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悦读人生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6606|回复: 272

亲,女配是无辜的!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3-6-18 23:03: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标记书签
  穿成和女主抢男人的傻X女配,前路漫漫,生命渺茫
  讲述一个苦逼女配在江湖中的摸爬滚打
  附带一群风骚配角的自娱自乐
  女主吐槽娘,男主忠犬郎,1V1。

作者简介
  晋江签约写手,喜欢构思奇怪故事的宅女,作品风格诙谐恶搞,积极向上,百折不挠,富有挑战精神。

亲,女配是无辜的!

更多书评 我要评论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3-7-16 00:33:54 | 显示全部楼层 标记书签

女配是无辜的


作者:小姑子


  1、穿越


  吃完晚饭,薛晴坐到电脑前,习惯性地登陆晋江网,点开收藏列表。有一篇文在薛晴的收藏夹里已经躺了五年,那是一篇古代言情,薛晴自认为和这篇古言有颇深的缘分,那日她闲来无事在晋江网搜索自己的名字,结果就搜到了这篇古言,她的名字出现在配角列表里,虽然不是主角,薛晴还是饶有兴趣地点开看看,没想到一发不可收拾。


  薛晴开始追连载,那时作者很勤快,每日更新,薛晴每日都在第一时间赶去留言撒花,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一年,像夫妻生活一样平淡却又温馨。某一天,那位作者在最新章的作者有话里说:“我下楼买包子,回来更新下一章。”薛晴很兴奋,不停地刷新着页面,这一刷就是四年,那位作者去买包子再也没有回来。


  她被坑了?不,薛晴绝不承认,说不定那位作者去楼下小卖部买包子发现卖完了,就去了大商场,商场经理说还没进货,她就直接去包子加工厂买,加工厂厂长告诉她缺少猪肉馅做不了包子,她又去了屠宰场,屠宰场场长说猪生病了不能销售,她又去找兽医站,兽医站说兽医人手不足,她就去兽医学校学习……薛晴编造了各种理由安慰自己,她深信只要那位作者买到了包子一定会回来填坑的,如今已经过了四年,作者也该从兽医学校毕业了吧。


  虽然潜意思里已经知道自己在大坑里不得超生,薛晴还是不肯放弃,固执地刷新着收藏列表,恍然间,她看见那篇坑了四年的文后面有三个小小的红字“有更新”,擦擦眼睛再看一遍,确实显示有更新,皇天不负有心人!这文终于肯更新了!


  薛晴颤抖地单击鼠标左键,点开那篇文的最新章节,在页面还没加载出来的时候却因过度兴奋而昏倒。


  再次醒来,薛晴发现自己躺在床上,是被好心人送到了医院吗?她坐起来,却看见眼前站了好几个妙龄少女,这是哪家医院太疯狂了吧,连护士都玩cosplay穿古装。


  “师叔醒了!快快通知掌门和流萤师兄!”离薛晴最近的梳吊高发髻的女子惊喜地叫道。


  一个年纪小些的少女弯了弯膝盖,应声跑出去,边跑边喊:“太师叔醒啦!太师叔醒啦!”


  薛晴揉揉脑袋,疑惑地看她们,脑中突然灵光一闪出一个念头,对离她最近的吊高发女子说:“有镜子吗?”


  吊高发女子忙拿了把雕花铜镜过来,薛晴接过镜子,镜子里是一张陌生的脸,虽然面无血色仍能看出是个美人胚子,总之绝不是薛晴记忆中自己的脸,她的第一反应是穿越了?第二反应是穿越了!


  这年头穿越不可怕,反而是人人求之不得的美事,穿越女个个有金有银有美男,薛晴早乐不得带着唐诗三百首欺负古人了,淡定淡定,首先要搞清楚这里是哪个朝代,见招拆招,穿到汉朝就用唐诗,穿到唐朝就写宋词,穿到宋朝就唱元曲,再不济穿到明清了咱就默写红楼梦欺负曹雪芹。看眼前这些人的服饰,头上没有塑料大花也没有扎小辫的半个秃子,应该不是清穿。


更多书评 我要评论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3-7-16 00:33:55 | 显示全部楼层 标记书签

  薛晴的脑袋还没思考完,一大群各种年纪的女人跑进来,顿时整个房间都充满了脂粉的芬芳,打头的是个丰腴的妇人,丰腴妇人看见薛晴站在地上照镜子臭美,激动地握住她的手:“晴儿,你总算醒了,可吓坏师姐了。”丰腴妇人一只手紧握着薛晴的手不放,另一只手抹着眼泪:“灵禹派就剩我们师姐妹两个支撑,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师姐可怎么办。”


  灵禹派?听着耳熟,薛晴迅速动用脑中的搜索引擎,恍然想起是自己追了四年的那本小说中的门派,前面说过薛晴之所以注意到那本小说是因为小说中有一个配角和她重名,小说中的那个“薛晴”恰好就是灵禹派的人,她该不会是穿越成小说中的薛晴了吧!


  “你是不是叫方云?灵禹派的掌门?”薛晴急忙问口口声声说是自己师姐的妇人。


  方云被薛晴激动的模样吓了一跳,点了一下头,又担忧地问:“师妹你怎么了?是不是又走火入魔了?”


  “我走火入魔?”薛晴不安地问。


  “流萤发现你的时候,你已经昏迷,内息紊乱,胡言乱语,是走火入魔之相,幸亏他及时用真气护住你的心脉,你这条命才算捡回来了。”话说到这里,方云顿了顿,又为难地说:“师姐知道你心性高,武功废了让你生不如死,可你也要替师姐想想,师姐这把年纪了,你可让不让师姐活了!”


  “我武功废了?”薛晴更加不安了。


  “经脉尽断,内力全无,捡回一条命已经是万幸,你……”方云脸上是极担忧的表情,原著中的薛晴是个武艺高强又自傲的女人,她一定是担心薛晴会想不开。


  “师姐你放心,我不会寻短见,只是我现在头疼,想一个人静一静。”薛晴揉着太阳穴楚楚可怜地对方云说,她知道原著中的方云是个极疼爱师妹的人,一定不会拒绝她的要求。


  果然,方云虽然担心,还是应声吩咐那些围观的女弟子们退出去,她自己一边往外走一边依依不舍地吩咐薛晴要好好保重身体。


  送走了方云,薛晴躺回床上,用被子把整个人都蒙起来,这不是个杯具,这……分明是餐具啊!原著中的薛晴是何许人也?江湖中响当当的名门正派—灵禹派掌门的小师妹,武学奇才,姿容俏丽,是人人称羡的奇女子,穿进这样一副内外兼修的壳子,薛晴应该烧高香了是不是?错!她一点都高兴不起来,她清楚地记得薛晴的结局是众叛亲离身败名裂受尽酷刑后死无全尸,因为这个女人她不简单呐,她很勇敢呐,她是个敢于和女主抢男人的女配!


  小说的男主是冥域教主阎溟,通俗地讲就是邪魅狂妄的大反派,薛晴虽是名门正派,却对他一往情深,心甘情愿地成为他的棋子,本来薛晴和阎溟这俩人都是人中龙凤,一起谋划江山探讨武学也算鸾凤和鸣,只可惜阎溟一见女主误终身,一心要做女主的忠犬攻,于是薛晴失恋了。失恋就失恋吧,偏偏小说中的薛晴是个犯贱的!死扒着阎溟不放,还频频和女主斗法,最终得到了女配应有的下场。


更多书评 我要评论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3-7-16 00:33:56 | 显示全部楼层 标记书签

  薛晴安抚着自己的小心肝,不怕不怕,小说里下场悲惨是因为她总和女主对着干,女主头上光环那么大,随便晃晃脑袋都把她磕得头破血流,现在自己是个明白人,阎溟是个神马东西,哪有自己的命重要,她要主动投诚到女主阵营,跟着女主有肉吃!


  下好了决心,薛晴开始整理自己所处的环境,小说中薛晴武功废了是在阎溟和女主相遇后不久,阎溟对女主还处于单相思状态,和女主在漠荒分别后来薛晴这里练功,练到关键时刻脑袋里却全是女主的音容笑貌导致走火入魔,薛晴爱阎溟就像阎溟爱女主一样死心眼,马上运功帮阎溟疏导真气,结果阎溟大功告成,拍拍屁股找女主去了,薛晴代替他走火入魔,功体尽失。


  原本看小说的时候薛晴只盼望着男主和女主快点在一起,现在恨不得喷作者一脸经血,要不要这么苦逼啊!受了工伤还有抚慰金呢,替男主受伤还要自己掏医药费!想想后面的结局,薛晴又觉得自己该满足了,总比等缺胳膊断腿的时候穿越成残疾人强,趁着剧情还没发展多久,她有足够的时间改变命运。


  想到自己虽然没了武功,依然是灵禹派的掌门师妹,是名门正派中的英杰,薛晴心里又宽慰了许多。薛晴这具身体昏迷的几日粒米未进,情绪一稳定,就觉得自己饿的快胃穿孔了,穿越成江湖中的资产阶级实在是可喜的事,几个女弟子一看薛晴的苦瓜脸就知道她需要的是什么,立马端了米粥和小菜上来。薛晴已经饿的眼冒金星,还是要顾及身份,慢条斯理地吃,要当名门正派的淑女就要付出胃液翻涌的代价。


  薛晴正在两个女弟子炽热的目光下吃午饭,又一个女弟子进了屋子,那女弟子弯身向薛晴作了辑后说:“师叔,流萤师兄回来了,在门外求见。”


  流萤,薛晴在耳中敏锐地捕捉到这两个字,何等熟悉的名字,此人不会就是薛晴的师侄/莫名死在男主手里/书中最大龙套流萤吧!


  遇见一个和自己一样下场悲惨的配角,薛晴有种漂泊中遇浮萍的相惜感,忙吩咐身边的女弟子:“快让他进来。”


  女徒弟退出屋子后不一会儿领了一个男人进来,弱冠之年,覆到脚面的白衫上绣着清风图案是灵禹派的标志,腰间一把青云剑,典型的江湖侠士装备,干净利落。


  行了师侄之礼后,流萤抬起头,清眉微皱,关切地说:“师叔,你可好些了?”


  “好些了。”薛晴略微将头扭到一边,遮掩自己快要吐血的表情,穿越而来,见一和自己年纪相仿的翩翩美少年,才刚心神荡漾就听对方管自己叫师叔,就是铁打的石头心也要受伤了,薛晴身为灵禹派前掌门最小的徒弟,年纪不大,辈分倒是够高的。


更多书评 我要评论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3-7-16 00:33:57 | 显示全部楼层 标记书签

  “师叔昏迷,我本应留在身边服侍,可您一直没有苏醒的迹象,我就自作主张去峨嵋取了固本培元的灵药。”流萤说着将一个青瓷小瓶子放到薛晴手边的桌子上。


  薛晴把小瓶子拿到手里把玩了几下,小说中峨嵋派是以医术著称的门派,峨眉的灵药得之不易,再说不能驳了小师侄的美意,虽然用不上还是美滋滋地收下了。


  见薛晴收了药瓶,流萤嘴角上翘露出喜悦的神情,薛晴心里只想叹气,多好的少年啊,薛晴众叛亲离的时候只有他还站在薛晴身边,只是薛晴从来都不屑一顾,一门心思热脸贴阎溟冷P股,配角的苦同为配角才知道,想到流萤死时作者的血腥描写,薛晴心想一定要对这个师侄好一点!


  2


  去相亲


  吃完了饭,薛晴主动要求出去走走,主要是想亲眼参观灵禹派的环境,流萤自然要陪在她身边,这个书中有名的跟屁虫不肯离开薛晴半步直到死。原想薛晴没了武功肯定会寻死觅活,没想到还有心情出来晒太阳,方云又惊又喜,放下手头的公务也过来陪薛晴散步。


  方云和流萤是薛晴最亲近的人,这让薛晴有点心惊胆战,自己的举动不可能和原来的薛晴一模一样,肯定会让他们有违和感,当然他们的想象力也不可能想到灵魂穿越这种事,只会觉得她武功被废,受了打击变得疯癫吧。


  灵禹派建派在灵禹山上,建派祖师在广袤大地上一眼就看中了这处充满地气的灵山,山中四季如春,没有阴天,就连下雨都是晴天,不得不说是神仙都羡慕的好地方。薛晴靠在雕栏上深吸一口气,城市里从来没有这样的好空气。对面有几十个正在练剑的少男少女,见到薛晴和方云后,在一个年长的男弟子的带领下跑过来恭敬地行礼:“掌门太师父,太师叔,流萤师叔。”


  薛晴看了一眼左边,又看了一眼右边,方云是掌门,流萤是师叔,那句太师叔不会是叫她呢吧?!


  方云很受用地点点头,问那个年长的男弟子:“孙放,你这批小弟子入派已经四年了吧,刚才看他们剑法也有章有法,你教的很好。”


  “是,谨遵师父的教诲,每日练习基本功未敢松懈,如今入门剑法也全部教完了。”孙放恭敬地回答。


  这人一看就是龙套脸,书中对他也没有过多描写,薛晴反而羡慕这样的路人甲,虽然活得不精彩,至少死得不惨烈。还好薛晴还清楚地记得那个将会一刀斩下她头颅的人的名字,箫归应,他现在应该还只是东麒阁的阁主吧,她还有一线希望在他和女主见面之前改变局势。


  见薛晴在晃神,方云拽了拽她的胳膊又说:“孙放这孩子从小就老实,你总欺负他,如今他也是出类拔萃的弟子了,你也该夸上两句。”


更多书评 我要评论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3-7-16 00:33:58 | 显示全部楼层 标记书签

  “很好,继续努力,灵禹的未来就靠你们了。”薛晴一拍孙放宽厚的肩膀说。


  孙放瞬间就傻了,方云和流萤也都讶异地看着薛晴,薛晴是个刀子嘴刀子心的人,心高气傲最讨厌资质平庸的人,就算看方云的面子顶多也就孤傲地点个头,如此和蔼的举动,要是孙放再机灵点就该怀疑她用的是不是化骨绵掌。


  薛晴也意识到自己表现得太平易近人了,轻咳两声,莲步轻挪,四十五度仰面看着头顶的万丈晴空,眉头微皱,自怨自艾地说:“这一次差点丢了性命,鬼门关前,脑中浮现的是众师姐弟的身影,空活了二十个年头,竟才明白武学再高也只是身外物,同门互相扶持光耀灵禹才是真的。”


  薛晴这边话还没说完,方云就开始拭泪了:“你能这样想,师姐悬着的心就放下了。”


  “师叔,你真的这样想吗?”流萤的神情却不是喜悦,他自幼跟在薛晴身边,薛晴对人生的态度突然转变让他措手不及。


  “流萤呐,你还太小,师叔这一遭什么都想明白了。”薛晴晃着脑袋对流萤说,话不宜多说,与其她想方设法迎合别人的心思,不如让大家来猜她的心思。


  “晴儿醒了就好,我有更重要的事要说,”方云打断两人的对话,将话题转到自己更感兴趣的方向:“师妹你还记得我跟你提过的武当派大弟子乔逸君么,他模样清俊,得嗣忧道人真传,做你未来夫君最合适不过。”


  薛晴瞬间有种被雷劈中的感觉,方云丰腴和顺的外表欺骗了她,让她忘了方云最犀利的本质,她这个掌门师姐晚年生活最大的乐趣就是料理她的终身大事!


  “掌门,他不是和西麟阁阁主的独女程伶定亲了么。”流萤不动声色补充说。


  “我昨日听说乔逸君退了程阁主的亲事,程阁主发了好大的脾气,好在程伶出面调停这事儿才作罢。”方云此时飞扬的神采和普通家庭妇女无异:“程伶的家世品貌都是万里挑一的,不知乔逸君怎么想的要退亲,不管怎么样他俩没了亲事,晴儿你又可以考虑一下。”


  薛晴身体已经处于石化状态,一手扶着栏杆将身体重心靠上去:“乔逸君能退程伶的亲事,也能退我的,我可不想也出笑话。”


  “你和她怎么相同,说不定乔公子就倾心于你了呢。”方云仍然不依不饶地描绘着不可能的未来。


  孙放愣愣地站在一边,身为晚辈他不能插嘴,但同情的目光已经出卖了他善良的心灵。对于方云的癖好,流萤早已见怪不怪,他反而会帮着方云搜集到了适婚年龄的青年才俊的喜好,反正不管薛晴看上了谁都比漠荒那个魔头好。


  “师姐,不要激动,我觉得还是从长计议的好,婚姻大事岂可儿戏。”薛晴想着办法推脱道。


更多书评 我要评论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3-7-16 00:33:59 | 显示全部楼层 标记书签

  “我已经约了乔公子来灵禹派商量对付漠荒邪魔的对策,约摸着明日会到,你好好准备一下。”方云的语气不容反驳,凡事她多会顺着薛晴,唯独在安排相亲上一向态度强硬,而且雷厉风行,不给薛晴一点防御的机会“我已经在绣庄订做了一套新衣服,乔公子气质淡雅,我们也要投其所好才行。”


  “师姐,我不……”


  “流萤,带晴儿回去休息,昏迷几日脸色着实差了些,得在乔公子来之前养好精神。”方云已经全情投入到包办婚姻的喜悦中,全然不顾薛晴在说什么,催着流萤带薛晴回房,流萤是从不逆薛晴意的,只注视薛晴等待她的命令。


  薛晴叹了口气,唯有在这个问题上是怎么都拧不过方云的,就算她躲过了明天,方云还会用各种千奇百怪的理由让乔逸君来灵禹,倒不如随了方云的心意,反正乔逸君喜欢的另有其人,不可能看上她,大家好聚好散。


  “好吧,见上一面也无妨。”薛晴无奈地说。


  “这就对了,我派人催绣庄快点赶工,明早就把衣服送到你房里,你也把这脸色调好些,我让膳房做你爱吃的菜。”方云说着轻捏了薛晴的脸颊一把。


  “恩,我先回房了。”薛晴有气无力地说。


  “师叔慢走,流萤师兄慢走。”孙放马上恭敬地说,低头时心想这薛晴师叔醒来后没以前那么盛气凌人了,要是以后也都这样就好了。


  流萤跟着薛晴回了房间,薛晴虽然知道流萤是原著钦定的跟屁虫,自己的卧房有个男人尾随而入还是觉得别扭,在琼雕榻上躺了一会儿,眼中不时看见流萤的身影总觉得惹眼,尴尬之余就想喝水,伸出手没碰到茶杯就发现茶已到了眼前,流萤正双手捧着茶杯。薛晴犹豫了一下接过茶,眼神瞟过流萤的手,白皙纤长,但在关节和虎口处磨出了茧子,显示出这是习武之人的手,薛晴又看向自己的手,比流萤有过之而无不及,光看手背还以为是懂得保养的大家小姐,翻至手心就会发现整日握着武器留下的老茧是厚厚的一层,果然这薛晴在武学上是下了功夫的,只可惜对男主的执着让她失去了一切。


  见薛晴盯着自己的手发呆,流萤敏感地想到了她心中所想,心中的那丝疑虑全都被心疼替代,站在薛晴身旁轻声说:“只是内力散了,重练就是,我会帮你。”当然他知道就算自己这样说也安慰不了薛晴多少,她从会走路就开始习武,二十年来付出了多少努力才取得今日的成就,一夕之间都成了乌有,任谁都受不了这份刺激。


  内力是什么,穿越而来的薛晴可不知道,但她知道流萤是误会自己触景伤情,看这清俊的脸庞为自己忧心的模样实在于心不忍,于是露了个微笑对流萤说:“我没事,你放心。”


更多书评 我要评论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3-7-16 00:34:00 | 显示全部楼层 标记书签

  “是,我知道师叔一向坚毅。”流萤也微笑着说,为了那个魔头何止是废了武功,就算是死也心甘情愿吧,流萤心中却是这样想的。


  让屋里服侍的女弟子取了块羊皮,流萤坐在椅子上擦拭自己的佩剑,轻柔的动作配上清俊的脸庞构成了赏心悦目的一幕,习剑之人视剑如命,薛晴理解,她穿越之前戴眼镜的时候也要每天都擦一遍眼镜,现在她不仅不近视眼了,还比正常人看得更远更清晰,薛晴的身体虽然没了内力,自小训练出的五感的敏锐性还在,不经意地望了一眼就清楚地看见流萤低头的身姿,更加觉得原著中的薛晴不可理喻,身边放着这样的美人都不要,非要去追冷血大灰狼,谁说她是武学奇才,根本就是高智商低情商的代表。


  流萤察觉到薛晴的目光,她是个剑不离手的女人,以为自己的剑触动了她的心弦,将剑收起后说:“我赶到时你已经昏迷,佩剑也断了,我陪你去库房再选一把吧。”


  薛晴连菜刀都用不好还用剑呢,她摇摇头:“不用了,我现在没心情佩剑。”而且,流萤的武功也不差吧,有他跟着还要剑干嘛。


  “是。”流萤沉默了一会儿,下定决心似的又说:“我去时没看见阎溟的身影,想必他已经走了,留下昏迷的你……”


  要是原著中的薛晴,此时肯定大发雷霆,她不容许任何人“挑拨”她和心上人的关系,流萤最怕薛晴动怒,心里反复斟酌才说出这话,盼望能在薛晴面前点破阎溟的真面目。


  薛晴作为一直追连载的读者,阎溟这个名字对她来说只是代表男主而已,男主属于女主的想法是根深蒂固的,做女配要识相,千万别和女主抢男人。


  “是我一时糊涂,以后不会再和他扯上关系了,你也要当自己没见过他。”薛晴对流萤说。


  “是。”流萤应道,眼睛不再看着薛晴,她每次都会说这样的话来换取他的保密,但其实只要她一句话,他割下舌头也是无怨的。


  流萤的视线移开,薛晴反而能更直接地打量流萤,原本的薛晴和他待在一起时肯定没这么不自然,她也要快点习惯才行。


  3、 男主驾到


  第二天一早,方云就派弟子来催薛晴起床沐浴更衣,绣庄赶做的新衣服也送来了。流萤被方云派去山下迎接乔逸君,薛晴知道自己再没退路,把屋里的女弟子都赶了出去,换上新衣。这件衣服果然够素,白底蓝花没有任何其他杂饰,一身穿上跟青花瓷花瓶似的,还好薛晴的脸蛋够争气,不管穿什么都不会失了风采。


  薛晴正左扭右扭欣赏铜镜中的身姿,忽听身旁的书架有嘎吱嘎吱的响动,原著中的薛晴为了和阎溟私会,在自己房内设下机关,建了密室,挖了直通山下的密道,难不成那衰神这么快就泡完妞回来了?


更多书评 我要评论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3-7-16 00:34:01 | 显示全部楼层 标记书签

  薛晴想把门外的弟子喊进来,还没来得及张嘴书架就整个转了九十度,阎溟从书架后走了出来,和书中描写的一样魅惑的面孔,五官精致却不女气,嘴角带着一丝笑意,眼中却有随时将人撕裂的狠劲儿,衣冠不整,露出精实的肌肉,隐约还有几道刀疤,印证着“漠荒没有弱者”这句话。


  “几日不见,我的晴儿越发漂亮了。”阎溟锐利的眼睛盯住薛晴邪妄一笑。


  薛晴浑身一颤觉得自己像一只白底青花的羊,和漠荒狼关在一个羊圈里,只要她敢妄然行动,狼会咬断她的脖子。薛晴向后退了两步,怯生生地回应阎溟:“好久不见,甚是想念。”


  阎溟一闪就到了薛晴身边,撩起薛晴一缕发丝嗅着,说:“听说你武功废了,可是真的?”


  薛晴紧张之余猛然想起阎溟这人的设定,他和薛晴做了苟且之事可纯粹把她当成任宰的肥羊,要是让他觉得自己没了利用价值,肯定会杀人灭口。薛晴回想着小说中薛晴逃过这一劫的方法,要对他死缠烂打,让他觉得她还在为他着魔,还是他忠诚的棋子。


  色相是什么,性命面前贞操都是浮云何况矜持,薛晴按捺住心底的恐惧,身体靠进阎溟怀里:“为了你就算丢掉性命又何妨,师姐想促成我和乔逸君的亲事,约了他今日来灵禹,可我不想见他,我只想见你。”


  “乔逸君是武当的大弟子,嗣忧道人很器重他,派中多半事务都交给他处理,你和他走近些也好,帮我探些情报。”阎溟一边说着一边在薛晴身上乱摸,被如此相貌的帅哥调戏本该是美事一件,但如果你知道这个帅哥是把人心串成糖葫芦都不眨眼的恶棍,你的心底除了冒冷汗不会有任何快感。


  “你明知我心里只有你,哪有心思和其他男人相好。”薛晴的身体在阎溟怀里扭着,看起来像是在吃阎溟豆腐,实际上是避免阎溟不安分的手摸到不该摸的部位,好吧这个隐晦的说法很不准确,任何一个部位都不该被摸到,她想和这个男人保持十丈开外的距离。


  “听话,等我统一了天下,你会是天下的女主人。”阎溟“深情”地看着薛晴说,他的眼睛很漂亮也很性感,可惜没有半点真情。


  薛晴觉得自己如果不适时答应,身体和头部相接的部位可能会折断,于是乖乖地点头:“好吧,为了你,我什么都愿意做。”


  “这才是值得我疼爱的女人。”阎溟说着让薛晴靠在自己的左臂上,俯身压住她,唇已印住她的脸颊向那抹朱色滑去,薛晴感到大腿被异物顶住,脑中拉响红色警报。


  大脑只下达了“逃”这个命令,薛晴猛推开阎溟,身体向后退到墙壁和他对视着。阎溟何尝体会过好事被打扰的愤怒,这个予求予取的女人竟然敢推开他,顿时起了杀意。他一步步逼近薛晴,尖利的指尖挑起她的下巴:“怎么,现在想装贞洁烈妇了?当初给你留下我女宠的印记时你不是高兴极了么?”说完拉下薛晴的领口,露出半边酥胸,左胸微上的位置,一只墨色的蝴蝶翩翩欲飞。


更多书评 我要评论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3-7-16 00:34:02 | 显示全部楼层 标记书签

  “不,不是,乔逸君快来了,被人发现你会有危险。”薛晴急忙解释道,脸上还要配上圣母一样悲天悯人的神情。


  阎溟的神色缓和了,捏着薛晴下巴的手顺势在她脸上摸了一把:“也罢,我的行踪还不能暴露,你也要藏好自己的身份,今日我先走了,下次再好好疼爱你。”阎溟说完脚底飞快地动了几下就退回书架后的密室中,嘎吱嘎吱的声音中书架回归了原本的模样。


  多么风骚的跑位啊,薛晴心里赞叹着,确信再没一点声音后才敢放松地喘气,第一件事就是喊了好几个女弟子进来做伴,在这个杀人不犯法的地方跟杀人狂扯上关系,这不是坑爹呢么!


  太阳刚刚达到一天中的最高点,流萤回来了,还不负众望地带回了乔逸君,方云把乔逸君领进平时用来办公的书房,假装和他探讨武林未来,屏退了其他弟子,却吩咐薛晴去沏一壶上好的茶。


  薛晴让弟子拿来茶叶,亲自往壶里装满了水,端着热腾腾的茶壶进了书房,方云和乔逸君正一个坐主位一个坐宾位温馨地谈着什么,见薛晴进来了,乔逸君起身作揖道:“薛晴师叔,身子可好些了?”


  薛晴手一抖,差点把茶洒出来,这也是她师侄?明明看起来比她年纪还大!


  “好些了,已无大碍。”薛晴把茶放到桌子上说,又咬咬牙加上了礼貌的称谓:“贤侄。”


  “乔公子何必如此拘谨,晴儿比你还要小上两岁,直呼名字就行了。”方云诱骗着乔逸君说,感情发展的第一步是打破世俗的枷锁。


  “晚辈对师叔一向敬重,岂敢直呼师叔名讳乱了礼数。”乔逸君郑重地说。


  薛晴觉得方云还是放弃的好,这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天涯和海角,也不是电信和网通,而是郎才女貌的俩人站在一起,他却叫了她一声“叔”。


  “方云掌门,关于武林盟,师父一直很想听听您的意见。”待薛晴入座后乔逸君才重新坐下,迫不及待地又向方云提起此行的目的。


  薛晴抿了一口茶,竖耳听他俩说话,武林盟对她也有很大影响,因为小说中的武林盟主是箫归应,那个一刀斩她头颅的男配,不,她不能让箫归应当上武林盟主。


  “漠荒越来越猖狂,我们正派人士理应联合起来共同抗敌,若是结盟,灵禹派义不容辞,只是这领军人物不知由谁担任。”方云说道。


  “论起对武学的贡献和抗击漠荒的功绩,哪门哪派能和灵禹争功,师父的意思是希望方云掌门能受累领导武林盟。”乔逸君微微低头恭敬地说。


  “嗣忧道人说笑了,方云一介女流,又过了壮年,有心效力可没那体力了,离上次血洗漠荒又过了二十年,武林还是交给那些年轻人吧,晴儿倒是个好人选,可惜又造此灾变,灵禹这次有心无力,还请你师父见谅。”


更多书评 我要评论

网站地图|小黑屋|Archiver|DoThinkings 悦书籍,思人生   

GMT+8, 2017-9-20 04:34 , Processed in 0.268162 second(s), 4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