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悦读人生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3968|回复: 132

魔幻城堡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3-6-20 23:04: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标记书签
  “要等上一会儿吧。”火魔说。然后它用温柔劝说的口吻对苏菲说,“我们做个交易怎么样?我帮你解除魔咒,你帮我解除和壁炉的契约。”  苏菲留心看着火魔瘦削的蓝脸。当它提出这个提议的时候,脸上明显带着一股狡猾的神情。她读过的书告诉自己,与妖怪做交易是极端危险的,而且无疑这个长着一口大紫牙的家伙看上去特别邪恶。“你说话算数吗?”她问道。

作者简介
  安娜1934年生于伦敦,在二战中度过童年,随父母隐居在埃塞克斯乡间。1953年,她进入牛津大学圣安妮学院,得以师从C.S.刘易斯和J.R.R.托尔金,从此与两位大师开创的奇幻一门结下毕生之缘,至今已完成作品四十余部,并译成17国外语出版。
  1977年,黛安娜以《克里斯托曼琪世界传奇》系列第一部《魔法生活》荣获卫报儿童图书奖,1999年更获得两项世界级奇幻文学大奖:美国的传奇文学创作奖和英国奇幻文学协会颁发的卡尔·艾德华·瓦格纳文学贡献奖。

魔幻城堡

最新书评    共 8 条

热锅    抛开文字与动画的表达方式不同,这两部作品其实没有太多相似之处,动画对人物处理更温和可爱,小说原著则没有这么宽容,每个人的缺点都那么明显。以角色论,比较喜欢原著的霍尔(哈尔),即使胆小狡猾还有点好色,却更象一个玩魔法的家伙。苏菲也是原著中的性格比较丰富,虽然尖刻急躁,但非常坚强。  详情 发表于 2013-7-21 22:43
Summer    非常好看的童话,前前后后的伏笔呼应和哈利波特是一个类型的。   哈尔是个迷人的花花公子,哈尔抓了颗好星星。二姐美丽聪明,小妹温柔贤淑,而大姐,原来是个天生的女巫。   如果可能,我也想去抓颗流星来,把我的心给他,共享我的生命…   看完了书才知道,电影情节改编得有多么差劲,不过哈尔还是挺帅的,那个城堡的实物化还是可以加分的。  详情 发表于 2013-7-22 18:49
秋千      动画和小说的情节差别很大,都很好看。我更喜欢看小说,因为人物更饱满真实。     哈尔和苏菲都是缺点很明显的人,却在朝夕相处中渐渐爱上了对方,他们互相调侃,吵吵闹闹,但都会为对方着想,因为爱而变得勇敢开朗,最后当然是大团圆结局。     喜欢小说里天马行空的想象和平凡真实的人物性格,但对于作者前面铺垫一大堆,最后一章集中答疑解惑的方式有点不太适应,也许这就是它的特别之处吧。       详情 发表于 2013-7-23 04:56
莣祛丨    “一场机智而愉快的奇幻之旅。” 的确比看动画还惊险, 交融了魔法与历险,带你在不同的幻想世界中热情穿梭 吾错 几好 希望你们会中意~!  详情 发表于 2013-7-23 05:55
·~月    与《哈尔的移动城堡》来相比,两部都太梦幻了,我非常喜欢。《哈尔的移动城堡》我看了很多遍,但也不感到烦感。这两部都具有极大的想象力。我虽是个小孩,但也看出了魔幻的魅力,我太喜欢了。  详情 发表于 2013-7-23 07:38
女巫的    这两天刚刚看完这个童话,然后又重新看了《哈尔的移动城堡》。  书里的情节跟动画有些许的出入。  呵呵,可能是宫崎骏的风格吧,一直很喜欢,所以仍然觉得动画好看。  详情 发表于 2013-7-23 07:50
leftdi    比动画更赞,我果然还是偏好文字。幸好我是先看了电影再看了小说,不然也会很挑剔唠叨,同感觉得城堡的改编满失败的,虽然画面一如既往地让人感动,但是真正小说中那种感觉却完全没有表达出来,感觉小说中的苏菲更成熟.   不知道为什么,我最喜欢哈尔第一次面对稻草人时候的表现   “你把苏菲吓坏了。”   这句话让我对他的好感度大升  详情 发表于 2013-7-23 08:01
2号小    虽然出版社是想以老宫的《哈尔的移动城堡》来给书打销量,我觉得其实完全没有必要。动画的情节已经全部宫崎骏化了,对于小说本身来说完全可以独立于动画来看,事实上小说本身就是如此。   原先也是慕名才找原著来看的,不过发现读完之后确是和看动画完全不一样的感受,情节和人物得刻画都和动画大不一样,也很不错。  详情 发表于 2013-7-23 08:12

更多书评 我要评论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3-7-7 18:51:35 | 显示全部楼层 标记书签

《魔幻城堡》作者:[英] D·W·琼斯


第一章 跟帽子说话的苏菲 


  在印榜利国里,像七里格靴啦,隐形斗篷这些东西可是确确实实存在的唷!但在这个国家里,当三个兄弟姐妹中的老大可是顶倒楣的一件事。每个人都认定了你会第一个失败!尤其是三个人必须一道外出奋斗时,人们更是认定了老大铁定会最没成就。


  苏菲海特是三姐妹中的老大。假如她是伐木工的女儿,她成功的概率或许还能大些。但她的父母经济能力优沃,在繁荣的马克奇平镇上开有一家帽店。苏菲的生母在她两岁,妹妹乐蒂一岁时去世。她父亲再娶。对象是店里最年轻的助手,一个叫做芬妮的美丽的金发女子。婚后不久,芬妮又生了老三玛莎。照说苏菲跟乐蒂因此就会成为一般故事中的丑姐姐了。但事实上三个女孩都长的很漂后。尤其乐蒂,是大家公认三姐妹中最美丽的一个!芬妮对三个女孩皆疼爱有加,一点也不会对玛莎特别偏爱。


  海特先生很以他的三个女儿为荣,送她们到镇上最好的学校就读。苏菲最用功。她大量的阅读。但她也很快就认知道她能够拥有“有趣的未来”的可能性是微乎其微。虽然她不免觉得失望,但她的日子一般说来仍是过的很愉快~照顾妹妹们,并且教导玛莎当机会来临时要会掌握。因为芬妮总是在店里忙着,照顾妹妹们的责任自然就落在苏菲身上。两个妹妹常会吵架,互相扯头发尖叫连连。乐蒂不甘心成为继苏菲之后较不成功的一个。


  “不公平!”乐蒂总会尖叫:“凭什么只因为她最小她就可以拥有最好的?我要嫁给王子!我偏要!”


  玛莎听了,总会顶她说,她单凭一己之力,无须嫁给任何人,就可以有钱到不行!


  接下来,苏菲就得想法子将她们拉开,并修补她们的衣裳。她很巧于针线。后来,甚至为妹妹们裁制衣裳。其中有件她为乐蒂参加五月节(也就是本书的故事正式开端的那个日子)所缝制的深玫瑰色的外衣,芬妮认为那简直像是金斯别利城里最贵的店里买的高档货。


  也差不多就在那个时候,人们开始谈起荒地的女巫。据说女巫威胁要取柄王女儿的性命。国王派他私人的魔法师,苏利曼巫师,到荒地去对付女巫。结果似乎不仅没能将女巫摆平,苏利曼巫师还因此丧命。


  因此,在那事件过后数个月,当一座高大的黑色城堡突然出现在马克奇平镇旁的山丘上,四个高高的、狭长的角楼持续的往外冒出黑烟时,每个人都认为女巫又搬出荒地了!她又要像五十年前那样,开始陷全国于恐怖之中了!人们非常害怕!没人敢独自出门,尤其是夜里。更可怕的是,城堡并不褂讪待在同一个地方。有时看着是在西北方荒野上一个高高的黑色污点;有时又绕到东边的岩壁上;有时直下山岗,就坐在离镇北最后一座农场不远的石南地上;有时还真的可以看到它在移动!脏脏的灰烟由角楼里阵阵涌出。有一阵子,每个人都确信要不了多久那城堡就会直下到山谷里来了。镇长也说要派人到国王那儿讨救兵。


更多书评 我要评论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3-7-7 18:51:36 | 显示全部楼层 标记书签

  但那城堡只是持续的绕着山岗转。后来人们更听说那其实不是女巫的城堡,而是豪尔巫师的。豪尔巫师也是个声名狼藉的人物。虽然看来他似乎无意离开山岗,但据说他最喜欢收集年轻女孩儿,并且吸取她们的灵魂。还有人说他喜欢吃女孩子的心脏。总之,他是一个极端冷血、没心少肺的巫师。任何落单的女孩儿若被他捉住了,铁定完蛋!苏菲、乐蒂、玛莎、跟马克奇平所有其他的女孩们都受到警告:绝对不能单独外出。这令她们讨厌的要命!不知豪尔巫师收集那么多灵魂到底要做什么?


  但是,过不了多久,她们的心思就为别的烦心事儿给占据了。就在苏菲将将要完成学业时,海特先生突然去世。他死后,她们才发现他是多么的宠爱他的三个女儿!因为负担了昂贵的学费,店里背负了相当沉着的债务。办完丧事后,芬妮在紧邻着店铺的自家客厅里跟三个女儿说明家里的情形。


  “恐怕你们都得离开学校,去当个有工作前途的学徒之类的。”她说:“我算了又算,不知算了多少回了,发现那是唯一能让店铺继续经营下去,又能养活你们三人的方法。要你们三人全留在店里帮忙是很不实际的,我也负担不起。我现在就告诉你们我的决定。先说乐蒂…”


  乐蒂闻言抬起头来,脸上散发着连忧伤与黑色丧服都掩饰不住的健康、美丽的光彩。“我想继续学习,”她说。“那不成问题,亲爱的,”芬妮说:“我安排你到方形市场的糕饼师傅希赛利先生的店里当学徒。他们对店里的学徒是出名的好,简直跟对待国王和王后一样。你在那儿不仅会过得很愉快,还能学到一样有用的技艺。希赛利太太是我们店里的好主顾,也是好朋友。她基于帮忙的性质,同意将你挤进去。”


  乐蒂的笑声显露出她其实一点都不快乐。“好的,谢谢你,”她说:“多亏了我一向爱煮东西,不是吗?”


  芬妮看来如释着负,因为乐蒂有时脾气很倔。“至于你呢,玛莎,”她说:“我知道你还太小,无法外出工作。所以,我一直在思索,想找一个能让你做长久且安静的学习,而学成后不管你将来决定做什么,学得的东西仍会对你有用的学习机会。你记得我的老同学安娜贝儿菲菲克丝吗?”


  长得瘦削美丽的玛莎大大的灰色眼珠紧盯着芬妮,倔强的神情一点也不输给乐蒂:“你是说很爱说话的那一位?”她问道:“她不是女巫吗?”


  “是的。她有个漂后的房子,而且顾客遍及福尔丁比。”芬妮热切的说:“玛莎,她人很好。她会将所知的一切倾囊相授,而且很可能还会介绍她所认识的金斯别利城的要人给你认识。等你学成,将可衣食无虞。”


更多书评 我要评论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3-7-7 18:51:37 | 显示全部楼层 标记书签

  “她是个好人,”玛莎让步了:“好吧!”


  苏菲边听着,边觉得芬妮真是什么都想到了。身为次女的乐蒂,注定也成不了大气候,所以芬妮将她安排到一个可能遇到年轻英俊的见习生的地方,结婚后,快乐的过一辈子。玛莎则注定要成大功发大财,巫术及有钱的朋友将能帮助她成功。至于她自己,她可是心知肚明。因此当芬妮说:“至于你,亲爱的苏菲,既然身为长女,将来我退休后,帽子店理当由你继承。所以我决定让你来店里当学徒,好有机会熟悉这个行业。你觉得如何?”


  不消说,对这样的命运,苏菲早就认了。她满怀感激的谢谢芬妮。


  “那么,事情就这么决定罗?”芬妮说。


  次日,苏菲帮玛莎将衣服打包,放到盒子里。隔日早晨,大家目送她搭着马车离去。她看来十分娇小,虽腰杆挺得笔直,却透着紧张。因为往菲菲克丝太太居住的上福尔丁途中,必须越过豪尔巫师那座凌空城堡所盘踞的山丘,玛莎当然会感到害怕。


  “她不会有事的,”乐蒂说。乐蒂打包时完全不要别人帮忙。载玛莎的车子甫离开视线,她就将所有的衣物全塞到一个枕套里,找来附近的车童,以六辨士的代价,要他将东西用独轮车推到方形市场的希赛利糕饼店去。她自己则安步当车,跟在独轮车后,神情比苏菲所预期的快乐许多。彷佛帽子店里的灰尘都被她悉数抖落在地似的,愉快的不得了。


  车童带回一张乐蒂潦草写就的短笺,说东西都放到女生宿舍里了,希赛利糕饼店看来蛮好玩的。一个星期之后,玛莎写信来,说她已安全抵达。菲菲克丝太太“人好的没话说。什么东西都要淋上蜂蜜。养了一群蜜蜂。”接下来,有许久苏菲都没跟她的妹妹们联络。因为玛莎和乐蒂离开当天,她自己也开始了帽店的学徒生涯。


  事实上,苏菲对帽子这一行早就十分熟悉。她从小就在院子对面的帽子工厂里跑进跑出。帽子的质材如何浸泡;如何在帽墩上成形;花与水果的乾燥、烘制;如何用蜡或缎带制作其他的帽饰等等,她都了然于胸。她也认得所有的工人。其中几位,她父亲还小时就在那儿工作了。她认得唯一留下来的店员贝希;认得来买过帽子的客人们;由乡下运来草帽好在仓库里加工制造的车夫;她也认得其他的供应商,知道制作冬帽用的毛料如何制造。芬妮能教她的其实相当有限。唯一学到的或许是诱使客人买帽子的方法与诀窍吧。


  “你带他们到最合适的帽子前,”芬妮说:“但是,先让他们试戴那些不怎么合适的帽子。这一来,当他们戴上那顶合适的帽子时,即能优劣立判。”


  事实上,苏菲不常卖帽子。在工厂观察实际作业一天,又陪着芬妮拜访布商和丝缎商一天之后,芬妮就要她去装饰帽子。苏菲坐在帽店后头的小房间里,在无边的女帽上缝上玫瑰,为丝绒帽加上面纱,为所有的帽子缝上丝质的衬里,然后在外面以蜡制的水果和缎带设计出迷人的风采。她技艺卓越,也喜欢这样的工作,但不免觉得生活太孤立并且有些枯燥无趣。厂里的工人年纪都很大了,相处起来无啥趣味。而且,他们也当她是将来要继承家业的人,言行举止间因而有份客气与拘束。贝希也一样,谈话的唯一内容是五月节过后一星期要与她结婚的那个农夫。苏菲很羡慕芬妮,能不拘时刻、随心所欲的出门去和缎带商讨价还价。


更多书评 我要评论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3-7-7 18:51:38 | 显示全部楼层 标记书签

  最有趣的是来自顾客们的谈话。没有人在买帽子的同时能不说长道短的。苏菲坐在小房间里,听着市长从不吃青菜,豪尔巫师的城堡又移到峭璧上空,那个人实在是…等等等等,吱吱喳喳,吱吱喳喳……。每当豪尔巫师被提及时,讨论的声量就会突然变小。不过苏菲推断出他上个月在山谷里抓了一个女孩。“蓝色的胡子!”说话的人悄声的说。然后声音又变大了,说珍法丽儿那个发型简直是丢脸丢到家了!梳那种头,连豪尔巫师都要倒胃口,何况是一般正派的男子。然后,会有那么一段短暂的、声音中透着恐惧的、关于荒地女巫的悄声谈论。苏菲开始觉得豪尔巫师和荒地女巫这两个人还真该凑成一对才是。


  “这两人似乎是天造地设的一对,有人应该替他们凑合一下。”她跟她手头正在装饰的帽子说。


  但是到了当月月底,乐蒂突然成为店里所有闲话的话题。似乎,希赛利糕饼店由早到晚挤满了蜂拥而至的男士。每个人都点了一大堆糕点,并指名要乐蒂当该桌的服务生。她已经接到十起求婚,对象上自镇长的儿子下至扫街的工人,而她全部予以拒绝,理由是她还太年轻,无法作决定。


  “她这么作是很聪明的,”苏菲边缝着丝带,边跟帽子说话。


  这样的消息让芬妮很高兴。“我就知道她会过得好好的!”她快乐的说。但苏菲听着,突然觉得芬妮似乎很高兴乐蒂终于不在身边了。


  “乐蒂在这儿会妨害生意,”她边摺着磨菇色的丝缎边跟帽子说:“就连你这个寒酸老气的家伙戴到她头上都会变得美不可言。别的女人是一看到她就要感到人生无望的。”


  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苏菲跟帽子说话的时间越来越多,因为她没有别的谈话对象。


  芬妮大部分的时间都在外头跑——不是去跟人讲价,就是去推销生意。贝希则忙着接待店里的客人及谈论她的婚礼筹划的情形。苏菲开始养成一个习惯:每完成一顶帽子,将它挂到帽架上后,看着这个彷佛缺少身体的人头,她会沉思一下后,告诉它它的身体应该是什么样子。她会挑些好听的话跟它说,因为对顾客理应巴结,说说好话。


  “你带着神秘的诱惑力哦,”她这么告诉一顶面纱后藏有后片的帽子。


  对一顶乳白色、宽边、帽沿下缝有玫瑰的帽子,她说的是:“你会嫁给有钱人!”


  至于那顶嫩绿色,饰有一根卷曲的绿色羽毛的草帽,她说的是:“你如春天的嫩叶般年轻!”


  她告诉粉红色的无边软帽它有酒涡的风情与可爱;饰有丝绒带子、样子时髦的帽子它机敏风趣。


  对那顶打磨菇色皱褶的女帽,她说的是:“你的心善良无比。一个位高权着的人将因为看到这一点而爱上你。”所以这么说,是因为那顶帽子看来实在是其貌不扬,甚难取悦于人。


更多书评 我要评论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3-7-7 18:51:39 | 显示全部楼层 标记书签

  那顶帽子第二天被珍法丽儿买去了。苏菲由小房里偷偷探头看了一下,她的头发确实梳得有些奇怪,好像是绕着一排钳子梳出来的。会选上那顶帽子实在有些可怜。但是那阵子好像每个人都跑来买帽子。也许是芬妮促销成功,也或许是因为春天到了。总之,帽店的生意肯定是好转了。芬妮开始带着点愧疚的说:“当初或许不该急着将玛莎和乐蒂送走。因为照这个情形看来,我们应该还应付的过去。”


  随着五月节的接近,四月里顾客真是多到接不完。连苏菲都必须穿上一件严肃的灰色洋装跟着在店里帮忙。但生意实在太好!因此,在接待客人的空档间,她还得忙着装饰帽子。每晚,她得将帽子带回位于帽店隔壁的家,就着灯光工作到深夜,以便第二天有帽子可卖。像镇长夫人戴的那种嫩绿色草帽有许多人订购。粉红色的无边软帽也是。然后,在五月节的前一星期,有人进来订购一顶珍法丽儿和卡特拉克男爵私奔时戴的那种打有磨菇色褶子的帽子。


  当晚,苏菲缝着帽子时,首度对自己承认,她的生活实在是枯燥无趣。因此,在完成每顶帽子后,她不再跟它们说话。反而,将它们戴起来,看看自己镜里的模样。这真是一个错误!首先,那件灰衣服本就不适合她穿。尤其她的眼睛因为工作太久红通通的,再加上一头红发,不管是戴绿色草帽或粉红色帽子都跟她不搭调。而那顶打有磨菇色褶子的帽子戴起来更是可怕。“像老处女一样!”苏菲叹道。她倒无意像珍法丽儿一样跟男爵私奔,或想像自己会像乐蒂一样,吸引城里一半的男士来求婚。但是她很想做些事情~虽然她还不确定是什么样的事,一些比纯粹修饰帽子有趣的事。她想,第二天要找时间去看看乐蒂,并跟她谈一谈。


  但是她并没去。要嘛就是她太忙没时间,要嘛就是太累提不起劲,方形市场似乎也蛮远的,要不就是她突然想到豪尔巫师挺危险的。总之,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与妹妹见面一事变得越来越困难。这样的情景实在诡异。苏菲一向认为自己几乎跟乐蒂一样有主见,现在却发现自己一再的在找藉口搪塞拖延。“这太荒谬了!”她说:“方形市场离这里不过两条街,我用跑的话…”她跟自己发誓,五月节那天,店关门后她一定要去希赛利糕饼店一趟。


  这期间,店里又有了新的八卦新闻。听说国王和他的亲弟弟,贾斯丁王子吵架。王子被放逐了。没人知道争吵的真正原因。但是几个月前,王子曾变装经过马克奇平镇,当时没人认出他来。卡特拉克男爵就是奉国王的命令出来找他时,遇到珍法丽儿的。苏菲听着,心里隐隐觉得悲伤。世上不乏有趣的事,偏都降临在别人身上。不过,去看看乐蒂应该是不错的。


更多书评 我要评论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3-7-7 18:51:40 | 显示全部楼层 标记书签

  五月节终于到了。一早,街上就充满了欢乐气息。芬妮很早就出门去了,但苏菲得先将一些帽子作好。她边作边唱歌。横竖乐蒂那天也是得工作的。希赛利糕饼店假日都开到午夜十二点。“我要买一块他们的的奶油蛋糕来吃,”苏菲下了决定:“我好久没吃奶油蛋糕了。”她看着窗外熙攘的人群,每个人都穿着明后鲜艳的服装,还有卖纪念品的,踩高跷的,心情不由得跟着兴奋起来。


  但是当她终于披上一件灰色披肩,走到街上时,她不仅不感到兴奋,反而觉得整个人快被烟没似的。太多人在身边跑来跑去,笑着、叫着、实在是太吵杂太拥挤了!苏菲觉得过去几个月的静坐缝纫,已将她变成一个老女人或半残废。她将披肩紧紧围住,沿着路旁的房子走,以免被人们的好鞋子踩到,或穿着长长飘逸丝袖的手肘撞到。当头上突然传来一阵巨响时,她差点吓晕过去。她抬头探望,看到豪尔巫师的城堡就停在小镇上方的山坡上,离得那么近,给人它就坐在烟囱上的错觉。四个角楼全往外冒着蓝烟,随着烟喷射而出的是蓝色的火球,火球在高空中爆炸开来,乱恐怖的。五月节大概冒犯到豪尔巫师了?又或许他想以自己的方式来加入庆典?但是苏菲实在太害怕了,没心情多想。若非她已经走到半路,她早逃回家去了。她开始奔跑。


  “我怎会想要把日子过得有趣些呢?”她边跑边想:“真那样的话,我会非常害怕。这都是因为我是长女的缘故。”


  当她抵达方形市场时,情形只有更糟。因为大部分的酒馆都开在这儿,街上满是带着酒气与醉意的年轻男子,穿着长长的斗篷、飘逸的长袖、踩着工作时绝对不会上身的有环扣的长统靴,东倒西歪的走来走去,嘴里大声的喧嚷,和女孩们搭讪。女孩们则两人一组慢慢走着,等男子前来搭讪。在五月节里这是再自然不过的事了。但是苏菲连这个都感到害怕。当一位穿着非常出色的蓝银色相间戏服的年轻男子看到她,决定过来搭讪时,她退到一间店铺的门口,想躲藏起来。


  那年轻男子惊讶的看着她:“小灰鼠,没关系的!”边说边笑着,笑声中带着怜悯:“我不过想请你喝一杯,你无须这样害怕。”


  那怜悯的眼神令苏菲非常羞愧。这人还长的好帅气~脸型瘦削、线条分明,看来很有教养。颇有些年纪了…应该有二十好几了吧?一头金发显然经过刻意的梳理。他的长袖拖曳的比方形市场上任何人都长,不仅有贝形的装饰边,还镶了银线。“噢,不用了,谢谢。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她舌头开始打结:“我…我正要去找我妹妹。”


  “那我就不担搁你了,”这个献殷勤的年轻男子笑着说:“我怎好妨碍这样美丽的姑娘与她的姐妹见面?你看来十分害怕,要不要我陪你去?”


更多书评 我要评论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3-7-7 18:51:41 | 显示全部楼层 标记书签

  他这番话纯粹出于好意,却也令苏菲更加羞愧。“不,不用了,谢谢你,先生。”她喘着气,由他身边逃开。他身上撒了香水。那风信子的香味在她奔跑时一路跟着她。“真是会献殷勤的一个人!”苏菲边挤过希赛利糕饼店外小餐桌间的人群边想着。


  每张餐桌都坐满了人。里头跟外头一样吵闹。柜台处有一排女服务生,苏菲很快就看到乐蒂,因为一群显然出身农家的年轻男子手肘靠在柜台上,正大声的跟她说话。乐蒂看来更漂后了!似乎稍微瘦了点。她正在尽快的装蛋糕,将蛋糕放到袋子里,袋口熟练的扭转一下,然后回过头来微笑着说上一句话。柜台处笑声不断。苏菲费尽力气才挤过去。


  乐蒂看到她时很明显的吓了一跳。然后她张大眼笑了开来,大叫道:“苏菲!”


  “我能跟你说话吗?”苏菲喊回去:“找个什么地方?”边喊着,旁边一只大大的、穿着入时的手肘将她推离了柜台,令她颇有无能为力的感觉


  “等一会儿,”乐蒂喊回来。她转身跟旁边的女孩悄声说话。那女孩点点头,微笑着,站到乐蒂的位子上。


  “换我来为各位服务。”她跟众人宣布后问道:“下一个是谁?”


  “可是乐蒂,我想跟你说话呀!”其中一位农村青年喊道。


  “跟凯莉说吧,”乐蒂回道:“我想跟我姊姊说话。”大家好像并不介意,将苏菲拥到柜台的边端,乐蒂开着柜台的边门等着。男士们叮咛说别将乐蒂霸着一整天不放。苏菲挤过那道边门后,乐蒂抓着她的手腕,将她拖到店铺后头一间四周全是木架,架子上摆满了各式蛋糕的房间。乐蒂拉过两张凳子:“坐吧。”她看着最近的木架,脸上有种心不在焉的神情,伸手拿过一块蛋糕递给苏菲:“你可能须要这个。”她说。


  苏菲坐在凳子上,吸着蛋糕浓郁的香味,觉得泫然欲泣:“乐蒂,”她说:“我好高兴看到你!”


  “是的。我很高兴你现在是坐着,”乐蒂说:“因为,我并不是乐蒂,我是玛莎。”


《魔幻城堡》作者:[英] D·W·琼斯


(本书资料收集于网上,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Xinty665 免费制作


   


第二章 初遇荒地女巫


 


  “什么?”苏菲直勾勾盯着这个坐在她对面凳子上的女孩,她看起来跟乐蒂一模一样。穿着乐蒂次好的蓝色洋装,那是最适合她的美丽蓝色。她也拥有乐蒂的黑发和蓝眼。


  “我是玛莎。”她妹妹说:“你不是逮到我割破乐蒂的丝绸衬裤吗?我可是不曾跟乐蒂提过这件事喔。你有跟她说吗?”


  “没有,”苏菲惊讶得目瞪口呆。但是现在她看得出来眼前的人确实是玛莎了。脸孔虽是乐蒂的脸孔,但是头微侧一边的姿态却完全是玛莎式的。还有玛莎那抱着膝盖,两个大拇指互绕的招牌动作。“为什么?”


更多书评 我要评论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3-7-7 18:51:42 | 显示全部楼层 标记书签

  “我一直担心你会跑来看我,”玛莎说:“因为那一来我就必须跟你说实话。但是现在我反而觉得如释着负。答应我,你决不告诉任何人。我知道你一旦答应了就不会说出去,你一直都那么诚实。”


  “我答应你。”苏菲说:“但是,为什么?你又是怎么办到的?”


  “乐蒂跟我一道计划的。”玛莎边说边绕着两个大拇指:“因为乐蒂想学巫术,而我不想学。乐蒂脑子好,她希望以后从事的是需要用脑的工作,但是跟妈妈说这些是没用的。妈妈一直都很嫉妒乐蒂,根本不愿承认她有那个头脑。”


  苏菲无法相信芬妮会是那个样子,但是她不去辩驳,只是接着问:“那你呢?”


  “吃蛋糕啊,”玛莎劝道:“蛮好吃的。噢,是啦,我其实也不苯。我在菲菲克丝太太那儿才两个星期,就找到我们现在用的这个咒语。我半夜悄悄起床,偷读她的书,那书其实蛮容易读的。然后我问她我能不能回家看看家人?她是个好人,以为我想家。于是我带着咒语来到这儿,乐蒂则乔装成我,回到菲菲克丝太太那儿去。第一个星期最困难,因为我很多该知道的事都不知道,情况实在糟透了!但是我发现人们很喜欢我,他们是真心喜欢!你知道吗?如果你真心喜欢别人,他们也会如此待你,而事情就会变得圆满。至于乐蒂,菲菲克丝太太并未将她扫地出门,所以我想她应该是混的不错。”


  苏菲虽然吃着蛋糕,但是食而无味。“你们为何会想要这么做?”


  玛莎在凳子上摇晃着,酷似乐蒂的脸笑得非常灿烂,两只粉红色的大拇指快乐地飞绕着。“因为我想结婚,想要生十个小孩。”


  “你还不到结婚年龄啊!”苏菲叫道。


  “是还没到,”玛莎倒是同意:“但是你也可以想见,若要生上十个小孩的话,是越早开始越好。这个方法让我有时间观察我想要的人是否因为我的本质而喜欢我,因为咒语会慢慢地消失,我会越来越像回我自己。”


  苏菲实在是太吃惊了!虽然蛋糕都吃下肚了,却压根儿没注意到那到底是什么口味的蛋糕。“为什么是十个小孩?”


  “因为我想要那么多嘛!”玛莎回答道。


  “我从不知道!”


  “你一向跟妈妈同一阵线,认为我注定要成大器什么的,跟你谈也是白谈。”玛莎说:“你把妈妈的话当一回事,深信不疑。我本来也是的。但是爸爸去世后,我发现她根本只想要摆脱我们——让乐蒂到可以遇到很多男人,可以赶快嫁掉的地方工作。至于我,则送得越远越好。我实在气炸了!我跟乐蒂谈,她也是气的不得了。所以咯,我们就想出这么一个计谋。我们现在蛮好的。但是我们都很为你不平。你既聪明又善良,不应该一辈子被那间店绑着。但是我们虽然讨论了,却不想不出该怎么做。”


更多书评 我要评论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3-7-7 18:51:43 | 显示全部楼层 标记书签

  “我没事的,”苏菲抗议道。“只不过日子过得有点无聊。”


  “没事?”玛莎大叫:“没事的话会好几个月都不上我这里来?好不容易出现了,却穿着可怕的灰衣服和灰披肩,好象连我都会让你吓一跳似的。妈妈到底对你干了什么好事?”


  “没有啊,”苏菲不按地回答:“反正我们最近就是很忙。你不应该这样说芬妮的,她可是你亲生的母亲呢!”


  “对!就是因为像她,所以我才那么了解她!”玛莎回嘴道:“这也是为什么她试图将我送得远远的原因。妈妈深谙无需对人残酷却能剥削别人之道。她知道你非常尽责,也知道你一直深信当老大注定要有失败的人生。她就是利用这两点把你吃的死死的,让你为她做牛做马,我敢打赌她根本没付你薪水。”


  “我还只是个学徒。”苏菲抗议道。


  “我也是啊!但我可是有薪水可领的。希赛利知道他们没白付我钱。”玛莎说:“多亏了你,那间店现在可是赚翻了。让市长夫人戴起来年轻的吓人,像女学生般的那顶绿色帽子是你做的吧?”


  “嫩绿色的,是我装饰的没错。”苏菲答道。


  “还有珍法丽儿遇到贵族时戴的那顶无边帽,”玛莎滔滔不绝地往下说:“你是制帽子和衣服的天才!妈妈可清楚的很。你去年五月节帮乐蒂做了那件衣服后,命运就被决定了。现在是你拼了命在赚钱,她却尽在外头闲逛。”


  “她去外头进货啦!”苏菲说。


  “进货!”玛莎大叫。拇指又飞快地轮转起来:“那根本要不了半个早晨的时间。苏菲,我见过她,也听人说过。她乘着雇来的马车,穿着靠你赚来的钱买来的新衣,到山谷区拜访所有的豪宅。人家说她要买那间位于谷端的大房子,要住得气气SJTXT小说下载的。你呢?你会在哪儿?”


  “呃,芬妮毕竟曾努力将我们抚养长大,理当享受一下。”苏菲说:“我想……我大概会继承店铺吧。”


  “那样的命运!”玛莎大叫:“你听我说……”


  但是,就在这时候,房间另一头两个空的蛋饼架被拉开,一个学徒探首进来说:“乐蒂,我就猜那是你的声音。”边说边展露出一个在极端友善中又带着调情味儿的微笑。“跟她们说,新货刚刚出炉了。”说完,这颗卷发上沾着些面粉的头又消失了。


  苏菲觉得这个男孩很不错,她想问玛莎那是不是她的意中人?但是却没机会问出口。玛莎匆忙的一跃而起,嘴里仍不停的说着:“我得叫女孩们去把东西搬到店里。你帮我搬那一头。”她将最近的一个架子拉出来,苏菲努力帮她将架子推过房门,到忙碌吵杂的前店里去。


  “苏菲,你必须为自己打算。”玛莎边喘气边叮咛:“乐蒂一直说,没有我们在旁给你打气的话,不知道你会变成什么样子。她的担心的确不是没道理。”


更多书评 我要评论

网站地图|小黑屋|Archiver|DoThinkings 悦书籍,思人生   

GMT+8, 2017-9-24 18:16 , Processed in 0.261016 second(s), 4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