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悦读人生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32278|回复: 815

絕代雙驕(四)——古龍精品集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3-4-7 15:12
  • 签到天数: 2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1]初来乍到

    发表于 2013-6-18 23:45: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标记书签
      ◎一部笑中帶淚、高潮迭起的武俠經典,曾多次改編為戲劇作品,膾炙人口!
      ◎在新武俠的百花園裡,《絕代雙驕》是一部大得稱許、讀者眾多的;在古龍寫作史上,其又是一部承前啟後、風格一新的書。
      書中創造了幾個鮮活真摯的人物形象,如小魚兒與花無缺,是一部漸脫舊武俠窠臼、值得一讀的書。一個是古靈精怪的「天下第一聰明人」,一個是風度翩翩的少年英俠。他們本是同胞兄弟,卻不得不變成仇敵,他們要如何才能擺脫兄弟相殘的惡運?
      《絕代雙驕》是古龍的經典名作之一,曾多次被改編成電視、電影,均大受歡迎。古龍以花無缺和小魚兒在本書中一莊一諧的個性,加上曲折離奇的情節安排,交織出一部笑中帶淚、高潮迭起的武俠經典。

    絕代雙驕(四)——古龍精品集

    更多书评 我要评论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3-4-7 15:12
  • 签到天数: 2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1]初来乍到

     楼主| 发表于 2013-7-9 23:33:15 | 显示全部楼层 标记书签

    备注:第三十五章和第三十八章处可能由于分章出错,故上面没有,但内容均能连上。


    标题 <<旧雨楼·古龙《绝代双娇》——第一章 名剑香花>>


    古龙《绝代双娇》


    第一章 名剑香花


      江湖中有耳朵的人,绝无一人没有听见过“玉郎”江枫和燕南天这两人的名字;江湖中


    有眼睛的人,也绝无一人不想瞧瞧江枫的绝世风采和燕南天的绝代神功。


      只因为任何人都知道,世上绝没有一个少女能抵挡江枫的微微一笑,也绝没有一个英雄


    能抵挡燕南天的轻轻一剑!任何人都相信,燕南天的剑非但能在百万军中取主帅之首级,也


    能将一根头发分成两根,而江枫的笑,却可今少女的心碎。


      但此刻,这出生帝富世家的天下第一美男子,却穿着件粗俗的衣衫,赶着辆破旧的马


    车,勿勿行驶在一条久已荒废的旧道上。


      此刻若有人见到他,谁也不会相信他便是那倚马斜桥、一掷千金的风流公子。


      七月,夕阳如火,烈日的余威仍在。


      人和马,都闷得透不过气来,但江枫手里的鞭子,仍不停经片着马。


      马车飞驶,将道路的荒草,都辗得倒下去,就好像那些曾经为江枫着迷的少女腰肢。


      突然,一声鸡啼,撕裂了天地的沉闷。


      但黄昏时,旧道上哪里来的鸡啼?江枫面色变了,明锐的目光,自压在眉际上的破帽边


    没望过去,只见一只大公鸡站在道旁残柳的树干上,就像钉在上面似的动也不动,那雄丽的


    鸡冠,多彩的羽毛,在夕阳下闪动着令人眩目的金光。


      公鸡的眼睛里竟也似有种恶毒的、妖异的光芒。


      江枫的面色变得更苍白,突然勒住了车马。


      健马长嘶,车缓缓停下,车厢中有个甜美丽温柔的语声问道:“什么事?”


      江枫微一一迟疑,苦笑道:“没有什么,只不过走错路了”拨转马头,兜了半个圈子,


    竟又向来路奔回,只听那公鸡又是一声长嘶却像是在对他冷笑。


      江枫打马更急,路上的荒草已被辗平,车马自是走得更快了,但还未奔出四十丈,道上


    竟又有样东西挡住了去路。


      这久已荒废、久无人迹的旧道上,此刻竟突然有只巨大的肥猪横卧在路中,又有谁能猜


    透这只猪是哪里来的?马车方才还驶过这条路,这条路上,方才明明连半斤猪肉都没有,而


    此刻却有了整整一只猪。


      江枫再次变色,再次勒住马车。


      只见那只猪在地上翻滚着,但全身上下,却被洗得干干净净,那紧密的猪毛,在夕阳下


    就像是金丝织成的毯子一样。


      门窗紧闭的车厢里,又传出人语道:“什么事?江枫语塞:“我……我……”那甜美温


    柔的人语轻叹着道:“你又何苦瞒我?我早已知道”江枫失声道:“你早已知道了?”


    更多书评 我要评论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3-4-7 15:12
  • 签到天数: 2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1]初来乍到

     楼主| 发表于 2013-7-9 23:33:16 | 显示全部楼层 标记书签

      “我方才听见那声鸡啼,便已猜出必定是‘十二星相’中人找上咱们了,你怕我担心一


    所以才瞒着我,是么?”


      江枫长叹一声,道:“奇怪……你我此行如此秘密,他们怎会知道?但……但你只管放


    心,什么事都有我来抵挡”车厢中人柔声道:“你又错了,自从那天……那天我准备和“你


    共生共死,无论有什么危险艰难,也该由咱们俩共同承当。”


      “但你现在……”“没关系,现在我觉得很好。”


      江枫咬了咬牙,道:“好,你还能下车走么?道路两头都已有警象,看来咱们也只有弃


    下车马,穿过这一片荒野……”““为什么要弃下车马呢?他们既已盯上咱们,反正已难脱


    身,。


      倒不如就在这里等着,‘十二星相’虽有凶名,但咱们也未必怕他。


      们!”


      “我……我只是怕你……”“你放心,我没关系。”


      “江枫面上忽又现出温柔的笑容,轻轻道:“我能找着你,真是。


      最幸运的事。”


      他在夕阳下笑着,连夕阳都似失却了颜色。


      车厢人娇笑道:“幸运的该是我才对,我知道,江湖中不知道有多少女孩子在羡慕我,


    妒忌我,只是她们……”语声未了,健马突然仰道惊嘶起来──暮风中方自透出新凉,这匹


    马却似突然出了什么惊人的警兆!一阵风吹过,猪,在地。


      上翻了个身,远处隐隐传来鸡啼,荒草在风中摇舞,夕阳,黔淡了。


      下来,大地竟似突然被一种不祥的气氛所笼罩,这七月夕阳下的郊野,竟突然显得说不


    出的凄凉、萧瑟!江枫变色道:“他们似已来了!”


      ”突然马车后有人喋喋笑道:“不错,咱们已来了!”


      这笑声竟也如鸡啼一般,尖锐、刺耳、短促,江枫一生之中,当真从未听过如此难听的


    笑声。


      他大惊转身,轻叱道:“谁?!”


      鸡啼般的笑声不绝,马车后已转出七八个人来。


      第一个人,身长不足五尺,瘦小枯干,却穿着一身火红的衣裳,那模样正有说不出的诡


    秘,说不出的猥琐。


      第二个人,身长却赫然在九尺开外,高大魁伟,黄衣黄冠,那满脸全无表情的横肉,看


    来比铁还硬。


      后面踉着四个人打扮得更是奇怪,衣服是一块块五颜六色。


      的绸锻缝成的,竟像是戏台上乞丐穿着的富贫衣。


      这四人身材相貌不相同,却都是满面凶光、行动骠悍的汉子,举手投足,也是一模一


    样,谁也不快上一分,谁也不慢上一分。


      还有个人远远跟在后面,前面七个人加起来,也末见会比这人重上儿斤,整整一匹料


    子,也未见能为此人做件衣服,他胖得。


      实在已快走不动了,每走一步,就喘口气,口中不住喃喃道:好热,热死人了。”


    更多书评 我要评论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3-4-7 15:12
  • 签到天数: 2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1]初来乍到

     楼主| 发表于 2013-7-9 23:33:17 | 显示全部楼层 标记书签

      满头汗珠,随着他颤动的肥肉不住地流下来。


      江枫跃下马车,强作镇定,抱拳道:“来的可是‘十二星相’中之司晨客与黑面君


    么?”


      红衣人格格笑道:“江公子果然好眼力,但咱们不过是一只。


      鸡、一只猪而已,司晨客、黑面君,这些好听的名字,不过是江湖中人胡乱取的,咱们


    担当不起。


      “江枫目光闪动道:“阁下想必就是~”红衣人截口笑道:“红的是鸡冠,黄的是鸡


    胸,花的是鸡尾,至于后面那位,你瞧他的模样像什么,他就是什么。


      江枫道:“几位不知有何见教?”


      红衣鸡冠道:“闻得江公子有了新宠,咱兄弟都忍不住想来瞧瞧这位能令玉郎心动的美


    人儿究竟美到什么地步,再者,咱兄弟还想来向公子讨件东西”江枫暗中变色,口中却仍然


    沉声道:“只可惜在下此次勿勿出门,身无长物,哪有什么好东西,能入得了诸位名家法


    眼”鸡冠人喋喋笑道:“江公子此刻突然将家财完全变卖,咱们虽不知为的是什么,也不想


    知道,但江公子以田庄换来的那袋明珠……嘿嘿,江公子也该知道咱们‘十二星相’向来贼


    不空手公子就把那袋明珠赏给咱们吧。


      “江枫突也大笑道:“好,好,原来你们倒竟也打听得如此清楚,在下也知道‘十二星


    相’从来不轻易出手,出手后从不空回,但……”鸡冠人道:“但什么,你不答应?”


      江枫冷笑道:“若要我答应,只有……”语声未了,闪闪银光,已到了他胸口。


      这鸡冠人好快的手法,眨眼间,手中已多了件银光闪闪的奇形兵刃,似花锄,如钢啄,


    闪电般击向江枫,眨眼间已攻出七招,那诡异的招式,看来正如公鸡啄米一般,沿着江枫手


    足少阴经俞府、神法、灵墟、步廊……等要穴,一路啄了下去。


      江枫平地跃起,凌空一个翻身,堪堪避过了七啄,但这时却又有四对鸡爪镰在地上等


    着。


      鸡枫一动,鸡尾立应,那四个花衣鸡尾人的出手之快,正也不在红衣鸡冠之下,四对鸡


    爪镰刀,正也是江湖罕暑的外门功夫,一个啄,四个抓,招式配合得滴水不漏,就算是一个


    人生着九只手,呼应得也未必如此微妙。


      江枫自然不是等闲人物,但应付这五件外门兵刃,应付这从来未见的奇诡招式,已是左


    支右拙,大感吃力、何况还有个满脸横肉、目光闪动的黄衣鸡胸正在一旁目不转睛地瞪着


    他,只等着他破绽露出。


      黑面君嘻嘻笑道:“哥儿们,加油,咱们可不是女人,可莫要对这小子生出怜香惜玉的


    心,兄弟我且先去睢瞧车子里的小美人儿。


      “江枫怒喝道:“站住!”


      他虽想冲过去,怎奈那九件兵刃却围得他风雨不透,而这时黑面君已蹒跚地走向车厢,


    更多书评 我要评论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3-4-7 15:12
  • 签到天数: 2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1]初来乍到

     楼主| 发表于 2013-7-9 23:33:18 | 显示全部楼层 标记书签

    伸手去拉门。


      就在这时,车窗突然开了一线,里面伸出一只白生生的玉手,那纤柔、毫无瑶疵的手指


    中,却夹者只梅花。


      黑色的梅花!盛夏中有梅花,已是奇事,何况是黑色的梅花?!白的手,黑的梅花,衬


    托出一种无法形容的、神秘的美,车厢中甜美的语声一字字缓缓道:“你们瞧瞧这是什


    么?”


      黑面君的脸,突然扭曲起来,那只正在拉门的手,也突然不会动了,鸡嘴啄、鸡爪镰,


    更都在半空顿住!这六个凶名震动江溺的巨盗,竟似都突然中了魔法,每个人的手、脚、面


    目,都似已突然被冻结。


      黑面君嘎声道:“绣玉谷,移花宫…”车厢中人道:“你的眼力倒也不错。”


      黑面君道:“我……小人。”


      牙齿打战,竟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车厢人柔声道:“你们想不想死?”


      “小人,不……””。


      “不想死的还不走!”


      这句话还末说完,红的、黄的、花的、黑的,全部飞也似的走了──黑面君脚步也不再


    蹒跚,口中也不喘气了,若非亲眼瞧见,谁也不会相信这么胖的人会有如此轻灵的身法。


      江枫一步窜到车窗前,道:“你……你没事么了”车厢人笑道,“我只不过招丁招手而


    已。


      “江枫松了口气,叹道:“不想你竟从宫中带出了朵墨玉梅花。


      连‘十二星相’这样的凶人,竟也对她们如此惧怕。”


      车厢中人道:“由此你就可想到她们有多可怕,咱们还是快走吧,别的人来了都不要


    紧,但若是……“突然间,只听“嗖嗖嗖”衣袂破风之声骤响,方才逃了的人,此刻竟又全


    部回来了,来的竟比去时还快。


      黑面君格格笑道:“咱们险些上当了,车子里若真是‘移花宫’中的人,方才还能活着


    走么?你几时听说过‘移花宫’手下留得有活口?”


      车厢中人道:“我饶了你,你竟还……黑面君大喝道:“冒牌货,出来吧!”


      突然出手一举,那车门竟被一拳击碎!车厢里坐着的乃是个云鬓蓬乱、面带病容的妇


    人,却仍掩不住她的天香国色──他眼睛并不十分媚秀,鼻子并不十分挺刺。


      嘴唇也不十分娇小,但这些凑在一起,却教人瞧了第一眼后,目光便再也舍不得离开,


    尤其是她那双眼睛里所包涵的情感、了解与智慧,更是深如海水。


      只是她的腹部却高高横起,原来竟已身怀六甲。


      黑面君怔了一怔,突然大笑道:“原来是个大肚婆娘,居然还敢冒充移花官的……”话


    末说完,那少妇身子突然飞了出来,黑面君还未弄清是怎么回事,脸上已“□□啪啪”被她


    掴了几个耳光。


      那少妇身子又已掠回,轻笑道:“这大肚婆如何?”


    更多书评 我要评论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3-4-7 15:12
  • 签到天数: 2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1]初来乍到

     楼主| 发表于 2013-7-9 23:33:19 | 显示全部楼层 标记书签

      黑面君怒吼一声,道:“暗算偷袭,又算得了什么?”


      一拳击了出去,这身子虽臃肿,但这一拳击出,却是又狠、又快、又辣!那少妇面上仍


    带着微笑,纤手轻轻一引、一拨,也不知她用了什么手法,黑面君这一拳竟被她拨了回去,


    “砰”的一拳,竟打在自己肩头上,竞偏偏不能收住,也不能闪避,他一拳击碎车门,是何


    等气力,这一拳竞自己将自己打得痛吼着跃倒在地上。


      鸡冠鸡尾本也跃跃欲试,但此刻却又不禁怔住了,目瞪口呆地瞧着这少妇,连手指都不


    敢动一动。


      黑面君颤声道:“移花接玉,神鬼莫敌……”那少妇道:“你既然知道,便也该知道我


    是不是冒充的。”


      黑面君道:“小……小人该死,该死!……”抡起手来,正反掴了自己十几个耳括子,


    打得他那张脸更黑胖了。


      那少妇叹了口气,道:“我要为孩子积点阴德,你们……你们快走吧。”


      这一次他们自然逃得更快,眨眼间便逃得踪影不见,但暮色苍茫中,远处却有条鬼魅般


    的人影一闪,向他们追了过去。


      江柯瞧见他们去远,才又松了口气,叹道,“幸亏你还有这一手,又将他们骇佳,否


    则……“突然发现那少妇面上已变了颜色,身子颤抖着,满头冷汗。


      滚滚而落,竟似已疼得不能忍受。


      江枫大惊道:“你怎么了”那少妇道:“我……发动了胎气……只怕……只怕已……快


    要……”她话还没说完,江柯已慌得乱了手脚,跺足道“这如何是好?”


      那少妇嘶声道:“你快将车子赶到路旁……快……快……快!”


      江枫手忙脚乱地将车子赶到路旁长草里,健马不住长嘶着,江枫不停地抹汗,终于一头


    钻进车厢里。


      破了的车门,被长衫挡了起来。


      大约数盏茶的时间,车厢中突然传出婴儿嘹亮的哭声。


      过了半响,又听到江枫狂喜呼道:“两个……是双胞胎!。


      “又过了两盏茶时分,满头大汗,满面兴奋的江枫,一头钻出车厢,但目光所及,整个


    人却又被惊得呆住了!方才鼠窜而逃的黑面君、司晨客,此刻竟又站在车厢前,六只冷冰冰


    的目光,正眨也不眨地瞧着他!江枫想再作镇定,但面容也不禁骤然变了颜色,失声道:


    “你……你们又回来了?”


      鸡冠人诡笑道:“公子吃惊了么了”江枫大声道:“你们莫非要送死不成?!”


      黑面君哈哈大笑道:“送死?…”江枫厉声道:“瞧你们并非孤陋寡闻之辈,绣玉谷,


    移花官的厉害,你们难道不知道?!”


      他平日虽然风流蕴藉,温文尔雅,但此刻却连眼睛都红了。


      黑面君大笑道:“姓江的,你还装什么蒜?你知道,我也知道,移花宫的两位官主,此


    更多书评 我要评论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3-4-7 15:12
  • 签到天数: 2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1]初来乍到

     楼主| 发表于 2013-7-9 23:33:20 | 显示全部楼层 标记书签

    刻想要的是你们两人的命,可不是我们。


      汗珠,已沿着江枫那挺秀的鼻子流到嘴角,但他的嘴唇却干得发裂,他舐了舐嘴唇,纵


    声大笑道,“我瞧你倒真是疯了,移花官的宫主会想要我的命?……哈哈,你可知道现在车


    子里的人是谁?”


      鸡冠人冷冷道:“现在车子里的,不过是移花官的花奴、丫头,只不过是自移花宫逃出


    来的叛徒!”


      江枫身子一震,虽然想强作笑声,但再也笑不出了。


      黑面君格格笑道,“江公子又吃惊了吧?江公子又怕还要问,这种事咱们又怎会知道


    的?嘿嘿,这可是件秘密,你可永远也猜不到”这的确是件秘密,江枫弃家而逃,为的正是


    要逃避移花官那二位官主的追魂毒手!但这件秘密除了他和他妻子外,绝无别人知道,此刻


    这些人偏偏知道了,他们是怎会知道的?江枫想不出,也不能再想了,车厢中产妇在呻吟,


    婴儿在啼哭,车厢外站者的却是些杀人不眨限的恶徒!他身子突然箭一般窜了出去,只见眼


    前刀光一闪,黄衣鸡胸掌中一对快刀,已挡住了他去路!江枫不避反迎,咬了咬牙,自刀光


    中穿过去,闪电般托住黄衣人的手腕,一拧一扭,一柄刀已到了他手中。


      他飞起一脚,踢向黄衣人的下腹,反手一刀,格开了鸡冠人的钢刀,身子却从鸡爪镰窜


    了过去,刀光直劈黑面君!这几招使得当真是又狠又准,又快又险!刀光、钢啄、鸡爪,无


    一件不是擦着他衣衫而过。


      黑面君虽拧身避过了这一刀,但也不禁惊出了一身冷汗,抽空还击二拳,口中大喝:


    “留神!这小子拼上命了!”


      这些身经百战的恶徒,自然知道一个人若是拼起命来,任何人也难撄其锋,瞧见江枫刀


    光,竟不硬接,只是游斗!江枫左劈一刀,右击一招,虽然刀刀狠辣,刀刀拼命,边却刀刀


    落空,黑面君不住狂笑,黄衣人双刀虽只是剩下一柄,但左手刀专走偏锋,不时削来一刀,


    叫人难以避内,四对鸡爪镰配合无间,攻击时锐不可当,防守时密如蛛网,就只这些已足以


    守人魂魄!更何况还有那红衣鸡冠,身法更是快如鬼魅,红衣飘飘,倏来忽去,钢啄闪闪,


    所取处无一不是江枫的要穴!江枫发髻已蓬乱,吼声已嘶裂,为了他心爱人的生命,这风流


    公子此刻看来已如疯狂的野兽!但他纵然拼命,却也无用了,狮已入陷,虎已被困,纵然拼


    命,也不过只是无用的挣扎而已。


      暮云四合,暮色凄迷。


      这一场恶战虽然惊心动魄,却也悲惨得令人不忍卒睹,他流汗!流血!换来的不过是敌


    人疯狂的讪笑。


      车厢中又传出人语,呻吟着呼道:“玉郎,你小心些……只要你小心些,他们绝不是你


    更多书评 我要评论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3-4-7 15:12
  • 签到天数: 2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1]初来乍到

     楼主| 发表于 2013-7-9 23:33:21 | 显示全部楼层 标记书签

    的敌手!黑面君突然一步窜过去,一把撕开衣,狞笑道:唷,这小子福气不错,居然还是个


    双胞胎!”


      江枫嘶声呼道:“恶贼,滚开!”


      他冲过去,被挡回来,又冲过去,又被挡回来,再冲过去,再被挡回来,他目毗尽裂,


    已裂出鲜血!那少妇紧拥着她的两个小孩子,嘶声道:”恶贼,你……你……”黑面君格格


    笑过:“小美人儿,你放心,现在我不会对你怎样的,但等你好了,我却要……哈哈,哈


    哈……一江枫狂吼道:“恶贼,只要你敢动她……”黑而君突然伸手在那少妇脸上摸了摸,


    狞笑道:“我就动她,你又能怎样?”


      江枫狂吼一声,刀法一乱,快刀、利爪、尖啄,立刻乘隙攻进。


      他肩头、前胸、后背,立刻多了无数条血口!那少妇颤声道:“玉郎,你小心些!”


      黑面君大笑道:“你的玉朗就要变成玉鬼了!”


      江枫满身鲜血,狂吼道:“恶贼,我纵成厉鬼,也不挠你”充满忿怒的喝声,得意的笑


    声,悲惨的狂叫,婴儿的啼哭,混成一种令铁石人也要心碎的声音。


    标题 <<旧雨楼·古龙《绝代双娇》——第二章 刀下遗孤>>


    古龙《绝代双娇》


    第二章 刀下遗孤


      血!江枫脸上、身上,已无一处不是鲜血!那少妇嘶声喝道:“我和你拼了!”


      突然抛下孩子,向黑面君扑去,十指指向他咽喉,但黑面君抬手一挡,就将她挡了回


    去!黑面君大笑道:“美人儿,你方才的厉害哪里去了……女人,可怜的女人,你们为什么


    要生孩子……“。


      狂笑未了,那少妇突又扑了上来,黑面君再次挥掌,她却亡命似的抱住了,一口咬住他


    的咽喉。


      黑面君痛吼了一声,鲜血已沾着她的樱唇流出来。


      这是邪毒、腥臭的血,但这腥吴的血流过她齿颊,她却感觉到一阵快意,复仇的快意!


    黑面君痛极之下,一拳击出,那少妇便飞了出去,撞上车厢,跌倒在地,再也爬不起来了。


      但仇人血的滋味,她已尝过了。


      她凄然笑容,流着泪呼道:“玉郎,你走吧……走走吧,不要管我们只要我死了,宫主


    姐妹仍然不会对你不好的……”江枫狂吼道,“妹子,你死不得!”


      他再次冲过去,刀、爪、啄,雨点般击下,他也不管,他身中刀削、爪抓,他血肉横


    飞!只是他还末冲到他妻子面前,便已跌地倒下!那少妇惨呼一声,挣扎着爬过去,他也挣


    扎着爬过去,他们已别无所求,只要死在一起!他们的手终于握住了对方的手,但黑面君却


    一脚踩了下去,把两只手骨全都踩碎了!那少妇嘶声道:“你……你好狠!”


      黑面君狞笑道:“你现在才知道我狠么!”


      江枫狂吼道:“我什么都给你……都给你,只求你能让我们死在一起!”


    更多书评 我要评论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3-4-7 15:12
  • 签到天数: 2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1]初来乍到

     楼主| 发表于 2013-7-9 23:33:22 | 显示全部楼层 标记书签

      黑面君大笑道:“你此刻再说这话,已太迟了……嘿嘿,你们方才骗我、打我时,想必


    开心得很,此刻我就让你们慢慢地死,让你们死也不能死在一起!”


      那少妇道:“为什么?……为什么?……我们和你又有何仇恨?”


      黑面君道:“告诉你也无妨,我如此做法,只因为我已答应了一个人,他叫我不要让你


    们两人死在一起。”


      江枫道,“谁?……这人是谁?……”黑面君笑道:“你慢慢猜吧……“那黄衣鸡突然


    过来,那赤面横肉,仍冷冰冰、死板板的。


      绝无任何表情,口中冷冷道,“斩草除根,这两人的孽种也留不得!”


      黑面君笑道:“正是!”


      黄衣人再也不答话,抬起手,一刀向车中婴儿砍下。


      江枫狂吼,他妻子连声音都已发不出来。


      哪知就在这时,那柄闪电般劈下的钢刀,突然“喀”一声,竟在半空中生生一所为二!


    黄友人大惊之下,连退七步,喝道:“谁?!…什么人?”


      除了他们自己与地上垂死的人外,别无人影。


      但这有炼精钢的快刀,又怎还□空断了?鸡冠人变色道:“怎么回事?”


      黄衣人道:“见鬼……鬼才知道。”


      突叉窜了过去,用半截钢刀,再次劈下。


      哪知“喀”的一声,这半截钢刀,竟又一断为二,这许多双眼睛都在留神看着,竞无一


    人看出刀是如何断的。


      黄衣人的面色终于变了,颤声道,“莫非真的遇见鬼了?”


      黑面君沉吟半晌,突然道:“我来!”


      轻轻一脚挑选了江枫跃落的钢刀,抓在手中,狞笑着一刀向车厢里劈下,这一刀劈得更


    急、更快!刀到中途,他手腕突然一抖,刀光错落……只听“当”的一声,他韧刀虽未打


    断,却多了个缺口!鸡冠人变色道:“果然有人暗算!”


      黑面君也笑不出来了,颤声道:“这暗器我等既然不见,想必十分细小,此人能以我等


    瞧不见的暗器击断钢刀,这……这是何等惊人的手法,何等惊人的腕力!”黄衣人道:“世


    上哪有这样的人!其非是……”忍不住的打了个寒噤,竟不敢将那“鬼”字再说出口来。


      垂死的江枫,也似惊得呆了,口中哺哺道:“她来了……必定是他来了……”黑面君


    道:“谁?……莫非是燕南天?”


      突听一人道,“燕南天?燕南天算什么东西?”


      语声灵巧、活泼,仿佛带着种天真的椎气,但在这无人的荒郊里,骤然听得这种语声,


    却更令人吃惊。


      江枫夫妇不用抬头,已知道是谁来了,两人俱都惨然变色,黑面君等人亦不禁吃了一


    惊,扭首望去,只见风吹长草波浪起伏,在凄迷的暮色中,不知何时,已多了条人影纤弱而


    更多书评 我要评论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3-4-7 15:12
  • 签到天数: 2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1]初来乍到

     楼主| 发表于 2013-7-9 23:33:23 | 显示全部楼层 标记书签

    苗条的女子人影!以他们的耳目,竟丝毫觉不出她是自哪里来的一阵风吹过,远在数丈的人


    影,忽然到了面前。


      听得那天真稚气的语声,谁都会以为她必定是个豆蔻年华、稚气未脱、既美丽、又娇甜


    的少女。


      但此刻,来到他们面前的,却是至少已有二十多岁的妇人,她身上穿的是云震般的锦绣


    宫装,长裙及地,长发披肩,宛如流云,她娇靥甜美,更胜春花,她那双灵活的眼波中,非


    但充满了不可描述的智慧之光,也充满了稚气──不是她这种年龄该有的稚气。


      无论是谁,只要瞧她一眼,便会知道这是个性格极为复杂的人,谁也休想猜着她的丝毫


    心事。


      无论是谁,只要瞧过她一眼,就会被她这惊人的绝色所惊,但却忍不住要对她生出些怜


    惜之心。


      这绝代的丽人,竟是个天生的残废,那流云长袖,及地长裙,也掩不了她左手与左足的


    畸形黑面君瞧清了她,目中虽现出敬畏之色,但面上的惊惶,反而不如先前之甚,躬身问


    道:“来的可是移花宫的二宫主”宫装丽人笑道:“你认得我?”


      ”怜星宫主的大名,天下谁不知道?!”


      ”想不到你口才倒不错,很会事承人嘛。”


      “不敢。”


      ”怜星宫主眨了眨眼睛,轻笑道:“看来你倒不怕我”黑面君躬身笑道:“小人只


    是……”怜星宫主笑道:“你做了这么多坏事,居然还不怕我,这倒是一件奇事,你难道不


    知道我立刻就要你们的命么!”


      黑面君面色骤然大变,但仍强笑着道:“宫主在说笑了”怜星宫主嫣然笑道:“说笑,


    你伤了我花奴宫主,我若让你痛痛快快地死,已是太便宜了,谁会踉你们这样的人说笑?”


      黑面君失声道:“但……但这是邀月宫主……”语末说完,只听“□□啪啪”一阵响,


    他脸上已着了十几掌,情况正和他方才被江枫夫人所掴时一样,但却重得多了,十几掌掴


    过,他已满嘴是血,哪里还能再说得出一个字来。


      怜星宫主仍站在那里,长裙飘飘神态悠然,似乎方才根本没有动过,但面上那动人的笑


    容却已不见,冷冷道:“我姐姐的名字,也是你叫得的么?”


      鸡冠、鸡胸、鸡尾也早已赅得面无人色,呆若木鸡。


      鸡冠人颤声道:“但……但这的确是邀……”这次他连“月”字和未出口,脸。


      上也照样被掴了十几个耳光。


      直打得他那瘦小的身子几乎飞了出去。


      怜星宫主笑道:“奇怪,难道你真的不相信我会要你的命么?……唉……”轻轻一声叹


    息,叹息声中,突然围着黄衣人那高大的身于一转,众人只觉眼前一花,也未瞧见她是否已


    出手,但黄衣人已静静地倒了下去,连一点声音都未发出。


    更多书评 我要评论

    网站地图|小黑屋|Archiver|DoThinkings 悦书籍,思人生   

    GMT+8, 2017-9-20 04:31 , Processed in 0.270171 second(s), 4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