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悦读人生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小书虫

《粉妆楼》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3-10-20 22:03:16 | 显示全部楼层 标记书签
第四十八回 玉面虎盼望长安 小温侯欣逢妹丈 -《粉妆楼》-古典小说

  话说李定被众官兵拖下马来,大叫道:“拿俺做甚么?”众人说道:“你家连结鸡爪山的强盗,前来放火杀人,连米公子都被你叫人杀了,还说拿你做甚么?”李定听了,好不分明。

  不一时,扯到府堂,推倒阶前跪下。知府升堂叫道:“米府同你联姻,也不为辱你,你为何勾通鸡爪山的强盗,假扮新人,将米公子刺杀,却又满城放火,烧坏了七八处民房?吴守备前去巡拿,又被强徒打死。你的罪恶滔天,今日却是自投罗网。你且说家眷藏在何处?党羽现在何方?好好从买招来,免受刑法。”

  知府还未说完,把李定只急得乱叫道:“老公祖说那里话来!俺为受了米府的聘礼,连夜赶到家父任上去报信。谁知家父已将妹子许他人,叫我连夜回来烦公祖大人退还米府的聘礼,怎么反诬我这些话来?”知府道:“胡说!本月十六日米府迎娶新人,当晚就是你妹子将公子刺死,放起火来。本府去救人时,满城中无数火起,人人都说是米府新人是鸡爪山强徒装的,杀了米公子,出帅府去了。忙得本府救了一夜的火,次日到你家查问,你家的家眷久已去了。本府问你家人,他说火起之时,你母亲就不见了,想你是暗通反叛,杀人放火,恐怕追拿,暗带家眷先逃。现有你的家人在牢内,怎说米府反告你,难道他把儿子自己杀了,图赖你不成么?”

  李定大叫道:“我在父亲任上,今日才回,怎么说我勾引强盗?想是米府来强娶亲事,舍妹不从,因而两相杀死,怕我回家淘气,故反将我母亲害了,做成圈套,前来害我。”知府大叫,吩咐将李定的家人带来对审。不一时,家人带到。

  知府说道:“你自己去问他们。”李定便问家人:“太太到那里去了。”家人见问,哭说道:“那日正当半夜人起之时,便去禀报夫人,夫人就不见了。”将始未情由说了一遍,李定心中疑惑,又问:“赵胜夫妇同洪惠为何不在。”家人回道:“他们三人是同太太一齐不见的。”李定听了,心中明白:“料想新人是孙氏装的,母亲、妹子一定是同他逃走去了。只是鸡爪山的人马怎得来的?”当下知府复问李定说道:“你还有何说?”李定说道:“其实冶晚生并不知道详细,实系才在父亲任上回来的。”知府大怒,正要动刑,忽见一骑马冲进仪门。

  一位官差手执令箭,大叫道:“米老将军有令,着镇江府速解一千粮草、三千人马,并将放火的原犯解往山东登州府听审,火速,火速!”知府闻言,吃了一惊,立刻到将军辕问领了人马粮草,随将李定上了刑具。次日五鼓动身,押了军粮,解了李定,离了镇江,连夜奔山东去了。

  且言米良合同马通、王顺,领了一万精兵,在兖州驻扎,离鸡爪山数十里安营立寨。歇了数日,点将到山口挑战,被众英雄点兵下山,一连三阵,杀得米良等胆落魂飞,伤了一半人马,败回登州去了,紧闭城门,一连半个月不敢出战。正在城中纳闷,接连是家将前来报到公子的凶信,米良大哭,昏倒在地。众官救醒,细问根由,家将备陈始未,米良大怒,因此着落知府调兵押粮,并要杀公子一干人犯前来,亲自审问,按下不表。

  且言鸡爪山上众英雄一连胜了数阵,个个欢喜,只有玉面虎罗琨心内忧愁,盼望兄长,放心下下。那晚席散,步月来到军师谢元帐中坐下,问道:“目下连胜米贼数阵,意欲要杀上长安,申冤报仇,但不知家兄的消息如何,请教军师,还是怎生是好。”谢元道:“将军休急,俺昨日袖占一课,山上虽然异旺,元气还未足;在百日之内,还有英雄上山相助,令兄不远就要到了:前日我已分差四路去打探军信,等他回报,再作道理。”

  二人谈了一会,步出外营,到山顶上玩月。谢元仰面观星,见将星聚于江东,十分光灿;又有一颗大星缠在勾陈星内,其色晦暗,左右盘旋,忽然一道亮光,穿入白虎宫中去了。谢元大叫道:“奇怪,奇怪!这个星光先暗后明,过了营,却同将军的本星相聚。三日内必有英雄上山来,却与将军有些瓜葛,想是有甚令亲到此,也未可知。”罗琨大喜,当下看过星斗,转回山寨。

  忽见两个探子飞入军营,跪下禀道:“小人奉令到镇江打探米贼的虚实。”探得本月十六日,米府娶得宿州府参将李全的小姐,谁知小姐刺杀米中粒,放火破城,杀死守备一员,闹了一夜,却假我们鸡爪山的旗号逃走去了,谁想李公子又回镇江,被知府拿住,如今领了一千粮草、三千人马,解李公子到登州来了。小人探知,特来禀报。”谢元道:“记功一次,再去打探。”探子又去了。

  当下谢元向罗琨说道:“探子来报的言问,也说假我们山寨之名,那李定必与将军相熟。”罗琨说道:“我闻得柏府有个姓李的亲眷注在镇江,一向并不曾会过。”谢元道:“如此说来,正合天象了。有此机会,我们且去劫他的粮草上山再作道理。”二人商议己定

  至次日,众英雄升帐,谢元向众人说道:“大事只在今日一举,诸公须要用心!”众英雄齐声应道:“谨遵将令!”谢元大喜,令火眼彪程佩领一千人马,前去如此如此;又令胡奎领一千人马,前去如此如此;又令秦环、罗琨各领五百钙骑,前去如此如此;又令鲁豹雄、王坤、李仲、孙彪领一千车仗,前去如此如此众人得令,各领本部人马去了。

  按下山寨点将之事。且说那镇江府同游击刁成,带了四名护粮的千总并囚车,解了李定,在路行程,非止一日。那日已到兖州府的地界,离城四十里,天色已晚,知府说道:“此去离贼寨不远,众军俱要小心。”又差一名外委速进兖州书信,请米将军发兵前来接应,一面吩咐:“此地不可安营,速速赶进城去才好。众军点起灯火。

  行无一里之路,忽听得一声炮响,左有秦环,右有罗琨,各领五百铁骑两过冲来。知府大惊,忙令游击将三千兵摆开,前来迎敌,与秦环二人战无数合,秦环一锏打死刁成,知府回马就走,正遇罗琨,一枪挑于马下,破喽兵获了。众军见主将已死,弃了粮草,各自逃生。

  当下罗琨、秦环杀入军中,打开囚车,放了李定,先令送上山去,然后赶杀三军,那二千人,一个个丢盔齐甲,四散逃生,那里还顾甚么粮草,落荒逃走去了。这里鲁豹雄、王坤、李仲、孙彪带领车仗人马前来接应,罗琨、秦环将镇江府解来的粮草,并夺下来的盔甲、弓箭、旗枪,尽数装载上车,护送上山去了。

  且言米良等见报说镇江府解粮到了,连忙升帐,正欲点兵接应,猛听得连珠炮响,喊杀连天,早有探子来报,说镇江府的粮草被劫。米良大惊,忙同马通、王顺披挂上马,带领本部人马及偏将,吩咐登州府守城,亲自赶来接应。比及赶出城来,粮草已劫去了。

  罗琨的兵马又到,五百铁骑一字摆开,米良欺他兵少,就来交锋。战无三合,罗琨回马就走,米良领乓赶来,罗琨往左边一闪,早不见了,又遇秦环五百铁骑拦路,同米良接手交锋。也战二合,就败向右边去了。米良见人马来得闪烁,就不追赶。

  忽听得一声大炮,人马四下冲来,米良等吃了一惊,回马看时,只见登州城中火起。三人一吓,只得夺路而走。走无十里之路,又遇见胡奎、程佩领兵拦住去路,后有罗琨、秦环领兵追来,四下里喊杀连天,火光乱滚,金鼓齐鸣,十分利害。

  不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更多书评 我要评论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3-10-20 22:03:17 | 显示全部楼层 标记书签
第四十九回 米中砂拆毁望英楼 小温侯回转兴平寨 -《粉妆楼》-古典小说

  话说米良、王顺见鸡爪山伏兵齐来,明知中计,忙领兵夺路而走,回至城下;不防胡奎、程佩奉军师将令已经攻破登州,领兵从城内杀出,挡住去路。米良大惊,只得纵马拼命向前夺路;不防鲁豹雄、王坤、李仲、孙彪四位英雄送回粮草,又领本部人马前来助战。共是八位好汉、四千余兵,八面冲来,将米良、王顺八千人马冲做六七段。马通早为乱兵所杀,官兵抵敌不住,四散逃走,哭声震地,米良等各不相顾,只得夺路逃生,落荒而走;走了二十多里,却好王顺领着兵也到了。二人合兵一处,查点兵将,又折了指挥马通,八千人马只剩了五百残兵。这一阵杀得米良、王顺丧胆亡魂,一直败走了五十余里,方才招聚残败的人马,扎下营盘,将人马少歇片时,就近人家抢了些米粮柴草、牛羊等类,埋锅造饭,饱食一顿,连夜的奔回镇江去了。

  且言鸡爪山八位英雄,杀败了米良、王顺,打破了城池,把那府库钱粮装载上山。令喽乓不许骚扰百姓,若有被兵火所伤之家,都照人口赏给银钱回去调养,那一城的百姓个个欢喜感激,安民已毕,收拾粮草,摆开队伍,放炮开营,直回山寨。

  早有裴天雄等一众英雄大吹大打,迎接八位好汉上山,进了聚义厅,查点人马物件,共得了二万多粮草、五万多孥银,盔甲、马匹等项不计其数,众英雄大喜,军师传令山上大小头目,每人赏酒一席,大开筵宴,庆功贺喜。一面差探子到镇江打探, 一面请李定出来坐席。 那李定来到聚义厅上见了众家好汉,连忙下礼道:“俺李定不幸被奸人陷害,弄得家眷全亡,自分必死,多蒙众位英雄相救!不知那位是罗琨兄?”罗琨闻言,急忙回礼道:“小弟便是罗琨,不知尊兄却是何人?恕罗琨无知,多多失敬。”李定听了,将罗琨一看,暗暗点头说道:“果然一表非凡,也不在我表妹苦守一场。”随将备细说出,罗琨大喜:“原来是大舅,得罪,得罪。”就邀李定与众人一一序礼毕,各人通了名姓,坐下谈心。

  当下公子便问李定道:“大舅何以与米府结亲,却又刺杀米贼,放火烧楼?却假鸡爪山名号,是何原故?”李定道:“我那里知道,只因玉霜表妹在我家避难,不想却被米贼看见,即托镇江府为媒;小弟不从,不想被他设计陷害,勒写婚书,强逼聘札,小弟没法,只得到家父任上商议,前日回家,始知米府前来强娶,弄出这场祸来。小弟并不知是何人劫杀的,连家母不知投于何处去了。”

  罗琨道:“大舅临去之时,可曾托讨何人?”李定道:“只有家将一人,叫做出海蚊洪惠,并一位都管,名唤瘟元帅赵胜,与他妻子孙翠娥。他三人有些武艺,小弟临行只托付他三人。小弟前日回家连他三人都不见了,不知何故。”罗琨听得“瘟元帅赵胜”五个字,猛然想起昔日鹅头镇上之事,问道:“这赵胜可是青面红须的大汉么。”李定道:“正是。”罗琨道:“奇怪,这人我认得,昔日曾写书托他到云南寄与家兄,今日却为何在此?不知他曾会过家兄之面?叫人好不疑惑。”李定道:“他原是丹徒县人氏,我也不曾问他,他说是往云南人的,曾见个朋友,又托他回淮安寄信,却没有寻得到这个朋友,因此进退两难,到镇江投了小弟。他的妻子孙氏,一向同舍表妹相好,每日在楼上谈心,莫非他也知舍表妹的委曲。”罗琨道:“是了,是了,一定是他晓得我的妻子被米府强娶,他装做新人,到米府代我报仇的。只是如今他将太太、家眷带到何处去了?”

  李定道:“只有洪惠有位哥哥,住在瓜州地界,想必是投他去了。只是这一场是非非同小可,想地方官必然四处追拿,他那里安藏,怎能得住?就连家父任上也不能无事,必须俺亲自走一遭,接他们上山才好。”谢元道:“不可。此去瓜州一路必有官兵察访,岂不认得兄模样?倘有疏失,如何是好?如今之计,兄可速往宿州去接你令尊大人上山,以防米贼拿问;至于瓜州路上,俺另有道理。”李定闻言,忙起身致谢道:“多谢军师,俺往宿州去,只有数天路程;瓜州路远,俺却放心下下。”谢元道:“兄只管放心前去,十日之内,包管瓜州之人上山便了。”李定闻言大喜,起身告别,往宿州去了,按下不提。

  且言米良败回镇江,心中十分焦躁,进了帅府,又见公子死了,停灵柩在旁,夫妻二人,大哭一场,次日升帐,一面做成告急的表章,星夜进京,到沈大师同叔父米顺那里投递,托他将败兵之事遮盖,再发救兵前来相助;一面将阵亡的兵将造成册子,照数各给粮饷去了;一面又挂了榜文,发远近州县缉获奸细。忙了三日,都发落定了,然后将米中粒的灵柩送出城去,立了坟茔。夫妻二人,两泪交流,各相埋怨,说道:“这都是镇江府不好,既知李宅不善,就不该代孩儿做媒,好端端的人送了性命,这口气怎生出得?”米中砂道:“为今之计,先发一技令箭会同上江提台,差官到宿州,将李全拿来听审,同他那二三十名家人,一齐先斩后奏,以报此仇。”米良道:“倘若李全不服,如之奈何?”米中砂道:“叔父大人说那里话,他有多大个参将,敢违上司的将令么?叔父这里差中军官多带兵丁,会合上江提督申明原委,谅无拿不来之理。”米良道:“言之有理。”就急升堂,取令箭一枝,点了一名得力的中军带了八名外委,吩咐道:“你可速到宿州会合提台,要他参将李全即到辕问听令。火速,火速!”中军领了令箭,即到辕门,同了八名外委飞身上马,离了镇江,星夜走宿州去了,不提。

  且说洪氏兄弟,自从救了李老夫人之后,都到王家庄安歇。住了十数日,那村坊内都是沸沸扬扬,说有捕快官兵前来巡缉奸细,十分严紧。洪恩同王氏弟兄商议道:“闻米贼被鸡爪山的好汉一连数阵,杀得大败回来,如今倒张挂榜文捉拿我等。我们此处安身不得了,只好往鸡爪山去,方无他患,只是路上须防巡缉。”王宸道:“我有一计,须得如此如此,就没事了。”众人道:“好。”随即装束起来,洪恩、洪惠、赵胜、王氏弟兄,共领着四五十名庄汉,在前引路;后面是王大公家眷人等同李太太、孙翠娥,另有庄汉保护,委着前队,总往鸡爪山进发,不表。

  且言米中砂自从兄弟米中粒死后,他外面却是悲哀,心中却暗暗欢喜,想道:“兄弟已死,叔父又无第二个儿子,这万贯家财就是我的了。只是本家人多,必须讨二老夫妇之喜,方能收我为子。今早叫人去拿李全,也是我的主意,二老甚是欢喜。我如今带了兵前去,到李家抄了他的金银,拆了他的房屋,代兄弟报仇,二老必然更喜了。”主意己定,随即点了二三十名家将出了帅府,一路来到李府门口,扭断了锁,步入内房,将他所有金银、古董、玩器、细软、衣衫,命家将尽数搜将出来打成包袱,都送回府中交与太太收了,然后来到后面,看见这一座望英楼,心中大怒,说道:“生是到一日在这楼下看见了他的女儿,弄出这样事来。”叫令众家将把这楼拆倒,放起火来。只烧得烟煤障天,四邻家家害怕,入人叹息。正烧之时,有一位英雄前来看火,不觉大怒。

  不知后事如何,再听下文分解。


更多书评 我要评论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3-10-20 22:03:18 | 显示全部楼层 标记书签
第五十回 鸡爪山胡奎起义 凤凰岭罗灿施威 -《粉妆楼》-古典小说

  话说米中砂把李全的望英楼拆毁,放火焚烧,吓得四邻众人都来观看,其中恼了一位英雄。你道是谁?原来是鸡爪山的好汉穿山甲龙标,奉军师将令特到镇江来打听众人的消息。恰恰撞见米中砂带领家将抄了李府,又拆了望英楼,放火焚烧,只烧得人人叹息,说道:“好一个良善人家,可怜遭此大劫!”龙标在旁探知了详细,恨了一声,说道:“这奸细如此可恶,若不是山寨里等着俺回去,俺就是一刀先结果了他的性命!”恨了一声,回头就走。

  来到仪征路上,忽见远远的一簇人马,约有四十多人,分做两队而行:当先马上坐着一位英雄,青脸红须,领着四十多人,打着奉令捕快的旗号;后一队有十多个人,推着四辆车儿,五骑马上坐着五位少年英雄,都是军官打扮。龙标看在眼中,想道:“莫非是俺鸡爪山来打探消息的么、为何又有四辆车儿,内有家眷?事有可疑。”遂拿出他昔日爬山的技艺,迈开大步,赶过了那一队人马,一日走了三百余里。

  次日已到了鸡爪山,进了寨门,来到聚义厅上,众人见了大喜。罗琨忙问道:“事情如何?”龙标就将那米中砂带了家将,抄了李府的家财,拆毁望英楼的话,从头至尾说了一遍,众位英雄个个动怒。忽见巡山的小卒进寨报道:“山下有九骑马打着米将军的旗号来了。”谢元忙令鲁豹雄带了五十名喽兵下山擒来审问。

  鲁豹雄领命,带了五十名喽兵,下山拦路,早见那九骑马一齐冲来。当头马上是一个中军,后面跟着八名外委,是奉令到宿州拿李全的。路过此地,正遇鲁豹雄,大叫一声:“往那里走!”轮枪便刺,中军官不及提防,早中右臂,跌下马来,被小喽罗捉了。众外委要走时,被那五十名喽兵围住,用钩连枪拖下马来,一同绑上聚义厅,跪倒在地。

  裴大雄叫道:“你是米贼的人,往那里去的,快快说来!”中军呈上令箭说道:“小人是奉令到宿州去拿李全的,望大王恕命!”裴天雄大怒道:“李爷与你何仇,却去拿他。”喝令左右:“推去斩首!”左右拥上十几名喽兵,剥去衣冠。绑将起来。中军大叫道:“上命差遣,不能由己,求大王恕命。”裴天雄大喝道:“先割你的驴头,且消消气!”旁边走上军师说道:“大哥且记下他九人,小弟有用他之处。 ” 裴天雄道:“既是军师讨情,且拿去收监。”喽兵领令去了,龙标说道:“还有一件:俺前日在路上看见一队捕盗官兵,往山东路上行来,约有五十多人,倒生得人人勇健,莫非也是米贼的奸细?倒不可不防。”胡奎笑道:“前日来了一万精兵,也只得如此,谅这五十余人,干得甚事!”众人笑了一会,各去安歇。

  次日天明,众英雄升帐,谢元道:“李定此去,为何许久不回?其中必有原故。想是李公爷不肯上山,反将李定留住,我等须如此如此,方能上算。”众人大喜。正在商议,忽见前营小头目浑身带伤,进帐禀道:“大王,不好了!今有一队捕兵,共有五十余人,上山来探路,正遇王、李二位大工领了一百人马巡山,两下里撞见。二位大玉见是捕兵,便去与他交战,准知捕兵队内有六条大汉,骁勇非凡,二位大王战他不过。小人特来禀报。”谢元笑道:“不妨罗二哥前去收来。”罗琨得令,披挂齐整,坐马端枪,闯下山来一看,果见一标军马在那里交锋。

  王坤、李仲两口刀,敌不住那六般兵器,罗琨急抢到面前,大喝一声:“少要惊慌!俺罗琨来也。”说罢,拍马轮枪便来助战。那六人之中早飞出一位青脸大汉,用棍架住枪,大叫道:“恩公不要动手,赵胜特来相投!”罗琨定睛一看,果是赵胜,两下大喜,喝住众人,九位英雄一齐下马。

  罗琨问道:“赵大哥为何久无音信?”赵胜遂将云南遇见罗灿,复回淮安,落籍镇江,相投李府,救了玉霜,放火烧城,前来相投话语,细细说了一遍。罗琨感谢不尽,遂请李太太等一同上山。小校报上山来,裴天雄等出山迎接,李太太、孙翠娥等自有裴夫人、程小姐迎接。

  聚义厅上,笙萧鼓乐,摆酒接风。左边客席上,是王大公、赵胜、洪恩、洪惠、王宗、王宝、王宸;右边主席上,是裴天雄、胡奎,罗琨、秦环、程佩、鲁豹雄、孙彪、 王坤、 李仲、龙标、张勇。两边小喽罗轮番把盏。饮酒中间,胡奎说道:“自从裴大哥起义已来,十分兴旺;又今日得了众位英雄相助,更为难得。据俺胡奎的愚见,就此兴兵,代国除害;随后请旨赴边,救罗公爷还国。不知诸公意下如何。”众人齐声应道,“愿随鞭蹬。”

  裴天雄道:“既是如此,明日黄道吉日,俺们就此兴兵。”谢元道:“不可轻动,自古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目今山上虽然兵精粮足,到底元气犹虚,况且沈谦虽有篡逆之心,却无暴露之迹。且待他奸谋暴露,天下皆知,连朝廷都没法的时节,那时俺这里起义兴兵,传示大下,以正君报国、除奸削佞为名,天下谁敢不望风降顺。岂不是名正言顺了?”当下众英雄听了谢元这一番议论,一个个鼓掌称善,说道:“军师言之有理。”当晚饮酒,尽欢而散。裴天雄己吩咐打扫了两进房子,安顿三家的家眷,各自安歇,不表。

  次日升帐, 谢元唤龙标、 王宗、王宝、王宸、赵胜五位英雄,附耳低言道:“你们可速往宿州,如此如此,要紧!”五人领命,随即改装下山去了,不表。

  且言李定自从会过罗琨,得知详细,奉命下山,往宿州救他父亲。走了数日,到了宿州,进了城门。进了参府,见了李爷,双膝跪下,哭拜于地。李爷大惊,问道:“我儿为何如此?有话起来讲。”公子遂将“米府不肯退亲,强来迎娶。不知是何人刺杀米公子,放火烧楼,闹了一夜。孩儿回去,连门都封锁了,母亲并无下落,家人拿在牢中;孩儿也被镇江府拿住,问成勾通反叛的死罪,打入囚车,解到米贼行营正法。幸遇表妹丈罗琨杀退米贼,擒了知府,救了孩儿的性命;又恐他来拿爹爹治罪,故此罗琨命孩儿星夜前来请爹爹上山避难。”

  李爷听了,不觉大怒,喝道:“咄!都是你这个畜生惹出祸来,弄得妻离子散,你当初不受聘礼,焉有此事?如今反来勾为父的做强盗!我想罗氏世代忠良,也只为生下不孝罗琨,弄成反叛之名,谁知你也是如此。罢了,罢了,等过两日,我亲自到督府辕门,首告拿你正法,也免得我落臭名!”喝令家人将公子锁入空房去了。

  李爷好不烦恼,一连过了十数日;公事已清,李爷吩咐家将收拾鞍马行羹,将公子拿到总督辕门上去出首。才要动身,忽听得一声吆叫,进来四名外委、一员中军,手拿令箭一枝,大喝道:“奉镇海将军之令,着参将李全速到辕门回话!”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更多书评 我要评论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3-10-20 22:03:19 | 显示全部楼层 标记书签
第五十一回 打五虎罗灿招灾 走三关卢宣定计 -《粉妆楼》-古典小说

  话说罗灿正与众英雄饮酒谈心,忽听得山门外一片嘈嚷。众人跑到山门口来看时,只见远远的一标人马,约有五六十条火把,照耀如同白日,有百十多人从卧虎山来了。内中绑着一个大汉,后面又挑了六七个箱子,一路上吆吆喝喝的走来。卢宣眼快,忙叫众人:“快将山门关上!一群牛精来了,莫要惹进来,又缠绕个不了。”众人听了,急回身关了山门,复进去饮酒。那伙人来到通真观门首,见关了山门,也就过去了。

  且言罗灿见众人来得形迹可疑,又见卢宣回避,似有惧怕之意,便问道:“方才过去的这伙人,仙师为何叫他做牛精?又关门避他,是何道理?”卢宣道:“公子只顾饮酒,不要管别人的事。”罗灿越发疑心要问。

  卢宣道:“说来,公子不要动气。这是仪征有名的赵家五虎,就在河北东岳庙旁边胡家糕店隔壁居住,有百万家财,父子六人。老子叫做赵安,所生五个儿子,叫做:大虎,二虎,三虎,四虎,五虎,五个人都有些武艺,结交官府,专一在外行凶打劫,欺占乡邻房屋田产。那胡家糕店,原是淮安胡家镇人,三年前还有个黑脸大汉前来相探,说是淮安的本家;只因胡老儿有个女儿,名唤娈姑,有几分姿色,这赵家五虎爱上她的,三次说亲,胡老奶奶不允,那胡奶奶有一个内侄,叫做锦毛狮子杨春,是条好汉,现在朴树湾吃粮守汛,胡家都是他做主,故此赵家不敢来意他。后来杨春为媒,把娈姑许了朴树湾镇上金员外的儿子小二郎金辉为妻;才下了聘定,尚未过门,谁知赵家怀恨在心,事有凑巧,新到任的王参将,同赵家是亲眷,与五虎十分相好:五日前赵五虎到朴树湾收租,下想被强盗打劫了些财帛,伤了几个庄客:这赵家说通了王参将,买盗扳赃,说是金辉同杨春窝藏大盗,坐地分赃,打劫了他家千两黄金,伤了十名庄客;立刻禀了王参将,出了朱签,点了捕快,同了官兵,先将金辉拿去,屈打成招,坐在牢内。方才拿的那条汉子,就是锦毛狮子杨春。此去送入监牢,多分是死多活少,你可气也不气!”

  公子听了此言,跳出席来,怒道:“这狗男女,如此行凶作恶!可恨俺罗灿有大事在身,不得同他算帐;若是昔日之时,叫他父子六人都做无头之鬼!”卢宣听了此言,暗暗的懊悔说:“不好了,听他出口之言,正是朱雀当头,日内必有应验,如何是好?”便向罗灿劝道:“公子有大事在身,不要管别人的闲事。”公子道:“那胡娈姑是淮安人,莫不是胡大哥的门族么?且待俺去探探消息如何,再作道理。”齐绔道:“等我明日回去,就接胡家母女到我家去住几日;再多带些金银,到上司衙门去代杨春、 金辉二人赎罪便了。 看赵家怎么奈何与我。”卢龙等一齐说道:“倘若他来寻我们,我们一发结果了他父子的性命,除了害,看是怎么样!”

  这里七八个人,一个个动怒生嗔,要与赵家作对。只有赛果老卢宣善晓阴阳,只是解劝;知道众星聚会,必有大祸临身,向众人说道:“他自有气数所关,且有官府王法照鉴。谁胜谁负,皆有前定之因,要你众人管他做甚么?罗兄有大仇在身,立等去报;你们各有身家老小,何苦惹火烧身?只怕你们身受冤枉,就未必有人来救你了,贫道脱然一身,无挂无碍,尚且不敢多事,况你们都有事在身的。”这一片言词,说得众人悦服,各各和平,都说道:“师父之言有理。莫要管他,我们且吃酒便了。”众英雄饮了一会酒,就在通真观安歇了一宿。

  次日,众人起身,罗灿定要告别。卢龙道:“多蒙兄弟这一番大恩,救了拙荆的性命,定要屈留些时;吃了喜酒再去。”公子道:“多蒙盛情,奈弟心急如入,不能耽搁。惟恐舍弟们等久了,不在淮安,那时两不凑巧,必定误了大事。”卢宣见公子要去,也上前劝道:“你休要性急,令弟久已上鸡爪山去了,你的大事要到冬未春初方可施行,目下灾星未退,还是在贫道这尹安住些时才好。”齐纨说道:“若是公子嫌观中寂寞,请在舍下花园里夫盘桓盘桓罢。”公子因见卢宣说话接着仙机,又见众人苦苦相留,只得住了。

  又过了一天,戴仁、戴义有事回家去了,观中觉得冷清。齐纨也要回去,遂令家人备了几匹马,立意要请罗灿到家住去;罗灿只得别了卢宣,同往齐府。临行之时,卢宣又吩咐齐纨道:“请罗公子家中去往,千万不可与他出门,方保无事,我同舍侄上扬州,代他完了姻,五七日之后就回来了。那时再请他到观中来往,要紧,要紧!”齐纨领命,即同罗灿上马,离了通真观,顺河边进东门来了,这齐府住在仪征城内资福寺旁边,他家庄了十五进房子,十分豪富。当下罗灿同齐纨走马进城,早来到齐府门首,一同下马。

  上了大厅,进内见了齐老太太,行过了礼,二人来到书房坐下。公子看那齐府的房子,果然是雕梁画栋,铜瓦金砖,十分壮丽,家中有无数的门客,都是锦袍珠履,那些安童小使、妇女丫鬟,都是穿绸着绢,美丽非凡。当下齐家兄弟请罗灿到花园里蝴蝶厅下,铺下了绣裳锦帐,安顿了罗灿的行李,当晚治酒款待,自然是美味珍馐,不必细说。齐府下的那些门客、教师等类,时刻追陪,真是朝朝丝竹,夜夜笙歌;一连住了五六日,敬重罗灿,犹如神仙一般。

  罗灿忽说道:“小弟在府多谢,明日就要前行了。”齐氏兄弟再三留住,那里肯放,说道:“卢师父回来,我们不留,悉听尊兄便了,前日卢师父吩咐过的,叫我们留罗兄多住些时, 今日罗兄去了, 他回来时,岂不是惹他见怪?”公子道:“多蒙二位贤弟盛情,怎奈俺有大事在身,刻不能缓,实在要走了,只好改日再会便了。”齐氏兄弟见公子着急要行,只得说道:“既是仁兄要行,今日已迟了,侍明早起身便了。”罗灿只得依允。当下齐纨叫家人飞到通真观探探探消息,看卢宣可曾回来,一面又叫家人去叫戴仁兄弟前来相留。家人领命去了,分头去请。齐纨、齐绔又封程仪礼物。当晚治酒饯行,兄弟三人饮得更深方散。

  次日五更,罗灿起身,别了齐氏兄弟,飞身上马,走出东门,天才大亮。罗公子出了城,走河边赶路,往扬州而行,心中想道:“不如在此再吃些点心,省得路上又打中火。”主意己定,转过东岳庙来一看,也是合当有事,远远看见个糕幌子挂在外面,忽然想起:“此处莫非就是胡家糕店,且待俺进去吃糕,探探消息再讲。”

  当下,罗灿下了马,进了糕店。只见一位老奶奶掌柜,有个伙计捧上糕来。公子问道:“你们店东可姓胡么。”小二说道:“正是姓胡。”公子再要问时,猛见一个少年,身穿大红箭衣,带了三四十名家丁拥上店来,大喝道:“与我动手!”那些家丁把两个伙什打开,要进房内去抢人,罗灿大喝一声,拦往去路。那少年大怒道:“你敢在赵爷面上放肆么?”罗灿听了个“赵”字,心中火起,抡拳就打。

  不知后事如何,再听下文分解。


更多书评 我要评论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3-10-20 22:03:20 | 显示全部楼层 标记书签
第五十二回 盗令箭巧卖阴阳法 救英豪暗赠雌雄剑 -《粉妆楼》-古典小说

  话说罗灿见赵家带领打手,到胡家糕店来抢人,即跳起身来,拦住了内门,大叫道:“休要撒野!他乃是个年老的婆婆,有何不是,也该好好的讲话,为何带领多人前来打抢。”原来赵五虎拿了杨春,送到王参将府里审了一堂,送到县中苦打成招,问成死罪收了监,人已不得活了。惟恐胡娈姑逃走,故此五虎带领人前来打抢。不想冤家路窄,正遇罗灿在此吃糕,恰恰撞在一处。

  当下,赵五虎见罗灿拦路,又是外路声音,欺他是个孤客,大怒骂道:“你这死囚,是那里人,敢来多事?你可闻我赵五虎的名么?我来抢人,与你何干!快些走路,莫要讨打!”罗灿听了,如何耐得住,大喝一声说道:“照打罢!”抡起双拳,就奔五虎,五虎不曾让得,反被罗灿一拳打中胸膛,“哎呀”一声,跌倒在地,早已挣扎不得,呜呼死了。

  众打手见了,一齐拥上前来,都奔罗灿。那里是罗灿的对手,一阵拳头打得东倒西歪,四散奔走,回家报信去了。不一时,只见大虎、二虎、三虎、四虎弟兄四个,同他老父赵安,带领多人围住糕店,将五虎的尸首抬在中间,来奔罗灿。罗灿见势头不可,料不能脱身,心中想道:“俺不如连他父子兄弟都杀了罢。”遂跳出店外,大叫道:“人是俺打死了的,不与糕店相干。你们站远些!”说罢,走上街来,顺手在马上掣出宝剑,向赵安便砍。大虎、二虎一齐上前来救时,被罗灿一剑刺中二虎的咽喉,拍通一声跌倒在地;回手一剑,将三虎连耳带腮,劈做两块。吓得大虎、四虎掣出腰刀,带领众人来斗罗灿;罗灿那口剑犹如风车一般,砍倒四虎。大虎回身就跑,大叫众人:“快取挠钩、套索擒他。”众人且战且走。”一会儿挠钩、套索到了,一拥齐上。

  罗灿想道:“倘被他拿住了。私地里要受伤,不如自己到官做个好汉。”主意定了,大叫众人:“你等要拿俺去,只怕今生不能,俺是个男子汉,亲自去见官便了,也省得你们费事。”说罢,分开众人,往城里便走。赵安父子带领众人一路跟着,簇拥着罗灿到仪证县。

  进了城门,早见王参将领了本部人马赶将来了,顶头正遇着赵安,赵安就将被罗灿害了四个孩儿的话,说了一遍。王参将大惊,遂令官兵抬了赵家四个尸首,押了罗灿的马匹,一同跟进城来,来报知具:知县大惊,即时升堂,摆了两张公案,同参将会审口供,早有军牢衙役带上凶手苦主、邻右干证、坊保人等,并胡家糕店母女二人,堂口跪下。点名已毕,知县先问胡杨氏道:“他在你店中吃糕,因何同赵府打架?你可从实诉来。”

  那胡奶奶哭道:“这少年客人在小妇人店内吃糕,遇见赵五爷领了多人前来打抢小女,这小客人路见不平,因此相斗。不知他前日可有仇恨,求太爷审察详情。”知县又问赵安道:“年兄,你令郎因何带领多人抢这糕店之女?你令郎平日可同这凶手相认,有仇是无仇?从实诉来。”赵安哭道:“老父母在上,小儿只带领两个家人出去公干,并不曾打抢糕店。这凶手并不相认,也不与小儿有仇。此人明系杨春的羽党,因治生前日拿他送在老父母台下,故此他暗叫人来报仇,害了治生四个孩儿的性命,要求者父母做主。”

  知县见说,遂令带上凶犯,喝道:“你姓甚名谁,何方人氏?白日的害了四条性命,莫非大盗杨春、金辉的羽党么?你快快从实招来,免得在本县堂上受刑!”罗灿心中想道:“且待俺将错就锗,弄在金、杨二人一处,再作道理。”遂回道:“老爷姓章名灿,倒认得七八十个金辉、杨春,快快带来与老爷认一认看!”知县吃惊,忙令牢头到监中取金辉、杨春,提到当堂跪下。知县喝问金、杨二人:“你既勾通大盗,打劫了赵府,违条犯法,理该受罪。为何又勾出凶徒章灿,在你胡家糕店内,打死了赵府四位公子?是何理说!”金辉、杨春二人齐声叫道:“冤枉!小人认得甚么章灿,这是那里说起?”知县大怒,骂道:“该死的奴才!凶徒现在,还要强嘴,快快诉来!”

  金、杨二人回头将罗灿一看,却不认得,齐声叫道:“你是那个章灿?为何来害我们,是何原故。”知县叫道:“章灿,你看看可是他二人么。”罗灿将金、杨二人一看,果然是好汉模样,心中暗想道:“俺不如说出真情,活他二人性命。”回身圆睁二目,向知县说道:“老爷实对你讲了罢:老爷不是别人,乃是越国公的大公子,绰号叫粉脸金刚的罗灿便是。只因路过仪征,闻得赵家五虎十分作恶,谋占金辉的妻子,他买盗扳赃,害金、杨二人:老爷心中不服,正欲要去寻他,谁知他不识时务,带领多人前来抢那胡氏。其时老爷在他店中吃糕,俺用好言劝他,他倚势前来与俺相打,是俺结果了他的性命,并不曾与金、汤二人相干。实对你讲,好好放了金、杨二人,俺今情愿抵罪;你倘若卖法徇私,将你这个狗官也把头来砍了。”

  知县听罗灿这番言伺,吓得目瞪口呆,出声不得,忙向王参将商议道:“赵家盗案事小,反叛的事大。为今之计,不如申文到总督抚院衙门,去请王命正法便了。”王参将道:“只好如此。”遂将罗灿、金辉、杨春一同收监。赵家父子同胡家母子,一齐回家候信,不表。

  且言仪征通城的百姓,听见这一场大闹,都晓得了,沸沸扬扬,四方传说,早传到小孟尝齐纨耳中,齐纨吃了一惊,飞身上马,出了东门,来通真观,来寻卢宣商议。却好行到半路,遇见了戴仁、戴义,齐纨将罗灿之事说了一遍。二人大惊,说道:“连日多事,今日才得工夫赶来相探,谁知弄出这场祸来,这还了得!”齐纨道:“不知卢师父可曾回来?”遂同戴氏兄弟二人,一齐举步,进了观中。

  恰好卢宣同卢虎才到了观中一刻,见了齐纨、戴氏弟兄走得这般光景,忙问道:“你等此来,莫非是罗灿有甚么祸事么?”齐纨喘息定了,将罗灿立意要行,撞人胡家糕店,打死赵家四子,亲自到官说出真情的话,说了一遍。卢宣大惊,想了一想,计上心来,向齐纨附耳低言说道:“你同戴仁前去如此如此,贫道即同舍侄往南京去也。”齐纨大喜,领计去了,即令家人送一千两银子交与卢宣,带了葫芦丹药,连夜直奔南京,正是:

    其中算计人难识,就里机关鬼不知。

  话说齐纨又将些金银,先令戴义带到县前,会了当案的孔目,只说是杨春的亲眷,央狱卒引入监内。会了三位好汉,暗地通了言语,安慰了一番,自回齐府。见了齐纨,说了一遍,齐纨又令戴义到金府说了言词,金员外大喜,说道:“难得众位英雄相救。”遂同戴义来到胡家糕店,会了胡奶奶,将众英雄设计柑救的话,说了一遍。说道:“为今之计,你与赵家相近,冤家早晚相见,分外仇深。倘若黑暗之中,令人来害你母女性命,如何是好?不若收拾收拾,且到通真观里再作道理,连老汉的家眷也往通真观里避祸去了。”胡奶奶依了金员外之言,同女儿收拾了行李细软,就央戴义背了上船。才动身,只见赵大虎带了四五个家人、地方保甲、前来盘诘。

  不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更多书评 我要评论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3-10-20 22:03:21 | 显示全部楼层 标记书签
第五十三回 行假令调出罗公子 说真情救转粉金刚 -《粉妆楼》-古典小说

  话说胡奶奶收拾了行李,正欲同金员外、戴义到通真观去避祸,不想赵大虎带了四五个家人,正欲前来暗害娈姑的性命。一见了戴义,便叫坊保来问:“你们往那里去?”戴义回首一看,认得是大虎,说道:“原来是赵大爷。小人是本县的差人,怕他们走了,特地前来将金员外一同押去看守的。”赵大虎认以为真,说道:“这就是了。”戴义遂催金员外同胡氏上船,同往通真观去了,不表。

  且言南京的总督,乃是沈太师的侄儿沈廷华,他名虽为官,每日只是相与大老财翁看花吃酒,不理正务,也是罗灿该因有救,那日文书到了南京,适值总督沈廷华到镇江去会将军米良去了,来下公文的只得在门上伺候。

  这沈廷华年过五旬,所生一位公子年方七岁,爱惜如珍,每日要家人带他出来看戏,观花,茶坊酒肆四处玩耍。看官,难道他一个总督衙门中,还是少吃少玩?就是天天做戏同公子看也容易,不是这等讲法。只因公子本性轻浮,每日要在外面玩耍,他才得散心。那府中有个老家人,背着公子,同自己一个十五岁的儿子,到外面玩耍,出了辕门,转过七八家门面,只见一丛人在那里看戏法儿。那老家人带着公子也来看看。那一班辕门上的衙役,认得是内里的人带公于出来玩耍,忙忙喝开众人说道:“快快闪开!让少爷看戏法。”众人听言,只得让公子入内,拿条板凳请公子同那家人坐下来看。

  一会儿,送茶的、送水的都来奉承。只见一个卖糖酥果子的,阔面长身,手提篮子,也挤在公子的面前来卖。公子见了酥果,便要买吃。那个卖果子的人,忙抓了一把糖果子,与那老家人说道:“这是送与公子吃的。”那老家人大喜,忙向身边取出钱,把那卖糖的。那人道:“小人是送与公子吃的,怎敢要钱?只要你老人家照顾就是了。”那老人家大喜,说道:“怎敢白扰你的酥果?”那人道:“说那里话,只是不恭敬些儿。”说罢,竟自去了。这老家人将糖酥果分做两半,将一半与公子吃了,那一半与自己的儿子吃了,坐在那里玩耍。

  不一时, 公子只是将头吐舌, 不住的两泪汪汪,满目红肿,老家人忙问道:“你是怎么样的。”又见他儿子也是一佯,他两个人在地下乱滚,只是摇头摆手,说话也说个出来了,家人大惊,忙忙驮着公子,挽着儿子,急急忙忙跑回衙门,到后堂来了,看官,你道公子是何道理说不出话来的?原来是卢宣定计,做成哑口药丸,捻在糖果之中,叫卢虎卖与公子吃的,以便混进私衙,于中取事,好救罗灿。

  话休烦絮。且言那老家人将公子抱到后堂,见了夫人。只见公子在地下乱滚,吐舌摇头,面色青肿,夫人大惊,忙抱住公子问道:“我儿,是怎生的?”公子只是摇手指喉,两泪汪汪,说不出原故。夫人见了这般光景,叫问老家人道:“你带公子到那里去玩的?为何弄出这般光景回来?”家人吓得战战兢兢,跑了出去,把自己的儿子带入内来,回道:“夫人在上,老奴带公子同孩儿出去看了半日的戏法儿,就回来了。不知怎样,公子问我孩儿一齐得了这个病症,老奴真正不解。”夫人将那孩子一看,也是满脸青肿,口内说不出话来。夫人大惊,说道:“这是怎生的?”夫人无法,只得令家人快请医生来看。

  不一时,将南京的名医一连请了七八位医生,进府来看。这公子原无病症,不过是吃了哑口丸的,那些医生如何看得出?一个个看了脉,都说无病。夫人说道:“若是无病,就不该如此模样。”内中有一个先生说道:“莫非是饮食之中吃了甚么毒了?”那老家人那里敢提吃糖的,一口咬定,只说在外玩耍,并没有吃甚么东西。夫人道:“在内府又是随我吃饭食,怎生有毒?既是如此,求先生代相公败败毒便了。”这先生只得撮了一服败毒散下来。先生去了,忙令家人煎与公子服了,全无效验,一连三日,夫人着了急,骂那家人道:“生是你带公子去看戏法,得了病来:如今就着落在你身上,好好的请医生代公子医好了,不然处死你这老奴才!”

  老家人无奈,想了一想,别无他法,只得出来寻访高人,来救公子。带了些银子,出了宅门,来到前面辕门上,见了一个旗牌官问道:“你可知道此地有甚么名医?快代我请一位来看看公子。”那旗牌官说道:“如今的医生,不过略知药性,就出寻钱用,混饭吃,有甚么武艺!昨日我家小儿得了一个奇病,总不说话,南京的医生都请到了,也看不好。多亏仪征来的一个道士,叫做赛果老,把我一服丸药就屹好了。如今现在我家里。”那家人听了,大喜道:“公子同小儿也是得的个不语之症,既有此人,拜烦你代我去请。”旗牌道:“这个容易。”遂问老家人来到家中,见了卢宣,说了备细:卢宣道:“既是旗牌官分上、敢不效劳!”叫人肯了药包,问那老家人一同来到府内。

  进了后堂, 说了备细。 夫人令丫鬟扶出公子,卢宣一看,假意大惊,说道。“公子此病,中了邪毒,得费力医呢,要公子同贫道在一处宿歇三日,大驱了邪气,然后服药, 才得痊愈。 ”那老家人见说,又将自己的孩儿叫出来一看。卢宣道:“这个容易,他没邪气,服药就好了。”忙向葫芦内取出一颗丹药,把与老家人说道:“快取开水,服了就好。”夫人心中疑惑,忙叫丫鬟取开水,当面服下。那孩儿吃下丹药,肚中一阵乱响,响了一会,叹了一口气,说道:“快活,快活!”就说话了。夫人见苍头的儿子好了,心中骇异,敬重卢宣,犹如神仙一般,忙令家人收拾内书房,就请卢宣同公子到书房去住,又备了一席素斋,款待卢宣,好不钦敬。

  当晚就在书房安歇。卢宣吩咐那老家人道:“烦你去吩咐门官知道,惟恐我一时要出去配药,叫他们莫要阻拦,要紧,要紧。”那家人说道:“多蒙师父救好了我的孩儿,这件小事都在我身上。”卢宣大喜,当下就同公子在书房歇宿,自有书童伺候,不必细表。

  等到人静之时,公子睡了,书童往外去了。卢宣往四下里一看,只见靠墙摆了两张柜厨,左边封皮上写了一条道:“来往文书”,右边柜上也写了一条道:“火牌令箭”。桌案上又是文房四宝。向右边厨上画了解锁的神符,悄悄的盗出一枝令箭,藏在身边,依然将厨柜锁好,贴上了封皮。又用朱笔标了一纸谕帖。上写道:

    谕仪征县令知悉:即仰贵县将反叛罗灿、大盗金辉、杨春交付来差。

  火速,火速!

  卢宣收拾已完,依就去睡。

  次日清晨,找到老家人说:“我要出去配药。”老家人引卢宣出了辕门。卢宣找到卢虎的下处,悄将令箭拿出,付与卢虎道:“你可星夜赶回仪征,如此如此。”卢虎听了此言,收了令箭即刻过江,望仪征去了。

  卢宣依旧回来,者家人领进:进了书房,同公子用过早膳。夫人同丫鬟到书房问卢宣道:“师父,小儿病体如何?”卢宣回道:“公子的贵恙容易了,昨夜已代他退了一半邪气,约莫今晚就痊愈了。”夫人大喜道:“倘得小儿痊愈,自当重谢!”夫人说罢去了,早有那些师爷幕友前来问候,与卢宣陪话,卢宣想道:“事不宜迟,要想脱身之计才好。”假意向家人说道:“快摆香案,待贫道画符驱邪。”一声吩咐,香案已齐。卢宣画符礼拜,即取出一粒丹药与公子吃了,也是响了一阵,即刻开言。夫人同苍头好不欢喜,封了一百两银子,来做谢仪,卢宣收了,辞谢夫人,叫人背了药包而去。只听得三声大炮,报:“大人回辕了。”

  不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更多书评 我要评论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3-10-20 22:03:22 | 显示全部楼层 标记书签
第五十四回 老巡按中途迟令箭 小孟尝半路赠行装 -《粉妆楼》-古典小说

  话说卢宣才出辕门,正运着沈廷华回来了。卢宣惟恐纠缠,忙忙躲开,沈廷华也不介意,就进去了。卢宣出了辕门,也没有撞见那个旗牌。暗暗欢喜,走出城来,打发那个相送的道童回去,他自携了药包,连夜上了江船,望仪征进发,不表。

  且言沈廷华回到府中已日暮,夫人备了家宴伺候,并将公子得了哑症,遇见仪征的卢道士画符医好了的话,说了一遍,沈廷华道:“有这等事!这道士今在何处?快快叫来我看看。 ” 夫人回道:“赏了他一百两银子,告辞去了。”沈廷华道:“可惜,可惜。”当下一宿晚景已过。

  次日又是本城将军的生日,前去拜寿,留住玩了一日,到第三日方才料理公务,这连日各处的文书聚多, 料理一日, 到晚才看这仪征县的公文。沈廷华大惊道:“既是拿住了反叛,须要速速施行、方无他变。”忙敢一面火牌,即刻差名千总:“速到仪征县提反叛罗灿到辕门候审,火速,火速!”千总得令去了,不表。

  且言毛头星卢虎得了令箭,飞星赶到仪征,连夜会了戴仁、戴义,表兄弟三个一齐来到齐府,说了备细。齐纨听了大名、忙取出行头与三人装扮,备了三骑马与他三人骑了,又点了八名家人扮做手下,一齐奔到县前,已是黄昏时分。那仪征县正在晚堂审事,卢虎一马闯进仪门,手执令箭,拿出那纸假谕帖,大叫道:“仪征县听着!总督大老爷有令箭,速将反叛罗灿,大盗金辉、杨春,提到辕门听审。”知县听了,连忙收了令箭谕帖,亲到监中提出三位英雄交与卢虎,封了程仪,叫了江船,送他出去,然后回衙,不表。

  且言罗灿见差官是卢虎,心中早已分明。行到新城,卢虎喝令船家住了,分付道:“船上行得慢,俺们起早走呢。”船家大喜,送众人上岸,自己开船去了。这卢虎和众人走岸路到了通真观,会见了金员外、胡奶奶等,说了详细。众人大喜,忙替三位英雄打开了刑具。杨春、金辉谢了卢虎等众人,又谢了罗灿,说道:“多蒙公子救了糕店之女,反吃了这场苦;若不是卢师父定计相救,怎生是好。”

  当下金员外治酒在观中款待。饮酒之间,罗灿说道:“多蒙诸公救了在下,但恐明日事破,如何是好?此地是安身不得的,不若依俺的愚见,一同上鸡爪山去,不知诸公意下如何?”众人听了,一齐应道:“愿随鞭镫。”

  罗灿见众人依允,十分欢喜。齐纨道:“只是一件,此去路上盘诘甚多,倘若露出风声,似为不便,须要装做客人前去,保无他事。山东路上,一路的关隘、守汛的官儿,都与小弟相好,皆是小弟昔日为商,恩结下来的。待小弟回去取些行路的行头、府号的灯笼,前去才好。”众人大喜道:“全仗大力。”卢虎道:“还有一件,小弟也要回去送信,相约家兄收拾收拾,都到钞关上相等便了。”当下商议定了。

  次日众人起身,忽见赛果老卢宣回观来了,见了众人,众人大喜,拜谢在地。卢宣扶起罗灿,罗灿把投鸡爪山的话说了一遍。卢宣道:“好,齐施主也不可在家住了。明日追问罗公子的根由,若晓得在你家住的,你有口难辩,那时反受其祸;不若快去收拾,也上鸡爪山为妙。”众人说道:“言之有理。”齐纨想出利害,只得依允,说道:“多蒙师父指教,小弟即刻回去收拾便了。”卢宣道:“事不宜迟,作速要紧。”齐纨回去,不表。卢宣又令金员外回去收拾家眷,都在半路相会,又令卢虎回扬州约卢龙去了。

  且言齐纨回到家中,瞒定家人,将一切帐目都交总管收了。只说出门为客,带了五千两金子、四箱衣服,又带了数名家人,都扮做客商,推了二十辆车子,备了十数匹牲口,暗暗流泪,离了家门,同兄弟齐崎来到通真观,会了众人,将行李都装在车子上,请胡奶奶同娈姑上车,卢宣、罗灿、戴仁、戴义、齐氏兄弟都骑了马,赶到朴树湾,早有全员外的家眷,行李也装上车子,在半路相等。众人相见,合在一处,连夜赶到扬州钞关门外,奔到卢龙家内,卢龙治酒款待,歇息了一宵。

  次日五更,大家起身,周美容收拾早膳,众英雄饱餐一顿。手下的备好车仗马匹,装上了行李等件,挂了齐府的灯笼,将家眷上了车子。金员外押着在前面登程,后面是卢宣、罗灿、卢龙、卢虎、戴仁、戴义、齐纨、齐欹、金辉、杨春十位英雄上了马,头戴烟毡大帽,身穿元色夹袄,身带弓箭腰刀,扮做标客的模样。冲州撞府,只奔山东大路,投鸡爪山去了,不表。

  且言那四名千总,奉总督之令到了仪征具前,厅事吏慌忙通报,知县随即升堂迎接。千总拿出火牌令箭,向知县说道:“奉大人之令,着贵县同王参将将反叛罗灿解到辕门听审,火速,火速!”知县大惊,说道:“差官莫非错了?三日之前已有令箭将罗灿、金辉、杨春一同提去了,为何今日又来要人?”差官道:“贵县说那里话!昨日大人方才回府,一见了申详的文书,即令卑职前来提人,怎么说三日前已提了人去?三日前大人还在镇江,是谁来要人的?”知县闻言,吓得面如土色,忙忙入内拿了那枝令箭谕帖出来,向差官说道:“这不是大人的令箭?卑职怎敢胡行。”差官见了令箭,说道:“既是如此,同俺们去见大人便了。”

  仪征县无奈,只得带印绶并原来的令箭谕帖,收拾行李,叫了江船,同那四名千总上船动身。官船开到江口,忽见天上起了一朵乌云,霎时间天昏地暗,起了风暴,吓得船家忙忙抛锚扣缆,泊住了船。那风整整刮了一日一夜,方才息了,次日中上开船,赶到南京早已夜暮了。又耽搁两天,共是五天,众英雄早已到淮安地界了。

  且言那仪征具到了南京,住了一宿,次日五更即同差官到了辕门投手本。沈廷华立刻传见,知县同差官来到后堂。恭见毕,差官缴过火牌令箭,站在一旁。沈廷华便问:“原犯何在?”知县见问,忙向身边取出令箭谕帖,双手呈上说道:“五日之前,已是大人将反叛、大盗一齐提将来了,怎么又问卑职要人?请大人验看令箭谕帖。”沈廷华吃了一惊道:“有这等事?”细看令箭,丝毫不差,再看谕帖,却不是府里众师爷的笔迹。忙令内使进内查令箭时,恰恰的少了一枝。再问:“我这军机房有谁人来的?”内使回道:“就是通真观卢道士同公子在内书房住了一夜,厨柜也是封锁了,并无外人来到。”沈廷华心内明白,忙向仪征县说道:“这是本院自不小心,被奸细盗去了令箭。烦贵县回去即将通真观道士并金辉、杨春两家家眷解来听审,火速,火速!”知县领命,随即告退,出了辕门,下了江船,连夜回仪征县。到了衙中,即发三根金头签子,点了十二名捕快,分头去拿通真观的道士并金、杨二家的家眷到衙听审。

  搏快领了票子去了,一会都来回话,说道:“六日之前,他们都连家眷都搬去了,如今只剩了两座房子,通真观的道士道人也去了。”知县听见此言,吃惊不小。随即做成文书,到南京申报总督,一面又差人访问罗灿到仪征来时在那家落脚。差人访了两日,有坊保前来密报道:“小人那日曾见罗灿在资福寺旁边齐家出去的。”知县暗暗想道:“齐纨乃是知法的君子,盖城的富户乡绅,怎敢做此犯法的事?”又问坊保:“你看得真是不真?”坊保回道:“小人亲眼所见,怎敢扯谎?”知县道:“既如此,待本县亲自去问便了。”随即升堂、点了四十名捕快,骑了快马,打道开路,尽奔齐家而来。

  不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更多书评 我要评论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3-10-20 22:03:23 | 显示全部楼层 标记书签
第五十五回 鸡爪山罗灿投营 长安城龙标探信 -《粉妆楼》-古典小说

  话说仪征县打道开锣,亲自来到齐府,暗暗吩咐众人将前后门把了,下马入内,齐府总管忙忙入内禀告太太说:“仪征县到了。”太太心中明白,忙叫总管带着五岁的孙子,名唤齐良,出厅迎接,吩咐道:“倘若知县问话,只须如此如此回答就是了。”

  原来,太太为人最贤,齐纨为人最义。临出门的时节,将细底的言语告诉过太太,所以太太见知县一来,他就吩咐孙子出厅来迎接知县,拜见毕,侍立一旁。家人献过茶,公子又打一躬说道:“父母大人光降寒门,有何吩咐?”知县见他小小孩童,礼貌端正,人才出众,说话又来得从容,心中十分惊异,问道:“齐纨是你何人?”公子道:“是父亲。”知县道:“他那里去了,却叫你来见我?”公子道:“半月前出外为商去了。”知县听言,故意变下脸来,高声喝道:“胡说!前日有人看见你的父亲往通真观去的。怎敢在我面前扯谎,敢是讨打么?”公子见知县叫他,他也变下脸来回道:“家父又不欠官粮,又不该私债,又不犯法违条,在家就说在家,不应扯谎。既是大人看见家父在通真观里的,何不去寻他,又到寒门做甚?”这些话把个仪征县说得无言可对,心中暗想道:“这个小小的孩儿,可一张利嘴!”因又问道:“你父亲平日同这甚么人来往?”公子道:“是些做生意的人,与家中伙计、亲眷,并无别人。”知县道:“又来扯谎了!本县久已知你父亲叫做小孟尝,专结交四方英雄、江湖上朋友,平日门下的宾客甚多,怎说并无外人?”公子道:“家父在外为商,外路的人,也认得有几个,路过仪怔的也来拜拜候候,不过一二日就去了,不晓得怎样叫做江湖朋友。自从家父出外,连伙计都带去了,并无一人来往。”知县道:“昔日有个姓罗的少年人,长安人氏,穿白骑马的,到你家来,如今同你父亲往那里去了?告诉我,我把钱与你买果子吃。”公子回道:“大人在上,家父的家法最严,凡有客来并不许我们见面。只是出去的时节,我看见父亲同叔父二人带了十数个家人、平时的伙计,推了十数辆车子出门,并没有个穿白骑马的出去。”知县道:“既然如此,你把那些家人、伙计的名字说来,本县听听,看共是多少人。”公子听说,就把那些同去的名字张三李四,从头至尾数了一遍。

  知县听了,复问总管道:“你过来,本县问你。你主人出门可是带的这些人数?你再数一遍与本县知道。”那总管跪下,照着公子的这些人数又说了一遍,一个也不少,一个名字也不错。知县听了暗想道:“听这小孩子口供,料来是实。”便问公子道:“你今年几岁,可曾念书呢?”公子回道:“小子年方五岁,尚未从师,早晚随祖母念书习字。”知县大喜,说道:“好。”叫取了二百文钱,送与公子说道:“与你买果子吃罢。”公子收了。知县见问不出情由,只得吩咐打道起身。公子送出大门,深深的一揖说道:“多谢大人厚赐,恕小子不来叩谢了。”知县大喜,连声道好,打道去了。

  且言公子入内,齐太太同合家大小,好不欢喜,人人都赞公子伶牙俐齿,也是齐门之幸,正是:

    道是神童信有神,山川钟秀出奇人。

    甘罗十二休夸异,尚比甘罗小七春。

  话说那仪征县回衙,将齐良的口供做成文书,详到总督,一面又出了海捕的文书,点了捕快,到四路去访拿大盗的踪迹:过了儿日,又有那抚院、按察、布政各上司都行文到仪征县来要提反叛罗灿,大盗金辉、杨春候审。知县看了来文,十分着急,只得星夜赶到南京,见了总督。沈廷华无言可说,想了一想道:“不妨。贵县回去,只说人是本部院提来了,倘有他言,自有本部院做主。”知县听了言词回衙,随即做成文书,只说钦犯是南京总督部院提去听审,差人往各上司处去了,不提。

  话说那沈廷华忙令旗牌去请了苏州抚院,将大盗盗了令箭,走了罗灿的话,说了一边,道:“是本院自不小心,求年兄遮盖遮盖。京中自有家叔料理。”抚院道:“既是大人这等委曲:尽在小弟身上,从今不追此事便了。”沈廷华太喜道:“多蒙周全,以后定当重报。”正是:

    法能为买卖,官可做人情。

  按下沈廷华各处安排的事。且言众位英雄合在一处,从扬州卢龙家内动身,在路走了七日,赶到黄河,过了山东界的大路上。那一方因米良同鸡爪山交战之后,凡有关闸营汛都添兵把守,以防奸细,十分严紧;一切过往的客商,都要一一盘查,报名挂号,才得过去。淮安这一路,多亏齐纨自幼为客商,去过数次,那些守汛官军都是用过齐纨的银钱的,人人都认得,一见了仪征齐府的灯笼,并不盘问,就放过去了。惟有淮北这一路,齐纨到得少。

  那一日到了登州府地界,只见人民希少,城邑荒凉,因米良同罗琨打仗失过阵,遭了兵火的,所以如此。只有四门,每门外都有一百个官兵,扎两个营盘,在那里盘查奸细。当下众人才到城门口,早惊动了汛地上官兵,前来查问道:“你们往那里去的?快快歇下,搜一搜再走。”原来这登州自从交战之后,设立营房盘查奸细,谁知这些兵丁借此生端,凡有客商来往,便要搜查。倘若搜出兵器火药等件,便拿去献功;若搜出金银贵重的物件,大家抢了公用。客商怎敢与他争论?因此见了齐纨等也要搜搜。

  齐纨见如此光景, 吩咐停下车仗, 头一个勒马当先,见了官军将手一拱道:“敢烦转报一声,说是仪征齐纨过此,并无奸细。’那兵丁说道:“胡说!我们那里晓得甚么齐纨不齐纨?只要打开行李搜搜便罢!”齐纨道:“放屁!难道奸细藏在行李内不成?好生胡说!”众军听得,不由分说,向上一拥,团团围住,便要动手;众英雄大怒,一齐动手就打。那一百官兵抵敌不住,呐喊一声走了。卢宣道:“必然调兵来赶!罗公子好速同贫道押家眷前行,让他们断后。”那一百名守汛官兵,另会了二百名官兵、四名千总,摆成队伍,摇旗呐喊,追赶前来。

  齐纨等八人商议道:“此去鸡爪山只有二百里了,不如杀他一场再作道理。”当下八位英雄掣出兵器,混杀了一阵。看看日落黄昏,官兵不战,却去安营造饭,准备连夜追赶。八人打马加鞭,趋势走了,追着罗灿说道:“快些走,追兵来了!”众人急急吃些干粮,连夜奔走。猛见火光起处人马追来,又见左边也是一派红光冲天而起。

  不知何处兵马,且听下回分解。


更多书评 我要评论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3-10-20 22:03:24 | 显示全部楼层 标记书签
第五十六回 谋篡逆沈谦行文 下江南廷华点兵 -《粉妆楼》-古典小说

  话说卢宣见追兵到来,令罗灿带领众人、庄客在这林子右边埋伏,但见风起,便出来迎敌;又令杨春、金辉保护家眷;又令戴仁、戴义前后接应;又令齐纨、齐欹同卢龙、卢虎到山后放火。众人领令去了。火光近处,追兵早来,卢宣勒马仗剑,大叫一声,迎将上来。

  登州的守备见了,忙将三百人马排开,带领四名千总,前来迎敌;卢宣仗剑,劈面交还,喊叫连天。战无三合,卢宣按住剑,回马就走。守备大叫道:“往那里走!”催动兵丁,抬马赶来。约有数里,卢宜口中念念有词,将宝剑望四面一指,猛然间狂风大作,就地卷来。刮得飞沙走石,地暗天昏,那官兵的灯球火把刮熄了一半。守各大惊,抬头看时,忽见山后火起,心中害怕,忙忙回马就走。那风越刮得紧了。

  正在惊慌,忽然一声喊叫,早有罗灿领了三十名庄客从中间出来,就把三百名官兵冲做两段。登州守备大惊,忙同众将前来迎敌。又见戴氏弟兄、齐氏弟兄、卢氏叔侄共八位英雄,满山放火,一齐冲来大叫道:“鸡爪山的英雄在此:,你等快快留下头来!”这一声喊叫,把三百官兵吓得四散奔走。守备着了慌,被罗灿一枪挑下马来,割了首级。众军见主将已亡,那里还敢恋战,一个个弃甲丢盔,夺条生路逃命去了。当下众位英雄合在一处,查点人数,一个也不差,卢宣大喜,说道:“快些赶路要紧。”众人略歇,依旧登程。

  走到五更时分,从一座大树林子里经过,忽见树林中两道红光,直冲牛斗。卢宣道:“奇怪!昨日交战,见红光乱起,原来就在此地。其中必有宝贝!”忙令歇下人马,埋锅造饭。却同罗灿、金辉找到红光跟前,掣出腰刀往地下一挖,挖了一尺多深,却有一块石板,掀起来看时,乃是一个小小的石盒。卢宣同罗灿揭开一看,里面并无他物,只有两口宝剑插在一鞘之内;又有柬帖一封,写着两行字迹。罗灿等拿到亮处一看,原来是一首诗,上写道:

    堪叹兴唐越国公,勋名一旦付东风。

    他年若遂凌云志,尽在雌雄二剑中。

  罗灿见了,心中大喜,又见后面有一行小字道:“此剑一切妖魔能降,谢应登记。”罗灿大惊道:“谢应登乃是我始祖同时之人,在武举场上成仙去的,遗留此剑赠我,必有大用。”慌忙望空拜谢,将诗与众人看了。众人大喜,都来到一处坐下,饱餐了一顿,将马放过了水草。

  正要起身,忽见一人带领十数个大汉,骑着马迎面闯来,见了罗灿,滚鞍下马,大叫道:“原来公子在此!”罗灿抬头一看,却是章琪。

  原来章琪到了淮安,闻知柏府出首害了二公子,二公子已上鸡爪山去了,他就连夜赶到扬州,寻不见罗灿,又赶下仪征。闻知凶信,吃了大惊,星夜赶到鸡爪山投奔罗琨,又领了喽兵,前来探信,当下见了公子,十分大喜,彼此说了一番。罗灿道:“俺们一路走罢。”章琪遂令喽兵先回鸡爪山去报信,然后同众位英雄一路往鸡爪山进发。

  那日到了鸡爪山的地界,只见裴天雄、罗琨、胡奎同一众英雄,大开寨门,接下山来。一众英雄,下马进寨,到了聚义厅上行过礼。罗琨、胡奎、秦环与罗灿,抱头大哭一番,各人将别后情由说了一遍,然后向众英雄致谢一番。胡奎自同母亲去接了婶母,同妹子娈姑、金老安人、周美容等,都到后堂去了,自有裴夫人接待,不表。

  外面裴天雄吩咐喽兵大排筵宴,款待众位英雄,客席上是卢宣、罗灿、齐纨、齐崎、金辉、杨春、卢龙、卢虎、戴仁、戴义、金员外共是十一位,主席上是裴天雄、胡奎、罗琨、秦环、程佩、李全、谢元、李定、鲁豹雄、孙彪、赵胜、龙标、洪恩、洪惠、王宗、王宝、王宸、张勇、王坤、李仲、章琪共是二十一位相陪,座间共三十二位,众头目在两旁巡查。大吹大擂,饮酒谈心,尽欢而散。

  次日,升帐序了坐次。谢元说道:“目下四海荒荒,贤人远避,沈贼奸党,布满朝端。不知近日长安朝纲事体若何?倘有变动,俺们就要行事,必须得那位贤弟前去探信才好。”龙标起身道:“小弟愿往。”金辉、杨春二人齐声说道:“二弟昔日在长安过的,一路都熟了,愿同龙兄前去走走。”罗灿说道:“小弟也要去接母亲。”谢元道:“兄长不可自去。可令龙兄同金、杨二弟先行,秦环同孙彪暗带二十名喽兵,前去接了令堂前来就是了。”罗灿大喜道:“如此甚妙。”当下龙标、金辉、杨春随即下山去了。过了两三日,秦环、孙彪领了二十名喽兵,扮作客商,分为两队,暗藏兵器,连夜也往长安去了,不表。

  且言沈谦得了米良、王顺的的文书,俱言败兵之事,心中忧虑道:“罗琨如此英雄,怎生是好?必须广招天下英雄,方可退敌除害。”沉思已定,遂请米顺、钱来到府相商。米顺道:“谅鸡爪山一掌之地,成何大事?现今各省的总督、总兵都是我们心腹,何不行文到各省去,叫他们招纳英雄好汉,军中听调?京中也挂榜招兵,等兵马一齐,大师就登了大宝,再传旨征剿罗琨,怕不一阵剿灭?”沈谦大喜,遂在长安挂榜招贤,一面行文到各省去了。

  自从挂榜之后,早有那些狐群狗党你荐我,我荐你,招集了多少好汉,分作上、中、下三等:上等做守备,中等做为千总,下等的吃粮当兵。那些在朝的官军知道也不敢做声。自此之后,朝廷内外大小事,都是太师决断了。其时,众守备之中却有两位好汉:一个是章宏的舅子,名唤王越,叫做独角龙,是那章大娘之弟;一个是瓜州卖拳的史忠,沈谦爱他两人武艺超群,都放为守备,令他去把守长安北门,以防外面奸细。那王越虽然投了沈谦,只因去会过了章宏,知道姐姐身替罗太太之死,遭沈贼所害,怀恨在心。因此,投营效用,要遇机会暗害沈贼。这是他心事,不表。

  且言沈谦一日在书房闲坐,堂候官呈上南京的文书。沈谦展开一看,原来是侄儿沈廷华的文书,上写道:“奉命求贤,今在金山得了两员虎将:一名王虎,一名康龙,具有万夫不当之勇。小侄再三请他进京,他不肯来;必须叔父差官前来聘他,他方肯出仕,五月初五日乃是小侄生辰,镇江府扮了龙舟欲与小侄庆寿,小侄意欲请廷芳贤弟前来侄署。看罢龙舟,等小侄生日过后,同兄弟聘请王虎、康龙同上长安,岂不是一举两得?小侄不敢自专,请叔父施行!”沈太师看了来文,满心欢喜,忙叫书童去请大爷前来。

  沈廷芳来至书房坐下。沈谦说道:“为父的与罗家作对,谋取江山,也是为你。如今诸事俱备,只少良将领兵,难得你哥哥访得两员勇将,现在金山,要人聘请。五月初五日又是你哥哥的生辰,请你去看龙舟。你可收拾聘礼、寿仪前去拜了生日,就去请了二将来京,早晚图事,岂不为美!”沈廷芳闻言,好不喜欢道:“孩儿愿去。”沈谦大喜,令中书写了聘书,备了礼物;又做了两付金盔金甲、蟒袍玉带、两匹金鞍白马。收拾动身;又摆了相府的执事,在门前伺候。沈廷芳辞别了父母,点了十数名家丁、一个堂官先去等候;又约了锦上天,一同上马往江南而来。逢州过县,自有文武官员接送。这也不在话下。

  且言锦上天向沈廷芳说道:“门下久仰江南的人物秀丽,必有美色的女子。”沈廷芳说道:“我们做完正事,令堂官同二将先行,我们在那里多玩些时便了。”锦上天道:“倘若遇着好的,就买他几个来家。”二人大喜。

  不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更多书评 我要评论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3-10-20 22:03:25 | 显示全部楼层 标记书签
第五十七回 柏玉霜误入奸谋计 锦上天暗识女装男 -《粉妆楼》-古典小说

  话说那沈廷芳同锦上天,由长安起身,向南京进发。那日是五月初二的日子,到了南京的地界,早有前站牌飞马到各衙门去通报。不一时,司道府县总来接过了,然后是总督大人沈廷华排齐执事前来迎接。沈廷芳上了岸,一直来到总督公厅,沈廷华接入见礼。沈廷芳呈上大师的寿礼,沈廷华道:“又多谢叔父同贤弟厚礼,愚兄何以克当?”沈廷芳道:“些须不腆,何足言礼!”当下二人谈了一会。沈廷芳入内,叔嫂见礼已毕,当晚就留在内堂家宴,锦上天同相府的来人,自有中军官设筵在外堂款待。饮了一晚的酒,就在府中居宿,晚景已过。

  次日起身,沈廷芳向沈廷华说道:“烦哥哥就同小弟前去聘请二将,先上长安;小弟好在此拜寿,还要多玩两天。”沈廷华听了,只得将聘礼着人搬上江船,打着相府同总督旗号,弟兄二人一同起身,顺凤开船,往镇江金山而来。不一时,早到了金山,有镇江府丹徒县并那将军米良前来迎接,上了岸,将礼物搬入金山寺,排成队伍,早有镇江府引路,直到那王虎、康龙二将寓所,投帖聘请。原来二人俱是燕山人氏,到江东来投亲,在金山遇见了沈廷华,沈廷华见他二人英雄出众,就吩咐镇江府请人公馆候信,故镇江府引着沈廷芳等到了公馆,投了名帖,排进礼物,呈上聘礼。

  二人出来迎接,接进前厅,行礼坐下。王虎、康龙说道:“多蒙太师爷不弃,又劳诸位大人在驾,我二人当受不起!”沈廷芳道:“非礼不恭,望二位将军切勿见弃!”沈廷华说道:“二位将军进京之后,家叔自然重任。”沈廷芳遂合镇江府捧上礼物,打开盔箱,取出那两付盔甲,说道:“就请二位穿了。”二人见沈廷芳等盛意谆谆,心中大喜,遂令手下收了聘礼,穿起盔甲。沈廷芳见他二人俱是身长一丈,臂阔三停,威风凛凛,相貌堂堂,沈廷芳暗暗欢喜道:“看此二人,才是罗琨的对手!”

  当下王虎、康龙穿了盔甲,骑了那两匹锦鞍白马,一同起身来到镇江府内。知府治酒饯行,沈廷芳吩咐堂官道:“你可小心伏侍二位将军,先回去见太师,说我随后就来。”当下酒过三巡,肴登几次,二将告辞起身。沈廷华、沈廷芳、米良、镇江府、丹徒县、合城的文武众官一一相送,二将上船起身,奔长安去了。

  却说那沈廷华送了二将动身之后,即同沈廷芳别了众人,赶回南京去过生日,到了总督府内,已是初四日的晚上。进了后堂,夫人治家宴暖寿,张灯结彩,开台演戏,笙歌鼓乐,竟夜暄闹。外间那些合城的文武官员、乡绅纷纷送礼,手中礼单,络绎不绝。

  忙到初五日五更时分,三声大炮,大开辕门,早有那辕门上的中军官、站堂官、旗牌官、厅事吏等,备了百架果盒花红,进去叩头祝寿。然后是江宁府同合城的官员都穿了朝服前来祝寿,又有镇江府同米良也来拜寿。沈廷华吩咐一概全收。那辕门下四轿八轿,纷纷来往;大堂口总是乌纱红袍,履声交错。沈廷华令江宁府知客陪那一切文官,在东厅饮宴;那一切武官在西厅饮宴,令大厅相陪;那一切乡绅,令上元县在照厅相陪。正厅上乃是米良、沈廷芳、抚院、提督将军、布政、按察各位大人饮宴。当晚饮至更深方散。次日各官都来谢酒告辞,各自回署,自有大厅堂官安排回帖,送各官动身,不表。

  只有镇江府同米良,备了龙舟,请沈廷华同沈廷芳到金山寺去看龙舟。沈廷芳想道:“与众官同行有多少拘束,不如同锦上天驾一小船私自去玩,倒还自由自便。”主意已定, 遂向沈廷华说道:“哥哥同米大人先行,小弟随后就来。” 沈廷华只得同米良、镇江府备了三号大船,排了执事,先到金山寺去了。

  丹徒县迎接过江,满江面上备了灯舟,结彩悬红,星萧细乐,好不热闹。那十只龙舟上,都是五色旗幡,锦衣绣袄,锣鼓喧天,十分好看。金山寺前搭了彩楼花篷,笙萧齐奏,鼓乐喧天。怎见得奢华靡丽,有诗为证:

    何处奢华画鼓喧?龙舟闹处水云翻!

    只缘邀结权好客,不是端阳吊屈原。

  话说那镇江府的龙舟,天下驰名。一时满城中百姓人等,你传我,我传你,都来游玩。满江中巨舰朦冲、双飞划子,不计其数。更兼那金山寺有三十六处山房、静室、店面、楼台,那些妇女人等,不曾叫船的,都在迎江楼上开窗观看,还有寓在寺里的妇女人等,也在楼上推窗观看。

  其时,却惊动了一个三贞九烈的小姐,你道是谁?原来是怕玉霜。只因孙翠娥代嫁之后,赵胜、洪恩大闹米府,火烧镇江的那一夜,柏玉霜同秋红二人,多亏洪惠送他们上船,原说是上长安去的;谁知柏玉霜小姐从没有受过风浪,那一夜上了船,心中孤苦,再见那镇江城中被众英雄烧得通天彻地,又着了惊吓,因此弄出一场病来,不能行走,就在金山寺内往下。足足病了三个多月,多亏秋红早晚伏侍,方才痊可,尚未复原。那日正在寺中用饭,方丈的小和尚走到房门回来说道:“柏相公,今日是镇江府备了十只龙舟,请沈总督大人同米大人饮宴,热闹得很呢!公子可去看看?”那玉霜小姐满肚愁烦,他那里还有心肠看甚么龙舟,便回道:“小师父,你自去看吧,我不耐烦去看。”那小和尚去了。

  柏玉霜吃完了中饭,想起心事来,不觉神思困倦,就在床上睡了。秋红在厨下收拾了一会,回楼上见小姐睡着,忙推醒他,叫了一声:“小姐,身子还弱,不要停住了食,起来玩玩再睡,现今龙舟划到面前来了,何不在雪洞里看看!”柏玉霜听了,只得强打精神,在雪洞里来看。准知他除了头巾去睡的,起来时就忘记了,光着头来瞧,秋红也不曾留意,也同小姐来看。

  不提防沈廷芳同锦上天叫一个小船来到金山脚下,看了一会龙舟,便上岸去偷看人家的妇女,依着哥哥的势儿横冲直撞,四处乱跑。也是合当有事,走到雪亭底下,猛然抬头,看见柏玉霜小姐。沈廷芳将锦上天一拍道:“你看这座楼上那个女子,同昔日祁家女子一样!”锦上天一看,说道:“莫不就是他逃到这里?为何不戴珠翠,只梳一个髻儿在头上?大爷,我们不要管他闲事,我们闯上楼去,不论青红皂白抢了就走;倘有阻拦,就说我们相府里逃走的,拐带了千金珠宝,谁敢前来多管!”沈廷芳道:“好。”二人进寺,欲上楼来抢人。

  不知后事如何,且听下文分解。


更多书评 我要评论

网站地图|小黑屋|Archiver|DoThinkings 悦书籍,思人生   

GMT+8, 2021-3-3 19:00 , Processed in 0.050724 second(s), 2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