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悦读人生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3222|回复: 158

夏有乔木 雅望天堂2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3-4-13 19:45
  • 签到天数: 4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2]偶尔看看I

    发表于 2013-6-18 22:40: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标记书签
      曲蔚然是个品学兼优的好孩子,他总是轻柔优雅的轻笑着,像个贵族一般让所有少年少女们仰望着。 可养父的出现,将他的面具击碎,将他不堪的一面暴露在人群中,让所有人都知道,他不过是一个被人家暴的可怜虫而已。 这样阴暗的少年,内心却还装着一个女孩,夏彤。温柔的夏彤,是他唯一爱着的女孩。 可同父异母的少年曲宁远,也喜欢上了她,曲蔚然不甘心,明明他什么都有了,有父亲,有家世,有荣誉,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他,却想将他最后一点幸福都抢去。曲蔚然终于决定报复,报复所有伤害他,遗弃他的人,他要将原来属于他的一切全部抢回来。 一场以爱为名的阴谋正式开场了。

    作者简介
      作者:籽月,80后,典型双鱼座女生,浪漫且喜欢幻想,对生活充满热望,喜欢夏天的炎阳和冬天的温暖,喜欢和朋友坐在暖暖的阳光下,看春暖花开。 曾做过商业模特,警察,编辑,现又混进了航空业,生活安定,混吃等死。已出版作品有:《夏有乔木,雅望天堂》、《蜗牛女の变身记》、《时光机?月光宝盒》、《谁说穿越好》、《那些年的青春与爱无关》《一世追求了无痕》《烟花散落的天堂》。

    夏有乔木 雅望天堂2

    更多书评 我要评论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3-4-13 19:45
  • 签到天数: 4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2]偶尔看看I

     楼主| 发表于 2013-7-20 07:27:44 | 显示全部楼层 标记书签

    1.-楔子 第一章 乡下来的女孩


        楔子


        我们何必要相识一场


        在命运的长河里,他们都是卑微的游鱼。无意间被河浪推向了搁浅的沙滩,奋力翻腾,只是期望能够喝上一口水,哪怕只是一小滴水。


        他们徘徊在生与死的边缘,幸福好像总是那么近,可又是那么远,伸手,而不可及。


        如果,每个人生命的尽头都是一场告别,那我们又何必相识一场?


        第一章


        乡下来的女孩


        那年,夏彤才12岁,还是一个乡下来的小女孩,她的脸上还有两团不自然的高原红,她睁着大大的眼睛,牵着父亲的手,既新奇又害怕地看着城里的世界。


        城里的房子又高又多,涂着干净的墙漆,显得那么的干净漂亮,一点也不同于老家那灰黄的泥巴房;城里的车子特别多,不停地有车子按着喇叭,从她身边呼啸而过;就连城里的太阳,好像也耀眼几分,晒得她有些微微的恍惚。


        爸爸拉着她,从公交车上下来,快步地向前走着,爸爸的腿很长,走得很快,她一路小跑地跟在后面,她看着爸爸牵着她的手,微微地抿起嘴唇,跑的更加欢稍了。


        又走了十来分钟路程,才到了一个大四合院里,四合院分上下两层,院子里种着很多漂亮的花。正是春初,花儿都开得十分艳丽,那些花夏彤都叫不出名字,可依然美得让她想偷偷地摘一朵。


        可爸爸没有给她摘花的时间,一直拉着她,飞快地往前走。四合院的中间是一个400多平米的院子,院子中间种了一棵巨大的榕树,爸爸拉着夏彤从院子中间穿过,一户人家的门开着,一个矮胖的妇女站在门口晾着衣服。


        她看见夏彤爸爸牵着一个她不认识的孩子,忍不住好奇地问:“咦,老夏,这是谁家的孩子啊?”


        爸爸停住脚步,笑着回道:“哦,这是我二弟家的孩子,他家里出了一些事,就把孩子放我家寄养一阵子。”


        夏彤眨了下眼睛,抬头看着爸爸,爸爸严肃地看着她,她咬了下嘴唇,低下头来。


        中年妇女点点头,望着夏彤夸赞道:“哦,这样啊,这丫头长得真水灵。”


        爸爸拉了拉她的手,轻声说:“夏彤,叫汪阿姨好。”


        夏彤抿着嘴唇,没说话,转身去摸身边的大榕树,厚厚的树皮蹭着她的小手,有一点点硌得慌。


        爸爸不好意思地笑笑,转身对汪阿姨说:“这孩子有点怕生,呵呵。”


        姓汪的阿姨笑:“哈哈,小孩都这样,过阵子熟了就好了。”


        两人又寒暄了一阵之后,爸爸才拉着她往四合院二楼走,她抹着眼睛,安静地跟在爸爸身后。


        晚风吹过,花香遍地,她却再也没了摘花的心情。


        走着走着,忽然一串单调的音调吸引住了她,她顺着声音望去,只见对面的阳台上,种着大片的迎春花,那花儿顺着树枝一串串垂下来,金黄的一片,灿烂得让人恍惚。


    更多书评 我要评论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3-4-13 19:45
  • 签到天数: 4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2]偶尔看看I

     楼主| 发表于 2013-7-20 07:27:45 | 显示全部楼层 标记书签

        一个穿着蓝色外套的少年站在那儿,因为距离太远,夏彤看不清他的样子,可从轮廓看,依稀是个白净漂亮的少年,他站在花卉后,双手握着一个银色的小长盒子,悠扬的音乐声从那长盒子里发出,他笼罩在逆光中的身影,有种让人无法忽视的魔力。夏彤像是被施了魔法一样,愣在那儿,直到爸爸拉她一下,她回过神来,眨了眨眼睛,伸手指着男孩手中的乐器问:“爸爸,那是什么笛子?”


        爸爸忽然很紧张地用力扯了一下夏彤,夏彤给他扯得一个踉跄,她往地上跌去,单手撑住地,才稳住身子,地上的石子猛地割进手心,一阵钻心的疼痛,夏彤忍不住闷哼了一声。


        夏彤委屈地抬头看着爸爸,可爸爸却严厉地瞪着她,低声吼道:“来的时候我怎么和你说的?你不能叫我爸爸,知道吗?”


        爸爸的样子很凶,凶得让她忘记了手心上的疼痛,凶得让她的鼻子微微发酸。


        夏彤抿了抿嘴唇,握紧手心,低下头来,轻声道:“对不起,大伯。”


        夏彤爸爸松了一口气,将她拉起来,赞许地摸摸她的头发:“走吧。”


        男孩还在对面的窗台上吹着,夏彤却再也没有兴趣去问,只是缄默间忍不住回头望了他一眼,那白净漂亮的男孩站在傍晚的霞光和金色的花卉中,纯净而又遥远,让人有一种忍不住向往的冲动。


        走到最里面的一个房间停下,刚敲了两声门,门里就传出欢快的童音:“爸爸回来了,爸爸回来了!”


        木门哗啦一下从里面打开,一个三四岁大的小男孩扑进夏彤爸爸的怀里欢快地叫:“爸爸!”


        夏彤听见那声爸爸,心脏猛地抽痛一下,握紧双拳低下头来,眼角的余光看见爸爸一脸疼爱地把那男孩举起来,亲热地亲着他肉肉的脸颊,一脸笑容地说:“儿子啊,在家有没有乖乖的?”


        “嗯啊,珉珉很乖的哦,爸爸有没有带好吃的回来呢?”夏珉搂着爸爸的脖子笑得又可爱又灿烂。


        “呵呵,当然给你带好吃的了,爸爸还给你带了个姐姐回来。”爸爸将夏珉放了下来,把紧紧闭上眼睛的夏彤推到他的面前,“来,珉珉,叫姐姐。”


        夏珉睁着又圆又黑的大眼睛,望着夏彤笑,张开嘴巴刚准备叫出声,就被一个尖锐的女声阻止了:“珉珉!给我过来。”


        夏彤被那个声音吓了一跳,转头望去,只见一个身材高瘦、戴着眼镜、打扮时髦的女人气势汹汹地走出来。


        那女人望着夏彤的眼神,简直能喷出火来,夏彤低下头,不敢和她对视,偷偷地往爸爸的身后缩去。


        小珉珉看不懂女人的怒气,欢快地转身跑到那个女人身边叫:“妈妈,爸爸回来了。”


        女人恨恨地白了夏彤父亲一眼,脸上没有一丝喜色:“你还敢回来!我说过你带着这个野种就不要给我进这个家门!”


    更多书评 我要评论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3-4-13 19:45
  • 签到天数: 4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2]偶尔看看I

     楼主| 发表于 2013-7-20 07:27:46 | 显示全部楼层 标记书签

        夏彤一直缄默着,只是她的双手紧紧地握起来,指甲狠狠地掐进肉里,嘴唇张了张,却又强迫自己忍了下来。


        爸爸叹了口气,有些讨好地望着女人说:“林欣,走的时候我们不是说好了吗?”


        “说好什么?我们说好了什么!”林欣指着夏彤爸爸大声嚷嚷道,“夏文强,我告诉你,你把这野种带回来,我不会给她好日子过的!我话放在这里,我一天好日子都不会让她过!你也别想,她在这一天,你别想舒舒服服地过日子!我弄不死你们爷俩!”


        “你小声点!你吓唬谁呢,叫给谁听呢?”夏文强瞪着眼睛,低声吼,“你怕整个院子的人都听不见是吧?是不是要给你一个喇叭吼吼?人我都接来了,你就忍一忍好了。”


        “我忍不了!”林欣哭着吼了一声,“我一看到她我就恨,我这一辈子都给你骗了。夏文强,你这个骗子!”


        林欣拿起桌子上的一个茶杯就砸了过去,茶杯打在爸爸的肩膀上,掉落在地上,碎了一地。


        林欣又连着砸了几个杯子之后,才拉着珉珉抹着眼泪,跑回房间,将门关得砰砰直响。


        客厅里又安静了下来,夏文强长叹了一口气,皱着眉头坐在了最近的一张凳子上,夏彤握着双手,缄默地站着,偷偷地望了他一眼,眼里有淡淡的怨恨。


        夏文强和夏彤妈妈是一个村里的,当时北方老家那边还有早婚的风俗,他们两个人又情投意合的,家长就为他们办了婚事,早早地就结婚了,因为婚结得早,也没有领结婚证,夏文强不到18岁就有了个小女儿——夏彤。


        后来部队到县里招兵,夏文强就跟部队走了,最初的时候每个月赚的军帖都按时寄回家里,每周也会给家里写信,可后来……


        后来的事,不说也罢,无非又是一个负心汉的故事而已。


        这个负心汉为了能留在部队里,隐瞒了已婚的事实,娶到了上司的女儿,达成了自己留在城里的愿望,从此再也没有回过乡下。


        一直到夏彤妈妈主动出现,他才想起,自己在乡下还有一个妻子和女儿。


        对于这个女儿,夏文强有千般万般不愿意接受,可没办法,为了将来的前途,他不能冒险,不能让人知道他犯过重婚罪,更不能让人知道,她是他的女儿。


        夏文强皱着眉头对着夏彤招招手,夏彤犹豫了一下,上前两步,却没有靠近他身边。爸爸拉过她,摸摸她的头发,轻声说:“在家里要乖一些,不要惹阿姨生气,知道吗?”


        夏彤点点头,爸爸站起来,强装笑颜对着她说:“来,带你看看你的房间。”


        说完,他拎起夏彤的包,带着她走进客厅右边的一个房间,房间里放着两个大书柜,书柜上放满了厚厚的书,书柜的中间放了一张小小的单人床后再无空间,连一张桌子、一张椅子都没有。


    更多书评 我要评论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3-4-13 19:45
  • 签到天数: 4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2]偶尔看看I

     楼主| 发表于 2013-7-20 07:27:47 | 显示全部楼层 标记书签

        爸爸看了眼房间的两个大书柜,有些不满地嘀咕:“叫她把书柜搬出去,就是不搬,这么小,怎么住人?”他将夏彤的包放在小床上,继续道,“你先委屈点住着,明天爸……嗯,大伯再给你腾地方,好吗?”


        夏彤低着头,大大的眼睛耷拉下来,她看着地板,小声地问:“在家里也不能叫你爸爸吗?”


        “什么?”夏彤爸爸没有听清。


        “没什么……”夏彤咬着嘴唇,抬起脸来,“书柜就放这吧,我无所谓的,有地方住就行。”


        爸爸揉了揉夏彤的头发后,吩咐她好好休息,转身便离开了房间。


        当房门关上后,夏彤才放松地坐了下来,床铺比她想象的要软,至少,比她老家的床要软,房间里也没有那种说不出的霉味,窗户上的玻璃也每片都在,不像以前的房间,总有几块是用报纸贴起来的。


        这里,比她原来住的地方好太多了。


        她放松身体躺了下来,眼睛直直地望着天花板,耳朵里传来母亲临别时在她耳边一直说的话:“彤彤,你记住!你要留在城里,你要留在城里,你不能被送回来!不能!等你以后出息了,你一定要来接妈妈,知道吗?”


        是的,她不能被送回去,妈妈花了这么大的代价,将她硬塞到父亲身边,她不能被送回去,这里比老家好太多了,就像妈妈说的,她会有自己的房间,她不必每天担心挨饿,她不用担心交不起学费,她再也不会被村里的孩子欺负,不用去种田,不用去砍柴,不用去摘野菜……


        好多好多不用……


        她应该开心才对。


        可是,妈妈,为什么她这么难受呢?


        为什么她这么的难受?


        夏彤翻了个身,把脸埋在柔软的被子里,将自己缩成一团,安静地躺在床上,瘦弱的肩膀微微地颤抖着……


    2.-第二章 开始上初中


        在这里的第一顿晚餐是爸爸煮的,很简单的一锅面条,放了几棵青菜,便端上桌来,夏彤无措地想上去帮忙,可却不知道怎么帮好。城里的人烧饭都不用灶头,用一个大大的铁盒子一打就有火了,真是奇怪。


        夏彤偷偷地看了好几眼那奇怪的大铁盒,趁爸爸不注意的时候,伸手上去摸了一下开关,轻轻一扭发出“吧嗒”的声音,火着了起来,她吓了一跳,连忙又往回一扭,火居然又关掉了,她慌忙地后退一步,把手缩回在口袋里,盯着大铁盒东看西看,就是弄不明白,明明没有木材,为什么会有火呢?


        “彤彤,把碗筷拿出来。”爸爸的声音打断了她的思考。


        “哦。”夏彤连忙答应一声,转身往柜子里看了看,踮着脚从碗柜里拿了四个碗和四双筷子,小心翼翼地端到餐桌上。


        爸爸将碗筷摆放好后,走到林欣阿姨的房间门口,敲了几下,好声好气地叫她和珉珉出来吃饭,可叫了好一会儿也没人理他。


    更多书评 我要评论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3-4-13 19:45
  • 签到天数: 4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2]偶尔看看I

     楼主| 发表于 2013-7-20 07:27:48 | 显示全部楼层 标记书签

        爸爸不耐烦地皱眉,嘀咕一句:“不吃算了。”


        他转身便回到餐桌旁坐下,盛了一碗面条,放到夏彤面前道:“来,吃吧。”


        夏彤看着碗里的面条,肚子越发地饿了,可她还是睁着大眼睛问:“不等阿姨和弟弟一起吃吗?”


        “不等了,我们先吃。”爸爸自己也盛了一碗,呼哧呼哧地吃起来。


        夏彤咽了口口水,小心翼翼地拿起筷子,挑着面条,小口小口地吃起来,味道说不上好,却也不难吃,夏彤闷了一大口进嘴里,刚嚼两口,卧室的房门被猛地拉开,林欣阿姨从里面气势冲冲地走出来,眼神带着能杀死人的寒意瞪着夏彤,夏彤吓得抿着嘴巴,垂下眼睛不敢看她,嘴里的面条也不敢咽下去,就这么含着。


        “林欣,带珉珉出来吃饭吧。”爸爸望着林阿姨,讨好地说。


        林阿姨用同样的眼神瞪了一眼夏彤的爸爸,转身走进厨房,在厨房捣鼓了一阵子,一阵香味传进客厅,夏彤小心地嚼着面条,闻出了那是红烧肉的香味,以前在过年的时候,妈妈曾经烧过一次,那香腻的味道,她到现在都记得。


        没一会儿,林阿姨端着两个菜走过来,放在桌子上,夏彤偷偷地瞥了一眼,一大盘炒鸡蛋和一大盘红烧肉。


        林欣叫了一声珉珉,珉珉蹦蹦跳跳地跑到客厅,坐在饭桌前,她给他盛了满满一碗饭,珉珉大口大口地吃起来,夏彤看着红烧肉,有些困难地咽了一口面条。


        爸爸伸出筷子,想去盘子里夹一块肉,却被林欣用筷子扒开,冷冷地说:“你有什么资格吃肉?”


        爸爸没理她,强硬地伸筷子夹出一块肉,却还是被林阿姨用筷子打了下来。


        “我不想和你吵架啊。”爸爸皱着眉头说。


        “我想和你吵架。”林阿姨一脸怨恨。


        饭桌上的气氛很紧张,珉珉和夏彤都低着头,不敢做声。


        最终,爸爸还是退让了,收回筷子,使劲地扒了两口面条,将碗掼在桌上,气哼哼地站起来走出家门。


        爸爸一走,夏彤捧着饭碗的手都开始微微地发抖了,林欣一直恨恨地瞪着她,一句话也不说,像是一只盯着猎物的猛兽一般,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扑上去将她撕成碎片一样。


        “妈妈你不吃饭吗?”夏珉奇怪地看了妈妈一眼,她怎么一直盯着那个姐姐看呢?


        “妈妈不饿。”林欣对着夏珉的时候,表情稍微柔和了些。


        “哦。”珉珉似懂非懂地扒了一口饭,然后又抬起头来问,“妈妈,她以后就住我们家吗?”


        林欣阴沉地“嗯”了一声。


        珉珉看着夏彤问:“那她以后能陪我玩吗?”


        “不行。”


        “为什么呢?”


        “因为她很脏。”林欣冷冷地说,“你和她玩全身都会烂掉。”


    更多书评 我要评论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3-4-13 19:45
  • 签到天数: 4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2]偶尔看看I

     楼主| 发表于 2013-7-20 07:27:49 | 显示全部楼层 标记书签

        珉珉被吓住了,抿着嘴大声地哭起来:“我不要和她一起吃饭,不要和她一起住,我不要全身烂掉。”


        林欣见珉珉哭了,连忙将他抱在怀里哄着,夏彤咬了咬嘴唇,无措地看着他们。


        林欣转过头来,恶狠狠地瞪着她吼:“还不滚出去!脏东西!”


        夏彤手一抖,一直捧在手心的碗掉了下来,她慌忙站了起来,连忙转身往房间外面跑,她好害怕,好想逃离,那个房子,让她连呼吸都觉得困难。


        夏彤闷着头,一口气跑到四合院门口,院子外通向公路的小道很长,黑黑的一片,什么也看不见,夏彤看着那片黑暗,不敢往外跑,犹豫着,又掉过头来,走回院子里。


        院子里,各家都开着灯,一片平安祥和的感觉。


        夏彤找了一个有些黑,又不是很黑的角落,轻轻地蹲下,将头埋在膝盖里。


        过了很久很久,才听见她充满委屈地嘀咕:“我才不脏呢……我才不脏呢……”


        可她的声音,只有她自己听得见。


        夜色,渐渐浓了起来。


        初春的晚上还是有些冷的,夏彤抱着腿,在角落里蹲了很久,迷迷糊糊地快要睡着的时候,耳边又传来了下午听过的音乐,那清脆而简单的曲调就在她耳边轻轻地晃。


        她转头望去,那男孩捧着她不认识的笛子,在她身后的阳台上轻轻地吹着,他家的灯光很亮,让她一下就看清了他的样子,很漂亮的一个男孩,干净、白皙,眼神明媚,就像是童话里的小王子一样迷人。


        夏彤蹲在黑暗的角落里,仰望着他,他的音乐她听不懂,他的乐器她不认识,可是,她还是觉得,这声音好好听,好好听,像是天籁一般,在她漆黑的世界,点亮那一点点的光彩。夏彤忍不住向那点光彩伸出手,手指穿过树叶发出沙沙的响声。


        “谁在那?”男孩放下唇边的笛子,他走到阳台边,低头望着夏彤的方向。夏彤本来想躲,却在和他双眼对视那下,彻底怔住了,那男孩的眼睛很美,像饱满的桃花瓣一样,眼角轻轻地上挑,带着无尽的韵味。夏彤记得妈妈说过,长着这样眼睛的人,上辈子都是狐仙,因为只有狐仙转世才拥有美到勾魂夺魄的双眸。


        那男孩见黑暗里的夏彤并不出声,便也没再追问,只是收了笛子,转身离开了。


        那之后,过了很久,夏彤才听见爸爸的叫唤声从楼上传来,她急急忙忙地站起来,可因为蹲的时间太长,她站起来的时候腿一软,跌了一跤。


        她一点也不觉得疼,快速地爬起来,连泥土也不拍,直直地往爸爸的方向跑去,直到那时,她才知道,她有多害怕,害怕没人来找她,没有人来叫她回家……


        夏彤在新家的前几天,过得极为痛苦,林欣阿姨因为要照顾年幼的珉珉所以没有上班,而爸爸每天早上7点就出门,晚上五六点才能回家,爸爸不在家的时候,夏彤连走出房门的勇气都没有,每次饿了,都要在房间门口听上好半天,确定林欣阿姨不在客厅里,她才敢偷偷跑出来,跑到厨房去看看有没有什么吃食.一开始的几天,还能找到点剩菜剩饭,可后来,那些原本应该在碗柜里的剩菜剩饭全出现在了垃圾桶里,和着不要的垃圾,卷着烂菜叶,大咧咧地躺在里面,对她张牙舞爪的。


    更多书评 我要评论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3-4-13 19:45
  • 签到天数: 4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2]偶尔看看I

     楼主| 发表于 2013-7-20 07:27:50 | 显示全部楼层 标记书签

        夏彤看着垃圾桶,又黑又亮的眼睛里蓄满了泪水,好像一碰就要掉出来似的,可她却吸了吸鼻子,抿着嘴唇,使劲地告诉自己:要忍,妈妈说一定要忍。


        她会忍的,一直忍到长大,一直忍到出息,一直忍到接妈妈来一起过好日子。


        她一定会的。


        妈妈,妈妈你等着我,夏彤很快就会长大的。


        到了晚上,爸爸回家吃的那一餐,夏彤总是会吃好多好多,吃到肚子都痛了,才停手。


        而一到吃饭就不老实的珉珉,看着夏彤那种吃法,忽然感受到了危机,好像他再不吃,饭就没了一样,也开始拼命吃起来,也不挑食了,也不要妈妈喂了,自己拿着小筷子吃得呼哧呼哧的。


        好在,这样的日子没有过多久,夏彤要开始上初中了。


        原本,妈妈将她送到城里,就是为了要让她上学,夏彤听说,当时妈妈用了很多卑鄙的手段,才强迫爸爸将她接来的。她不懂什么叫做卑鄙的手段,她只知道,妈妈能让她来读书了,她再也不用蹲在家门口,羡慕地看着那些背着书包上学的孩子了,她再也不用哭着闹着求着要去读书了。


        她知道,她读书的机会得来不容易,这是用离开妈妈的代价换来的,她一定要好好学习,将来有出息了,才能回老家去接妈妈。


        可惜事与愿违,虽然夏彤极力地想当个好学生,但小学基础没打好,甚至没上过一节英语课的夏彤毫无意外地成了全班倒数第一。


        每天上课的时候,她总是坐得笔直地、很用力地听老师讲课,却总是听不懂,久而久之就会不自觉地发呆,有的时候会双眼无神地望着讲台上的老师,有的时候会望着窗外停在树梢上的小鸟,有的时候会用铅笔将书上的字一个个地涂黑。


        等她醒过来的时候,她又异常懊恼,她怎么又发呆了呢!


        拿着总是十几二十分的成绩单,听着林欣阿姨的冷嘲热讽,看着爸爸失望的眼神,夏彤越发沉默了。


        她总是将自己关在小小的房间,反复的怀恋着乡下的生活,她想她的小表哥,想他带着她爬树掏鸟蛋,下河摸虾,有的时候还会偷庄稼地里的白萝卜,萝卜刚拔起来的时候裹着一层泥,小表哥总是用手把湿湿的泥巴抹去,用手使劲蹭蹭,然后将抹干净的萝卜递给她。


        她接过新鲜的大萝卜,张口就咬,满嘴的泥土味中带着香香甜甜的清脆,咬在嘴里嘎嘣嘎嘣直响。


        她还想念她的妈妈,特别想,想她温软的怀抱,想她轻柔的声音,想她总是将最好的饭菜留给她。


        可一想到妈妈总是在夜里暗自垂泪的样子,夏彤就内疚地想哭。


        为什么自己这么没用呢?


        为什么自己这么笨呢?


        一想到这,夏彤总是特别小声特别小声地哭。


    更多书评 我要评论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3-4-13 19:45
  • 签到天数: 4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2]偶尔看看I

     楼主| 发表于 2013-7-20 07:27:51 | 显示全部楼层 标记书签

        初一结束的时候,夏彤的同班同学们都升上了初二年级,可只有夏彤,被留在了一年级,依然呆在那个教室,坐着那张桌椅。


        她成了留级生。


        最让孩子们鄙视的留级生!


        夏彤觉得,她的世界像是落幕的剧场,寂然无声,黑暗一片,只有她一个人,孤独地站在舞台上,不说话,不微笑,不哭泣,像木偶一般地沉默地活着。


        可就在这时,老天却又给她送来一道光明……


        她在新的班级,看见了那个男孩,那个会吹好听音乐的男孩,那个像小王子一般迷人的男孩。


    3.-第三章 王子一样的少年


        新的班级人数比较多,教室里坐得满满的。班主任老师有一头黑色的长发,看上去很温柔的样子,让她一下子就喜欢上了。老师作了简短的自我介绍,她姓柯,教语文,以后她就是初一(2)班的班主任了。老师作完自我介绍后,笑了一下,打开手中的文件夹,然后说:“我们点个名,大家互相认识一下啊。”


        一直缩在座位上的夏彤坐直了身子,眼神不由自主地注意着那个男孩,当老师点到“曲蔚然”的时候,他站起身来微笑着答:“到。”


        曲蔚然……


        原来他叫曲蔚然。


        夏彤抿了抿嘴唇,有些高兴,她知道他的名字了。


        曲蔚然,真是很好听的名字呢,比她的名字好听一百倍还要多。


        老师点完名,就开始排座位,柯老师让同学们到教室外面,按个子高矮排成两队,男生一排,女生一排,夏彤的个子在女生中最高,她站到了最后,而曲蔚然的个子,在男生中也最高。


        两个人并排站在最后,夏彤抿了抿嘴唇,心中偷偷地期待,也许,他会成为她的同桌呢。


        可夏彤的运气就是这么的不好,期待什么,什么就要落空,当同学们拎着书包一对对走进教室之后夏彤才发现,原来,班上女生比男生多一个人……


        而她就是多出来的那个。


        夏彤有些失望地看着曲蔚然和班上第二高的女生走进教室,坐在了第一组最后一排,而自己却被老师安排到了最后一组的最后一排,在这个小小的教室里,他们居然隔着最远的距离。


        新的学期开始后很久,夏彤都没能和曲蔚然说上一句话。


        可是她并不在乎,她喜欢这样远远地看着曲蔚然,她也习惯像一只小老鼠一样在角落里偷偷地看着他,夏彤也不懂,为什么只是看着他,就觉得好像看见了光明,看见了美好?


        是因为他的笑容吗?那么温柔优雅,那么亲切美丽。


        要是,要是能和他说句话多好呀。


        夏彤总是忍不住这样想,可她却只敢想想,从来不敢靠近他。


        曲蔚然在班上人缘极好,不管男生女生都喜欢和他玩,一到下课,孩子们迫不及待地冲出外面去玩,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小群体,受欢迎的孩子,会受到所有群体的邀约,请他一起玩,不受欢迎的孩子,不管哪一个群体,都不会收留他。


    更多书评 我要评论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3-4-13 19:45
  • 签到天数: 4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2]偶尔看看I

     楼主| 发表于 2013-7-20 07:27:52 | 显示全部楼层 标记书签

        夏彤总是在大家飞奔出教室后,才慢慢地走出教室,站在教室门口,看着操场上玩得开心的孩子们。


        她也好想和他们一起玩,可留级生这个名号真的很不光彩,每次一出教室,总会有几个以前班上的同学在她身后大叫:“留级生,留级生,夏彤是个留级生。”


        夏彤每次都低着头,假装没看见,没听见,可她越是不理他们,他们越是叫得欢快,声音越是大,每次非要把她叫哭了,他们才高兴地哄笑而走。


        也因为留级生这个身份,新同学们都不愿意和夏彤一起玩,好像谁和她玩谁就是笨蛋差生一样。


        夏彤觉得生活真的过得很压抑、很痛苦,在家里,她不想回家,也不想上学,她每天都觉得天空很低很阴沉,她想努力地对每个人笑,可每次当她的眼神和别人相对时,他们那厌烦、不屑、冰冷的眼神,总是让她慌张地垂下头,将快到唇边的笑容收回去,将快要说出口的友好话语咽回去,害怕地咬着嘴唇,恨不得将自己变得小小的、透明的、谁也看不见的,这样,她就不会碍到任何人的眼了。


        放学路上,夏彤背着书包,一边走一边低着头想,到底还有谁觉得夏彤是个好孩子呢?


        不时有同学骑车从夏彤面前经过,夏彤有些羡慕地看着那些骑车的孩子,那些孩子成群结队地骑在自行车上,飞转的车轮,扬起的衣领,青春飞扬的笑脸,一切一切,都美好得让她向往。


        其实家里离学校并不是很远,只要走一个多小时,比以前从村里走去镇子上的小学可要近多了。


        夏彤一点也不怕路远天黑,她最怕的是……


        “留级生!”


        来了!


        每天放学都会遇到的事,夏彤真的快疯了,他们为什么要这样!为什么要一直这样?


        “留级生!留级生!”


        “夏彤夏彤留级生!”几个男孩从后面跑过来,指着夏彤叫得欢快,引得路边其他的孩子频频回头观看。


        孩子们的声音很纯净、很嘹亮,谁也不懂这些干净的声音,就像是最尖锐的刀子,直直地捅着夏彤的心脏,让她恨不得立刻找个地缝钻进去,这样,她就不用被马路上那么多同学好奇地看着了,她也不用被家长指指点点的当做是教育范材。


        夏彤低着头,捂着耳朵飞快地往前走,男孩们还跟在她后面叫着,夏彤闭上眼睛拼命地往前跑起来,她想要从这些魔咒一般的声音中逃脱出来,她想要逃,逃离这个世界,逃离这里的一切,逃离这个没有任何人喜欢她的世界!


        “砰”的一声,夏彤被地上的树根绊了一跤,狠狠地摔在地上,她趴在地上半天没动。


        男孩们哈哈大笑。


        有个男生还学着她跌倒的样子,假装跌倒,其他的男孩又是一阵哄笑声。


    更多书评 我要评论

    网站地图|小黑屋|Archiver|DoThinkings 悦书籍,思人生   

    GMT+8, 2017-6-23 07:50 , Processed in 0.242883 second(s), 5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