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悦读人生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407|回复: 12

伟大的牵线人- 埃切加赖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3-7-11 15:38
  • 签到天数: 3 天

    连续签到: 3 天

    [LV.2]偶尔看看I

    发表于 2013-7-9 14:42: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标记书签
    1546936SXWg_b.jpg

    埃切加赖的戏剧,内容丰富多采,风格独特清新。他的戏剧结构严谨,戏剧冲突较强,起因、发展和结局都合乎情理,但在浪漫主义的夸张中往往带有感伤色彩和脱离现实的倾向。他的剧作道德感异常突出,令人赞佩,他特别善于把握观众的情绪,以强烈的表现力和戏剧效果吸引着观众。他的戏剧被公认为西班牙后期浪漫主义戏剧的代表,“认为它恢复了黄金时代的西班牙戏剧,人们尊崇埃切加赖为国家戏剧诗最光辉时代的革新才。

    最新书评    共 2 条

    用明亮的眼睛看  堂·胡利安为了报答恩人,将其子埃内斯托接在家中居住,情同父子。他的妻子特奥多拉年轻貌美,和埃内斯托形同姐弟,二人心地单纯,经常一起出入,引起了某些人的谣言。当这种谣言传入堂·胡利安耳朵里,他开始是震惊、不相信,但同时也卷入了矛盾之中。他产生了动摇,允许埃内斯托离开自己的家。但他又感到自己错怪了这个青年人,去他租住的小屋里找他,却得知他因为内布莱达子爵诋毁特奥多拉而要和子爵决斗。  详情 发表于 2013-7-9 15:30
    用明亮的眼睛看  何塞·埃切加赖(1832—1916),西班牙剧作家和诗人。出生于马德里。与法国诗人弗雷德里克·米斯特拉尔一起获得了1904年诺贝尔文学奖,成为第一个获得诺贝尔奖的西班牙人。作品主要《复仇者的妻子》(1874)、《在剑柄里》(1875)、《不是精神失常就是品德圣洁》(1877)、《有几次在这儿》(1878)、《在死亡的气氛里》(1879)、《无边的海洋》(1879)、《嘴唇上的死亡》(1880)、《伟大的牵线人》(1881)、《两种义务间的冲突》(1882)、《贱民》(1886)、《初出茅庐的批评家》(1891)、《玛丽亚娜》(1892)、《溅血濯耻》(1895)、《污点》(1895)等。《伟大的牵线人》是其代表作。何塞·埃切加赖是西班牙第一位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最为杰出的戏剧作家。1832年4月19日,他出生在西班牙首都马德里,现在的马德里,有一条道路以埃切加赖的名字命名,该道路又以弗拉明戈的酒店而著称。  详情 发表于 2013-7-9 15:35

    更多书评 我要评论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3-7-11 15:38
  • 签到天数: 3 天

    连续签到: 3 天

    [LV.2]偶尔看看I

     楼主| 发表于 2013-7-9 14:43:14 | 显示全部楼层 标记书签
    对话
    青年剧作家埃内斯托坐在书桌旁,似准备写字。桌上亮着台灯。桌子右边是门。书房左边是阳台。似有灵感。双手压着纸。忽然丢笔。
    埃内斯托(以下简称埃):白纸仍然是白纸,唉,我是无力把你填满的。……不,我决不屈服,试试看,试试这方式是否……。
    巨富胡立安身穿燕尾服,拿着外套,从右边上,入内。
    胡立安(以下简称胡):嗨!埃内斯托。
    埃:唐胡立安。
    胡:我们从皇家剧院来。朋友们都向你问好。你没去,他们感到很惊讶。你享受了3个小时的清静,是否获得了灵感?
    埃:灵感倒没有,却另有一个发现,我是一个魔鬼。
    胡:为何与自己过不去?是不是如你前天所述,剧本写不出来?
    埃:应该写得出来,我觉得有点反常。问题的症结在于所处理的人物无法在场景中活动自如。
    胡:告诉你,你应该拿起笔来写。取什么剧名?
    埃:剧名?……这作品无法取名。
    胡:一部剧找不到主角,内容离日常生活十万八千里,情节以幕落开始,作品没有名称,我真不理解这种剧怎么写。要不要听我忠告?
    埃:你的忠告?你,我的朋友,我的保护人,我的义父!唉!……
    胡:不要再开玩笑了。去休息,明天和我一起去狩猎。
    埃:不知怎的,在我脑子里有东西在翻滚、沸腾,想到外面去闯闯,我一定要使它实现。
    胡:难道你不能再另找一个故事?
    埃:我放弃我的愿望。不,不后退……前进。(站起来,激动地踱到阳台边)夜,保护我啊,宁愿在你的黑暗里,孕育我的戏剧,直到有了剧名。我看见不朽的佛罗伦萨诗人的不朽杰作。弗兰西斯卡和保罗赋予我你们的爱情!(坐在椅子上,准备写)戏剧万岁!……剧名也有了。

    更多书评 我要评论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3-7-11 15:38
  • 签到天数: 3 天

    连续签到: 3 天

    [LV.2]偶尔看看I

     楼主| 发表于 2013-7-9 14:49:41 | 显示全部楼层 标记书签
    第一幕
    胡立安家的沙龙,豪华闪亮。傍晚时分。
    景一:胡立安坐在沙发上,沉思。其妻出现在阳台上。
    特奥德拉(胡之妻,以下简称特)
    多美的落日啊!
    未来是如此美好
    生命中充满着生机
    我们的天空多么明亮!
    是吗?(向胡立安)你在想什么?
    你有难言的苦衷?
    我由衷恳求请你诉说,
    你我的幸福不分离,
    你的愁闷我也该有份。
    胡:什么愁闷?哪有苦衷,
    何来阴影,更无痛苦,
    我心坦坦没丝毫忐忑,
    在马德里、卡里兹、波多,
    银行家,纵然不是世界大富翁,
    但极有自信,不会匮乏。
    心绪不宁是想着有益的事情。
    特(展现自然愉快的喜悦):啊,我知道了。为埃内斯托设想。
    胡:没错。虎父无犬子,典型的忠厚与高洁!
    特:还不止呢!他年届廿六,天生异采。
    胡:其父的恩惠不能置于脑后。
    他为我舍身,为我抛弃生命。
    一年前,人们传言,
    他已撒手离开人间,
    留下孤儿于凄凉之中。
    我快马加鞭,接他回家,向他说明:
    “你是我的大恩人,主人,
    因我亏欠你父亲,
    你想索还,可成为这一家之主,
    你若不要,就把我当作第二个父亲。”
    我们把他当孩子相待,
    寻求为他效劳的形式和方式,而你
    给了我美丽的远景和祥兆。
    特:我来此与你们共处已有一年,
    你不是把他当作儿子?
    我不也视他为兄弟?
    你再给他更多的亲情,
    我再给他更多的爱情。
    胡:可是还不够,你想的是眼前,我想的是未来。
    特:未来?将来?这并不难,由我来调整。
    他可以长久住在此地,
    如同是他自己的家,
    直到有一天,他有了对象,我们为他完婚。
    那时,以你宠大的财富,
    助他一臂之力开展事业。
    他有了子子女女,(撒娇,害羞)
    一位千金……而男婚女嫁……
    (舞台灯光显示特奥德拉的滔滔不绝的言谈和迷人的风姿)。

    更多书评 我要评论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3-7-11 15:38
  • 签到天数: 3 天

    连续签到: 3 天

    [LV.2]偶尔看看I

     楼主| 发表于 2013-7-9 14:50:11 | 显示全部楼层 标记书签
    胡:但是,一个铜板一定有两面,
    在施与受之间,立场相对,观点不同。
    他品性高贵,高傲不群,
    我们要尽心默默地施予。
    他来了。(朝里看)。
    景二:特奥德拉,胡立安,埃内斯托,在内景。
    埃(心不在焉地招呼,坐在桌子旁,沉思)
    (站起来,靠近胡立安):你们待我似父亲,如姐妹,然而,我却有个歪想,觉得那是被迫的。我不配住在此地,接受施舍。
    我知道两个生死之交
    朋友的一段历史,
    您尊敬先父,
    赋予高尚的品格,
    而我蒙庇荫而沾泽,
    玷污了他的高洁。
    我还年轻,纵然身无一技之长,
    尚能自立谋生,
    这或许是自负,或许是疯狂。
    胡:目前我们的所做所为,你作何感想?
    埃:你们无微不至,为我尽心尽力:
    驱车带我游览名胜古迹,
    赴皇家剧院,席坐豪华包厢,
    狩猎驰骋于牧场,
    不是债主,不是秘书,不是同事,
    却待如上宾,
    有人心中难免存疑问。
    胡:不会有人存有此心思。请你说说那是谁?
    埃:就是谢维洛,你的亲兄弟,
    还有他的爱妻梅儿西迪丝,
    他的公子贝比多。
    胡:没什么,那是吹毛求疵。
    世上有不少德高望重的人,
    恶意中伤使他更突出,
    更伟大,更高人一等。
    埃:交头接耳,街头巷尾的传闻,
    开始是一派胡言乱语,
    继而变成一片真理。
    诽谤的舌头进进出出,
    是严肃或是无耻?
    是同谋或是执事?
    是勾引或是惩罚?
    是拯救或是使其堕落?
    我茫然不知所已,
    或许是两者兼而有之。
    胡:埃内斯托,你是想要自力更生,特立独行,拥有自己的一个高尚职业?
    (埃面有喜色)。

    更多书评 我要评论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3-7-11 15:38
  • 签到天数: 3 天

    连续签到: 3 天

    [LV.2]偶尔看看I

     楼主| 发表于 2013-7-9 14:51:15 | 显示全部楼层 标记书签
    我正在物色一位秘书,
    我要一位耿介的人物(慈祥而亲切地),
    不在乎他出身的寒微。(以轻松的语气)
    我要把你塑造成我所希望的人,
    要求你,比对谢维洛,更加严格。
    这就是你将面对的世界,
    但是,对你的爱会更加透彻。(他情不自禁改变了语气,向埃展开双臂)
    埃(拥抱他):粉身碎骨在所不辞!(胡面带笑容,慈祥地看着埃)(向外走去)
    景三:特奥德拉和埃内斯托。已黄昏日暮,客厅内一片暗淡。
    埃:他的恩赐使我受宠若惊,我怎么报答他?
    特:埃内斯托,说句真心话,
    胡立安有他的计划,
    他的承诺绝非空口白话,
    你与他,似“父子”,而对我,如“手足”。
    景四:黄昏,客厅内昏暗,阳台上有稀散的灯光,特和埃向灯光走去。谢维洛和梅儿西迪丝由外入,站在客厅内窥视阳台
    埃:特奥德拉,你们的恩崽,我千万个感激,
    希望你听我说明,
    我不喜欢爱情,可是,
    我懂得如何去爱和恨。
    梅儿西迪丝(以下简称梅):谁在说话?(向谢维洛)难道是埃内斯托?
    谢维洛(以下简称谢):和她……是她……定是她。(向前)
    今天我一定要告诉胡立安。(面带怒容离去)
    景五:特、梅坐在沙发上,埃站立,梅示意特请埃离去,她有话告诉她。埃离去。
    梅(两人开始靠得很近,后来越离越远,坐在沙发两端):男人很卑劣又是叛徒
    向女人无理的要求,
    只求一时的欢乐与满足
    却留下终身的痛苦。
    丈夫脸面蒙羞,
    家庭笼罩了哀愁;
    在别人面前抬不起头,
    上帝也不会饶恕。……那个男人配不上你!
    特:可是,那心醉神迷是向谁?
    倘使既无恐惧丝毫不受惊……
    那个男人是哪一位?难道……难道是他?
    梅:埃内斯托。

    更多书评 我要评论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3-7-11 15:38
  • 签到天数: 3 天

    连续签到: 3 天

    [LV.2]偶尔看看I

     楼主| 发表于 2013-7-9 14:52:03 | 显示全部楼层 标记书签
    特:啊!……(稍停)世人的口舌,
    何等恶毒,何等无耻,何等愚蠢啊!
    居心叵测的致命中伤啊!
    叫我蒙受屈辱。
    基督啊!我从来没有杂念;
    看他的处境是如此可怜,
    似兄似弟是我的爱。(大声)
    可畏的人言啊,
    把我的人格污损!
    唉!心爱的胡立安!(啜泣,一屁股坐在沙发的左边,梅过去安慰她)
    梅:你,豆蔻年华且年轻漂亮,
    胡立安是四十华年,
    埃内斯托则满脑胡思乱想……
    恕我唠叨把你训诲,
    当今社会是那么残酷无情,
    恨不能把他人置于死地而后快。
    形式多样且善变化。
    特:唉呀!……胡立安,如此善良,如此彬彬君子,一旦知道……
    梅:谢维洛正在向他说明。(胡立安出现于前景右门,谢维洛随其后。她奔向他,他把她紧紧抱在怀里)
    胡:在我怀抱,这里是你名誉的城堡。
    景八:埃内斯托和贝比多上。
    埃(向胡,低声):特奥德拉怎么回事?她脸色苍白,好像刚刚哭过。
    胡(有点浮躁):我太太的事,不用你来操心。
    埃(两人相互对看):先生,你的恩惠我非常感激,
    但我不能接受你为我安排的工作。
    我们的缘分已经到了尽头,
    这是我最后的再见。(和胡拥抱)
    胡:这是真诚的拥抱。
    不要再提起那莫名其妙的念头。
    我们走,用餐时间已经耽搁。(埃犹豫不定,然后象往常一样扶住特奥德拉,但激动。途中,突然停止前进,回首望大家)
    唉!诽谤不是空穴来风。

    更多书评 我要评论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3-7-11 15:38
  • 签到天数: 3 天

    连续签到: 3 天

    [LV.2]偶尔看看I

     楼主| 发表于 2013-7-9 15:17:55 | 显示全部楼层 标记书签
    埃内斯托的新居。一间破旧、简陋、窄小的房间。桌子上方挂着两只小镜框,一只是空的,另一只有胡立安的像。桌上有一部但丁的《神曲》,翻至弗兰西斯卡的故事。另有零乱的纸和一部剧本稿子。白天。胡立安和谢维洛等候埃内斯托。
    胡:我是一个忘恩负义的人。
    心中像搁着一块大石头,
    世界的种种谣言
    被我以愤怒加以驱逐。
    好兄弟呵,你要我忘恩负义,
    可怜巴巴又满怀妒忌?
    被妻子轻视的丈夫,
    她会投入别人的怀抱当情妇。
    你要我内人步此后尘?
    只要我看见她的面颊
    挂着一颗泪珠
    就想到那是为埃内斯托而流,
    就恨不得用发抖的双手,
    把她的咽喉扼住。(异常气愤)(贝比多上)
    谢:你来这里干什么?
    贝:(大声地)你们是……啊,是
    来找埃内斯托的?
    埃内斯托和聂布列达子爵,
    两人唇枪舌战,
    你一句我一句,
    子爵说出一个名字,又说出一个名字。
    埃内斯托忍无可忍,
    他冲向聂布列达,
    一个巴掌铺天盖地。
    今天是决斗日子,剑比剑,
    约定在沙龙,决一死战!
    胡(用力抓住他):那个名字就是我?
    还有特奥德拉?(旁白)我要杀死他!
    谢:你准备怎么办?
    胡:去打听决斗地点在哪一间,
    谣言纷起,直到今天
    终于找到它的根源!
    我不惜付出代价,
    和子爵决明是非。(胡和谢退场)

    更多书评 我要评论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3-7-11 15:38
  • 签到天数: 3 天

    连续签到: 3 天

    [LV.2]偶尔看看I

     楼主| 发表于 2013-7-9 15:18:50 | 显示全部楼层 标记书签
    贝:谁能说他们同进共出
    只是情同手足,别无他图?
    要说对特奥德拉没有恋眷,
    那除非是圣贤。
    而她是如此神圣,
    使人敬畏不敢有邪念。
    在这以前曾有特奥德拉的相片,
    斜斜倚靠叔叔的姿态,
    如今为何突然不见?
    只剩下另一张胡立安的单人相片?
    (凝视桌面,观看但丁的《地狱》)
    是弗兰西斯卡的章节。
    还有眼泪的痕迹。一张烧毁的纸?……
    (捡起)(这时埃内斯托进来,贝把纸递给埃,埃看一眼,又还给他)
    贝:是诗歌。(念)“火,吞噬着我”(El:fuego:que:me deuora),(旁白)和着特奥德拉的韵(Teodora)。
    埃:那是随便写的。
    贝:可那旷世巨著,弗兰西斯卡的故事……(指着书)可那个牵线人,为何牵线?为谁牵线?
    你的剧本如此取名,
    不会是徒劳。(拿起剧本,细细看)

    埃:比起王后和兰塞洛特
    大帆船微乎其微。
    有一对男女
    在一个美如史诗的村庄,
    共同生活,美妙、愉快又平静,
    有一天早晨,
    有人瞧见他们的情形,
    社会掀起巨风恶浪,
    说是逾越,说是堕落,
    ①兰塞洛特和圭内维尔王后的爱情故事是中古时代英国亚瑟王的传奇故事之一。圭内维尔是五瑟王后,兰塞洛特是亚瑟王的部下大将。加里奥特是这个传奇故事中爱情的牵线人。弗兰西斯卡和保罗的爱情牵线人则是兰塞洛特的故事。但丁的原作中用了ElgrangaleDote,埃内斯托用此作剧名,也取大帆船的意思。

    更多书评 我要评论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3-7-11 15:38
  • 签到天数: 3 天

    连续签到: 3 天

    [LV.2]偶尔看看I

     楼主| 发表于 2013-7-9 15:19:16 | 显示全部楼层 标记书签
    毫无道理地到处传播,
    如此巨流压迫着不幸的人儿,
    几乎要把他们吞没。
    贝(旁白):如果特奥德拉也有这个念头,
    上帝!请你保佑胡立安!(一仆人上)
    仆:有一女士求见(神秘地)
    贝:我不打扰了,祝你幸运(拥抱,和仆人下)(特奥德拉蒙西,站在内景入口)
    特(解下蒙巾):对不起,埃内斯托,
    我做得不好,对不对?
    埃(表示愉快):夫人,你为何有所畏惧,不敢进来?
    特:没什么,……传说你明日
    就要离此远行,
    前往美洲新大陆。
    这个朋友,对胡立安……叫人感动……
    就我而言……想替他尽心尽力……,
    可是现在,彼此之间有深深的洞。
    埃:是的,你我之间再也不能维系兄妹的情怀,必须不惜代价互相厌恶……
    特(真情流露,双眉紧锁):彼此厌恶?为什么?
    埃:请你别理我,我必为你牺牲生命!一定!
    特:有人来了……(害怕)那是胡立安的声音!
    我来的目的,就是为了这个……
    希望能够避免。
    为了我,你们都豁出了生命;
    埃:对子爵绝不饶恕,直到他入黄泉!
    虽然非亲非故,非友非情人,
    对于谣言,也必须打抱不平。
    特:埃内斯托,你是顶天立地的大丈夫,(埋怨地)可我的丈夫胡立安,他遇到这种事会怎么办?他不会有所作为。
    埃:他是一位大丈夫,勇敢不逊色于人。
    (贝比多行色匆匆地上)
    贝:耶稣!耶稣!我头昏脑胀,六神无主!
    胡立安和子爵
    彼此不让,剑尖相对
    埃:是谁!……谁被毁灭?
    贝:你看!(胡立安由谢维洛和卢达扶着,出现)
    埃(哭着迎接):胡立安……我的大恩人……
    我的朋友……我的父亲……(下跪)恕罪!
    胡:不必这样,你已尽了你的义务,
    我也尽了我的义务。

    更多书评 我要评论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3-7-11 15:38
  • 签到天数: 3 天

    连续签到: 3 天

    [LV.2]偶尔看看I

     楼主| 发表于 2013-7-9 15:19:45 | 显示全部楼层 标记书签
    埃(一种恐怖的声音):聂布列达!(狂怒)等着瞧吧!(欲下)
    谢:到卧室!把他放在床上!(埃停住)
    埃:不行!(用身体挡住门,他们扶着胡立安、诧异)(用力把门推开,特奥德拉出现)
    特(冲向胡立安,抱住他):我的胡立安!
    胡(推开她,凝视她,用力站起,不要人扶):特奥德拉!!(昏倒在地)

    更多书评 我要评论

    网站地图|小黑屋|Archiver|DoThinkings 悦书籍,思人生   

    GMT+8, 2020-1-22 04:54 , Processed in 0.284515 second(s), 4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