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悦读人生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839|回复: 3

荒谬的真实 - 书评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3-4-11 09:59
  • 签到天数: 8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3]偶尔看看II

    发表于 2013-6-19 22:46: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这是一本美国著名女摄影家黛安·阿勃丝的传记,也是她的摄影作品和生活照片的合集。 本书叙述了她一生中的关键事件和生活中的奇特、隐秘的事情。

    作者简介
      孙京涛: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毕业,法学硕士。 ...

    此主题为自动生成的书评内容贴,书籍链接地址: http://www.dothinkings.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23071

    书评内容会自动聚合在本帖中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3-7-20 19:15:09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本写黛安·阿勃丝的书,我断断续续地读了几个月。放下又拿起,拿起又放下,无形中总有种沉重的东西令人不忍触碰。
      黛安,这个天真得有些神经质的艺术家,如此美丽迷人而又脆弱敏感,且才华横溢眼光独具。有人说,真正的艺术家都是疯子,且其在艺术方面的天赋和造诣,与其疯癫的程度成正比...例如梵高,例如...黛安就是这样一个女子,她的艺术气质与生俱来,但除此之外,在生活的各个方面,她却又是那般的笨拙和混乱迷茫。
      
      黛安·阿勃丝的摄影作品,让人有种说不出的观感。不美,但仿佛有着强大的力量,直指人心,你甚至很难直接地转过脸去。那些形容异于常人的拍摄对象在镜头前呈现出的状态,映射了拍摄者黛安的状态,她令他们平静放下对抗和惶惑,这需要怎样的勇气和爱?曾有一部电影《皮毛》,讲述了黛安将一个多毛人引来家中的故事。她与他以常人的方式交往,又以异人的方式抵御着旁人的眼光。黛安要面对的,不仅仅是异人,还有身边那些正常的、高贵的、怀着异样的心态和眼光的人们,这又需要怎样的坚忍和意志?于是黛安是分裂的,作为丈夫的助手在表现美,作为自由摄影师在寻找不美,而那些不美又是怎样地撕扯并吞噬了她?
      拍摄那些真实的异态,并非黛安为跻身名利场哗众取宠的刻意之举,这一点在她的作品中不难看出。她是那样忠诚,忠诚于冷静地记录真相,不加半分的美化或丑化。或许这也是摄影的高招之处,你可以欢喜或者悲伤,而通过你怀着感情看到的景象和人们,都能连同那感情一起被镜头收入其中。也许只有真正的艺术家摄影师才能做到如此,黛安就是。
      
      孙京涛老师所编的这本书,从艺术到生活,全面白描了黛安传奇的短暂生命轨迹。她从一个殷实的商贾家庭,到一个混乱的艺术家圈子,再到一个边缘的异人世界,更到她不堪重负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很难不说她的人生步步滑落,但她的灵魂却一路飞出了自己日渐衰败的肉体。
      若不是摄影或艺术爱好者,作为插图故事书来读也未尝不可。唯独一点小小的遗憾,便是所选登的摄影作品中出现了重复,虽没有拿来像大家来找茬游戏一样仔细对比过,仅从年代和内容主题来看确属同样。当然,书中内容所含的信息量及吸引人的程度,自是远远掩盖了上面提到的微小瑕疵,不念也罢...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3-7-21 11:50:13 | 显示全部楼层
             黛安一直梦想着成为一个伟大的悲剧艺术家,这是个美妙而痛苦的梦想。它的实现意味着你必须长期直面痛苦,无所遁逃。
          然而事实上,即使她曾经愿意为了爱人孩子做一个最好的母亲,内心也永远不能放弃梦想,哦,或者是,梦想不能放弃她。读她的时候让我明白,铭刻与生命的梦想,不可放弃,百转千回后,它总会回来找到你!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3-7-21 22:39:01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记得小时候我有个奇特的爱好——收集各种罐子。
      
      装药的塑料罐子,胖胖的,白色的;装花露水的玻璃罐子,有着细长的脖子;很久以前用来装茶叶的铁罐子,已经生了锈,敲起来咚咚响……
      
      我把它们从高到低排成一排,整齐地摆在我的书桌上,然后心里满满的高兴。
      
      它们有一种如此奇特的美感,而且让我觉得总有一天它们是派的上用场的,比如,用来装饼干,糖果,或者花生也行……
      
      我妈看不出它们的美感,也不觉得会有什么用场,于是在我去姥姥家的时候把它们一口气处理给了收废品的大妈。
      
      从此我再也没有收集过罐子。
      
      我想说啊,其实黛安·阿勃丝就是一个收集罐子的孩子,只是,她的罐子是各种奇特的人的照片。
      
      摄影师和所有有收藏癖一样,或多或少都是有强迫症的,一次次的尝试和努力不过是为了得到自己最想要的光影。但黛安同时又是纯粹的,她满大街寻找畸形人,去裸体营,去接近变性人,甚至到他们的家里去拍下他们的照片,她只是为了收集而收集,她和我的不同是:
      
      她从来没指望过那些罐子有一天会有用,或者有一天有一个人能和她一样发现它们的美。
      
      所以,在受挫之后她才没有放弃这项收藏。
      
      这就让她的行为有了一种古典主义的悲剧的美感,同时又有一种孩子气的不真实。
      
      为什么一定要是有用的呢?为什么一定要让所有人赞同自己呢?我做这一切只是因为“我想做”,本来就不是为了取悦谁啊。
      
      只有内心虚弱的人才要依靠别人的肯定活下去。

    网站地图|小黑屋|Archiver|DoThinkings 悦书籍,思人生   

    GMT+8, 2020-7-3 20:53 , Processed in 0.111139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