在后面狂呼追赶。这些人跟着无忧子苦寻了多日,虽然此刻首领毙命,但徒单麻也身负重伤,眼见便要大功告成,都红了眼睛一般地呼喝苦追。徒单麻眼见一旁的完颜冠气喘吁吁,急忙提了一口真气,将完颜冠抗在肩头,一只手擎着丧门剑,奋力疾奔。这丧门剑是适才自无忧子手中夺来的,正好给他用作防身利刃。


    浓浓的冬云伴着暮色压了过来,冷飕飕的山风摇曳着山道旁光秃秃的几根老树,发出喳喳怪响,让人听了就浑身发冷。两人转了个弯子,一头便钻入了密林深处。完颜冠趴在师父肩头,兀自浑身颤抖,声音里又蕴了哭音:“师父,他们要……赶上来了!”


    徒单麻肋下中了无忧子的独门暗器,只觉伤处阵阵酥麻,兀自冷哼道:“咱就是跳崖,也不会乖乖给他们擒住!”忽觉脚下一个踉跄,给一根老树的树根绊了一下,急挺真气稳住步子,却见那老树之旁立着一块光闪闪的大青石。


    更多书评 我要评论

    网站地图|小黑屋|Archiver|DoThinkings 悦书籍,思人生   

    GMT+8, 2017-6-23 08:00 , Processed in 0.238947 second(s), 4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